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江山为聘:吾妃甚毒 第205章 赤胆花

时间:2019-05-10作者:桑葚酒

    此时的山崖上谁也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变故,赵肃没想到有人竟然会蠢成这样,好好的站着也能一时脚滑掉下了山崖。

    赵肃与肖十七同时出手相救,最终还是迟了一步,鞭子沾过了苏玉徽的衣角眼睁睁的看着她掉了下去,握着鞭子的赵肃手背青筋凸起,眼中盛着滔天盛怒。

    第三次了,第三次眼睁睁的看着他从自己面前坠落,他却无能为力。

    而一旁的江晚奕与斗篷男子微微愣了愣,乘着赵肃与肖十七的注意力看着山崖下的时候连忙借机施展轻功离开了——赵肃武艺高强,在没有完全的准备下与他交手根本就没有任何胜算!

    先反应过来的是肖十七,见着苏玉徽滚下山崖,那二人又溜走了,赵肃阴沉着一张脸看着山崖下不知在想着什么,便道:“王爷,我们现在怎么办?”

    他上前看着苏玉徽滚下的山崖,却见此时是夜里,山崖下烟雾缭绕,不知深浅,肖十七一颗心都提了上来——自家主子可不能有事。

    追痕带着暗卫们迟迟才追来,见着赵肃与肖十七二人脸色十分难看的看着山崖下,眼见着赵肃准备下去追痕不管不顾连忙一把将他抱住道:“主子,你别想不开啊。”

    赵肃冷冷的看了他一眼,追痕顿觉如坠冰窟,一旁的肖十七连忙劝道:“王爷不必冲动,这里是天龙山庄的后山,我看过地图,应该没有多高的。只是晚间云雾缭绕视线不明,看起来像是个山崖许只是个小山坡,主子素来机警,应该不会有事的。”

    此时他倒是比赵肃还要冷静几分,如此分析道,闻言赵肃冷笑一声,讥讽道:“机警?”

    若真的机警,怎会连站都站不稳滚下了山坡。

    肖十七听出了赵肃语气中的讥讽之意,默了默竟然无言可反驳。

    一旁的追痕见赵肃神色有些松动,立即借机道:“主子这里实在怪异,还是属下让暗卫们用绳子先下去探查一番,再与靖王爷的人汇合,您看怎么样?”

    见他这般说,赵肃眉心拧了拧,思虑了会儿终究是点了点头道:“快派人去下去,本王就在上面等着。”

    在上面等着总比他以身犯险的好,追痕闻言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找了几个轻功好的准备好绳索准备下去的时候,却见一个侍卫打扮的人匆匆跑过来阻止了他们。

    “王爷,我们家主子说下面无比凶险,万万不能下去啊。”阻止他们的不是别人,正是赵煜身边的亲卫!

    如同肖十七所猜测的一般,下面并非是什么悬崖峭壁,而是一处山坡,一脚踏空的苏玉徽就从山坡上滚了下来……

    身上痛的厉害,尤其是头,痛的像是要裂开一样,她努力的想要睁开眼,可是眼皮子像是有千金重,怎么也睁不开,鼻尖萦绕着一种奇异的花香,有一种浓郁的甜味,似能抚平身上的疼痛让人忍不住沉醉其中。

    虽然明知道这种花香十分异常,天生的警惕让她用尽最后的力气狠狠的咬着舌尖,手搭在腰间的银弓上,神智清醒了几分,用力的撑开了眼皮。

    这是山坡下的山谷,皎皎月光丝毫不吝啬的洒了下来,借着月色可以看到离她不远处是一片花林,一簇一簇如同碗口大小的红色花在月色下绽放着,点染层叠,无比艳丽,月光洒在上面渡染上了一层清冷的光辉。

    更令人称奇的是,在夜色下那一簇簇艳丽的花朵上方洒着星星点点绿色的光芒,皎洁的月色,红色的花,绿色的萤火,交织成一种迷离的色彩。

    但苏玉徽知道,那不是萤火,那是白骨化成了磷火,在这艳丽的花丛中谁也不知埋了多少枯骨……

    再看那殷红色的花的时候不再为那艳丽的外表所迷惑,那一簇簇的花,仿佛满地泼溅的鲜血!

    这就是传言中的赤胆花!未曾想到她误打误撞滚下山坡,正好落到了这花丛中。

    那赤胆花浓郁的香味越来越浓郁,勉强清醒的神智渐渐的迷糊了起来,苏玉徽觉得眼皮子越来越重快要阖上,而在此时,却见那红花深处有什么簌簌一动,苏玉徽狠狠的咬了舌尖一口换来短暂的清醒——在花丛中藏着一条巨大的蛇,无声无息的游走在花丛中。

    那是一条巨大黑色的蛇,幽幽萤火之下,身上那黑色的鳞片,像是被禁锢封印的英魂,等待着救赎……

    风声在山谷中呼啸回荡着,不知道是不是幻觉,苏玉徽似是听到那些冤魂的哭泣声——像是感应到了血脉相连的同胞们,那些封印在巨蛇身体中的扭曲的人脸不断在哭泣与哀嚎着。

    那些无辜的将士们死在野心者的阴谋下,他们为君王效命,为家国尽忠,可换来的是什么,被自己的家国与所效命的君主出卖换来的是苟且偷生与一时的荣华富贵,他们到死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成了君王的弃子,为什么昔日的同袍会将冰冷的箭对向他们!

    就连死后,英魂都不得安宁,被别有用心之人封印囚禁在靥蛇中,供其驱使受其折磨。

    又像是回到了那一日,她站在城楼上,看着那些将士们归来却被关在了城门外,城楼上的乱箭射下来,他们愤怒与无力的嘶吼,至死也难以阖上的双目。

    在花丛中滑行的靥蛇似是察觉到了某种异常,拖着巨大的身体蜿蜒而来,冰冷的眼睛盯着她,张着大口似是想要吞噬她,但又像是在顾忌着什么不肯上前——它忌惮的是少女手中的银弓与那搭在弓弦上的金箭。

    银弓金箭,那是供奉月神的光明圣物,对于它们这种邪物而言是天生的克星。

    苏玉徽费尽力气将金箭搭在弦上,死死的咬着舌尖力图保持清醒,将那金箭对准靥蛇的脑袋。

    一人一蛇便这样对峙着,已经到了午时,空气中那花香越来越浓烈,咬着舌尖理智也一点点的丧失,最终搭在弓箭上的手已经无力拉开弓弦——都到这个时候了,好不容易找到靥蛇,没想到最终还是功亏一篑,真的不甘心啊。

    在神智最后消失的时候,恍若听见了不知从何处传来的脚步声,她顺着那蓝色的衣摆向上看去,撑着最后一丝力气努力终于看清楚了那个面容。

    是不是出现了幻觉,看着那个人温柔的面庞,她喃喃叫道:“母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