菠萝网目录

无敌双宝:首席大人是男神 第23章 肉眼鉴小三儿

时间:2018-10-06作者:小说2016

    小家伙还有许多问题搞不懂,所以,站在浴室门口等着爸爸洗完澡出来。

    慕少凌出来的时候,下身只围了一条浴巾,上身赤/裸,精壮的胸膛上挂着性感的水滴。

    “爸爸,小白阿姨肯定也有爸爸妈妈,为什么是你要养她到老?”慕湛白想到这里,就很想不通。

    慕少凌坐下,双腿张开,用毛巾擦拭着滴水的黑色短发,问道:“你几岁,她几岁。”

    “唔,我五岁……”慕湛白回答道:“我不知道小白阿姨几岁。”

    慕少凌看着儿子,表情认真的道:“你五岁,她二十四岁,你们相差十九岁。你很快会长大,变成跟爸爸一样的成年男人,届时,你有你要打拼的事业,你有你要追求的梦想,而那个时候,爸爸人到中年,即将老去,你小白阿姨也如是,我们终有一天会老到你太爷爷这个年纪,但这中间却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生老病死,压力和各种打击之下,男人的肩膀总归比女人的硬。”

    小家伙点头!

    他知道,爸爸说过,男人的肩膀是给一家老小依靠的。

    慕湛白想了想,又说:“可是,小白阿姨将来会有孩子和丈夫,爸爸,你要照顾小白阿姨和她丈夫两个人吗?”

    那样的话,爸爸真是太善良了。

    “我照顾她丈夫做什么。”慕少凌听后,冷冷的看了儿子一眼,起身扔了手上半湿的毛巾,再也不想跟儿子沟通关于这方面的一个字。

    她丈夫。

    那个李宗?

    慕少凌硬朗的眉目蹙了起来。

    小家伙低头对了对手指,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又惹爸爸生气。

    ……

    另一边,君澜首城。

    阮白不知道自己后半夜究竟是几点睡着的。

    黑夜里一直因梦境而恐惧害怕,到了白天,却又头疼的怎么都醒不过来。

    手机震动了一下。

    她无察觉。

    是李宗发来微信消息说:“小白,我猜,你还在睡觉,希望这条消息没有打扰到你。我今天会很忙,抱歉,不能去看你,如果感冒还没好,记得吃药。周一我们公司再见,我妈说她今天去看你,她一大早起来熬了鸡汤,我把你住的地址告诉我妈了。”

    这个微信,睡着的阮白没有第一时间看到。

    小区外。

    昨夜雨后,现在天晴了。

    阳光洒下来的时候并不刺眼,反而让脸上暖融融的,空气潮湿的正好。

    李宗的母亲拎着鸡汤,手托着保温桶的底部,下了公交车,乐呵呵的,直奔前方“君澜首城”居民小区。

    这是一处建了有些年头的小区。

    这小区虽然旧了,但十五年内恐怕不会拆,这地方,一般的开发商恐怕也开发不起。

    李宗的母亲王娜走进来,就看到小区里有三两坐着摇椅喝茶的老爷子,再往里走,就看到几个跟自己年纪相仿的大妈。

    几个大妈倒没看王娜,正聊得火热。

    一个穿着碎花裙子的大妈手拿扇子,扇着风,指了指身后12栋的门,挑起一边眉毛说:“下次再瞧见她,我指给你们几个看!”

    “啧啧,真叫一个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那姑娘你们是没瞧见!长得挺清纯的,不染头发,不怎么化妆,穿着打扮也不暴露,规规矩矩的,老实人家长大的孩子样,没料到是个贱三儿……”

    “老杜,你小点声!别冤枉了人家清白人家的!”

    一个大妈觉得这个老杜说话太没根据,“肉眼鉴小三”小心被人找上门来骂。

    听到有人质疑自己的话,老杜立马炸了,差点跳起来的用手里扇子指着那12栋:“我冤枉她?我一个字的假话都不说,你们整个小区问问,我这么大岁数了我冤枉过谁?我还怕她找上门来,站在我面前我都敢跟她对峙!我今儿就指名道姓了,姓阮的,叫什么白!”

    其中两个阿姨无奈的对视一眼,都了解老杜这个人可是出了名的听风就是雨,捕风就捉影。

    过道上,王娜端着保温桶听的手一抖。

    王娜走向叫的正欢的老姐们儿,直接问:“你说的那个阮什么白的,她……三儿,什么三儿?”

    几个八卦的大妈都看向王娜。

    “你跟她什么关系?我看你面生,不是这个小区的吧?”老杜也有点心虚,毕竟没找到人家姑娘跟老板同床共枕的实际证据,不好断定。

    王娜自然容不得别人说自己儿媳妇的闲话,发上火了:“跟我什么关系?那是我儿媳妇!你这叭叭叭的说她什么了!”

    “哎呦,搞了半天是她婆婆啊!”老杜低头看了一眼王娜手上的保温桶,又来了底气:“平时不跟儿媳妇住一起吧?我猜,你儿子也不经常回来吧,真是好笑了,自己家儿媳妇勾三搭四的都把野男人带小区里来了,婆婆还在这儿护着她个小贱人!”

    旁边几个大妈拉着老杜,这话可不能乱说!

    王娜一口气险些没上来,野男人?哪儿来的野男人!

    老杜看这个所谓的婆婆还恶狠狠的盯着自己,就继续讽刺:“别跟我这不服气,想让人家不说闲话,就得你儿媳妇没做那些难堪的事儿!”

    王娜动摇了,如遭雷击的哆嗦着问:“你……你亲眼瞧见了?”

    老杜指着旁边的路灯:“那是当然了,就在这儿,那男的跟你儿媳妇亲密的不得了,大庭广众的,没个样子。”

    “那没准是我儿子。”王娜还是不信,阮白一看就本分。

    “是不是你儿子你儿媳妇心里有数。”老杜断定那就是野男人,夫妻之间可没那样相处的,又说:“差不多一米九的个头,西装革履的,一看就是有钱人,金主!”

    “咚!”

    王娜手里的保温桶直接掉地上。

    ……

    阮白起床的时候,是十点多。

    她倒了杯水喝,嗓子干的难受,喝着水的同时低头查看微信消息,阮白这才知道李宗的母亲要过来这边。

    再一看李宗发来微信的时间,早晨七点多。

    现在十点多了。

    按理说,这个时间早该到了。

    阮白担心李宗的母亲下错车站,就打过去,想问问到哪里了,用不用她去接一下。

    “对不起,您拨打的号码暂时无人接听。”响了很久,阮白最终听到了这个提示音。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