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农家清荷 第二百七十二章 太天真

时间:2019-10-21作者:一只小胖

    “那清荷想跟婶婶他们在一起吗?”吴秋晚问道。

    花清荷了然,吴秋晚是想把老罗家都带去京城。

    “娘,奶他们应该是不会同意你的想法的。”花清荷直白道。

    “想法是会变的嘛。”吴秋晚笑着说道,“而且婶婶他们去了京城,一样可以做跟现着一样的事,开铺子,卖包子,对了,幼根不是在念书,去京城念书会更有可能。”

    花清荷明白这些道理,“可奶他们亲近之人都在这儿呢,怎么可能说去就去;最重要的是,奶他们就算要去也会想凭借着自己的力量去,娘你给他们的,他们肯定不会要的。”

    “我不给啊,我卖。”吴秋晚说道,“京城我有不少铺子,宅子也有几处,我优惠卖给婶婶他们。”

    是要强卖啊,这个主意倒是有些好。

    “大嫂、二嫂她们的娘家人都在这,而且小叔的心上人也在这,不是那么容易就能说走就走的。”花清荷认真说道。

    “什么事都不是容易的,但只要努力了,就有实现的可能。”吴秋晚笑着说道,“娘现在问的是你想不想跟婶婶他们在一起,你只要回答我这个问题就好。”

    花清荷实诚的点头,然后有些羞愧的低了头,“嗯,我有些贪心,既想要娘你们,又想要奶他们。”

    “娘知道了。”吴秋晚摸了摸花清荷的脑袋说道,“而且这不叫贪心,人之常情而已。”

    花清荷惊讶的看向吴秋晚,好宠溺,还不是一般的肚量。

    “娘呢,还是嫉妒你跟婶婶他们这般亲近的,但这一丝丝的嫉妒跟感激相比,微不足道,娘真的很高兴他们这般对你,才会让你如此亲近他们。”吴秋晚搂住花清荷低声说道,“而且我相信,只要我们多相处,多了解,即使不记得从前了,我们清荷以后也会这般亲近我们的,不急,我们慢慢来。”

    花清荷只想说,不愧是大家出身,教养、明理不是一般人能及的。

    “娘,谢谢你。”花清荷回抱住吴秋晚的腰身,真心道谢。

    “以后不需要说谢谢,都是理所应当的。”吴秋晚叹息说道。

    “桂花婶子,铺子生意这般好,之前买去的白面还没半个月时间吧,已经用完了?这次买的量还这么多,不过你家的包子吃是真的好吃,家里可怎么也做不出这个味儿。”米记粮铺的伙计敲开福清包子铺门,把推车上的袋子一袋袋搬进去,都放在铺子后院,待放下背上背的最后一大袋白面后,满脸笑意说道。

    王桂花他们是米记粮铺的固定买主了,家里没种小麦,白面都是买的,都是这个伙计送货上门,互相熟悉的很。

    “我没买啊,是不是送错了?”王桂花惊讶道。

    “应该是夫人让人去买的。”花展解释道,“夫人不是说了,今后住这儿的食材,都她张罗,想来是夫人买的。”

    王桂花闻言点了点头。

    “那桂花婶子你们是要做新的早点了,大米也买了不少呢。”米记粮铺的伙计高高兴兴的背着袋子。

    等看到把福清包子后院一角堆放的满满当当的时候,王桂花被震惊了,这都能开粮食铺子了,白面、大米、糯米、绿豆、红豆、黄豆、芝麻……这都快把米记粮铺搬空了吧。

    “桂花婶子,这个是我们掌柜的让我拿给你的,送的,篮子不用还了。”伙计把一个篮子递给王桂花,然后欢喜的出了福清包子。

    王桂花把手里盖在篮子上的粗布拿开,是一篮子的剥开的花生,花生可是好东西,一般人家种了也都是为了卖钱的,这一篮子怎么也有十斤,赠礼都这么丰厚,可想而知这些粮食让米记粮铺挣了不少了。

    王桂花觉得自己还是天真了,见的世面太小了,因为粮食还只是开始,等油盐酱醋糖……各种调料送来,茶叶、银耳、红枣那是以筐为计量单位的,腊肉、风干的鸡鸭鱼肉,新鲜的蔬菜、鱼肉也源源不断的往里送……福清包子的后院没想到太小了,连罗宅里也堆放了不少食材。

    这东西都比镇上的杂货铺子多了,按这些分量,吴秋晚他们住一年半载都够吃用的。

    午饭是罗清莲张罗,十八般武艺都用上了,满满两大桌的好菜。

    花开勋、吴秋晚等人也不讲究食不言的规矩,而是入乡随俗,跟罗老田、王桂花等人边吃边聊起来,一顿饭吃了一个时辰方才结束。

    午饭后,大伙儿各自回屋歇息了。

    花开勋搂着吴秋晚躺在炕上。

    “勋哥,你有睡过炕吗?”吴秋晚笑着问道。

    “还真没有,这是第一次。”花开勋回答道,“跟闺女聊过了?怎么样?”

    “变了。”吴秋晚温柔着眼神叹息道,“抽条了,我瞧着比两年前高了半尺,也瘦了些,五官也长开了,真好看。”

    “见过我们闺女都说是像你,晚晚是在变相的夸自己吗?”花开勋把吴秋晚的脑袋更往自己肩膀上搂过来,低笑道。

    “我需要自夸吗,往人群里一站,多的是夸奖我的人。”吴秋晚难得说笑着大实话。

    花开勋万分满足,好久没有见晚晚这般高兴了,“我是没怎么瞧出来变了,毕竟好看是本来就是。”

    “真变了。”吴秋晚感慨道,“更会疼人了,更懂事了,更会为人着想了,感觉一晃眼,孩子就大了,我们错过的两年多里,我们闺女吃了苦,也成长了。”

    “晚晚,也是好事,因祸得福不是。”花开勋宽慰道。

    “嗯。”吴秋晚哼声附和,“但那孩子也有没变的地方,眼神还是那般纯粹,一如从前,善良的心地也始终如一,笑起来跟以前一样样的,能把人心都变柔了,勋哥,我好高兴。”

    “勋哥,我想把婶婶他们都带去京城,想回报所有对我们闺女好的人,想过了年再……”

    花开勋伸手按住了吴秋晚的唇,细细摩挲着,也打断了她的话,“你如何想我都支持,你只需跟我说,要我做什么就成。”

    搜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