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末日轮盘 1219 反击的兴奋

时间:2017-10-11作者:幻动

    《二合一》

    很多遗腹人觉得脚跟都疼。

    他们看见圣父拿出这把几乎一出现就成为整个山腹焦点的武器,都有种你是在逗我玩的感觉。

    之前,圣父被神罚击杀,重伤将死,他们以为看到了胜利的曙光。但是现在看来,那并不是,仅仅是一种前兆。

    圣父手中的风雷双生长剑上两条能量蛇如同烟花一样,向着周围喷射出一道道和它们自身相同颜色的光束,这些光束蜿蜒扭曲,速度并不是多快,但是却在很短的时间内布满了周围一大片空间。

    这些光束在移动中变成一条条蜿蜒的小蛇,就和它们的本体一样,这些小蛇并不会随意乱走,而是就在这片被占领的空间内游荡,以圣父为中心,虎视眈眈的看着周围的对手。

    “我之前还在想,如果你们可以跪在我的面前,或许我可以原谅你们,让你们成为曙光圣殿的附庸,在全新的空间内,留给你们一席之地。”

    圣父挥动了一下风雷双生,一道剑影仿佛从是虚无中突然出现一样,瞬间到了另外一台昨天被报废掉的战争堡垒之前,直接就斩了进去。

    这台巨大的机器,直接被一分为二,里面因此发生了一些爆炸,但规模不大,除了把自身炸的有些零碎之外,并没有发生刚才的那种小型核爆。

    发生的太快,这道剑影出现的瞬间就到了战争堡垒之前,让人无法做出应有的反应。

    很多人下意识的后退,只有云顶防护叶钟鸣的那些战士没有动。

    圣父冷冷的瞥了一眼,眼神中满是不屑。

    “可你们让我生气了,很生气,你们没有了敬畏,不知道尊重,这是大忌。这会让你们付出代价,那种永无翻身的代价。”

    随着这句话,圣父再次挥动了这把长剑,第二道剑光出现。

    这一次,他的目标是夏白。

    对于他来说,红发显然更加值得重视,需要他去用心应对,所以圣父打算先把搅局的人给干掉。

    这个带着面具的女人虽然依靠着翅膀也能飞,但却在进化等级上和圣父相差甚多,这样的目标,在圣父眼中是可以轻易秒杀的。

    哪怕现在的夏白在外表上,气势一点都不输于红发。

    夏白在圣父发动攻击的瞬间动了。

    不可否认圣父风雷双生的攻击非常快速,但是有一点不能忽略,就是圣父在发动攻击的那一瞬,其实是有预兆的。

    他的手腕手臂甚至身体,都会出现很短暂的准备和发动动作。

    夏白也就是从这点动作上,提前让自己离开了位置。

    说实话,她并不能肯定圣父的这次攻击就是她,可她依然进行了躲闪,目标是她,她就有了应对时间,目标不是,就当是调整攻击的角度了。

    不过圣父的这个能力还是太快,夏白在动的同时,剑光也到了。

    云顶的不少人张大了嘴巴,因为他们看到了‘夏白’被这一剑切成了两半。

    难道杀神一样存在的夏白,就这样不堪一击?在九级面前如此的脆弱?

    不过马上他们就松了口气,刚才他们看见的,只是夏白的残影。

    只是夏白轻轻抬起手,擦掉了嘴角的鲜血。

    她的确是闪躲了,可依然没有完全躲开,剑光太快,至少有一半的长度击中了她。

    “咦?不错,很不错,那是什么?很浓厚的烟暗力量啊?是祈福之门很好的祭品。”

    圣父眼中闪过讶色,看到自己的一击被一个只有七个进化等级的女人躲过,他很意外。

    这把武器,他可不经常使用,连之前的一些战技他都很久没用过了,更别提这种本身就蕴含着巨大威力的风雷双生了。

    在他看来,没有任何生命,包括之前出现过的那些个八级的生命,可以抵挡住这把武器的一击之威。

    这不是一个档次的战斗。

    之前之所以没有拿出来使用,完全是因为在使用这把武器的时候,是需要他付出很多能量的。

    之前遗腹人认为圣父迟迟没有拿出自己的强力手段,只是因为觉得不必要。或许是有这些原因的,但绝对没有圣父自己表现出的那么云淡风轻。

    他其实也是在保命。

    但接连受到了打击之后,圣父不得不开始依仗这些强悍的武器来战斗了,哪怕这样消耗能量,可毕竟可以弥补身体上的不足。

    是的,现在的圣父,所受的伤,其实看起来远比表面上要重的多。

    核爆炸虽然爆掉的仅仅是一个微型的反应堆,但处于核心爆炸范围之内的圣父,哪怕就是九级强者,也受到了仅次于最强神罚强度的攻击。

    现在他的身体,正处于有史以来最不好的情况之下。

    在这种形势下,本以为借助着他的武器可以秒杀一个人,却无功而返当,他自然要惊讶。

    夏白没有被击杀,完全是因为她身体周围一直在护着她的烟暗冥鸟,也就是夏白使用了堕落天翼献生之后所拥有的那只一种在她身体周围盘旋的能量生命。

    并且夏白因为全力激发了堕落天翼之后,烟暗风潮已经发动,除了烟暗冥鸟,她的身体周围还有一片烟暗能量组成的场,在没有受到攻击的时候,会微量增加夏白的身体属性,在受到攻击的时候,有防护和疗伤的作用。

    双重的保护之下,加上夏白自身的防御力,让她在鬼门关上饶了一圈。

    只是九级强者的攻击又岂是那么容易抵御,她还是被击伤,只是不太严重。

    “极其吝啬自己能量的老骗子,吹什么大话!”已经在外表上和人类别无二致的红发说了一句,手中的长矛突然被她掷了出来。

    这非常的突然,谁也没有想到红发会把兵器扔出来,特别还是对着九级圣父的时候,难道她不知道没有兵器,可能连圣父的身边都近不了的事实?

    就连圣父都认为,这只是这个红发生命的为了不让自己的风雷双生攻击她而采取的主动措施。

    不过当这把长矛到那些围绕着圣父的‘小蛇’范围内的时候,一些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从这把长矛的枪身上,不知道怎么,一下子喷出了无数的火焰。

    是那种黄白色的极高温度的火焰!

    这些无形之火轰然充满了那一片空间,让观战的人都有些下意识躲闪的冲动。

    圣父瞬间被这些火焰包裹住。

    没有任何征兆的,红发另外一只手上缠着的鞭子伸了出去,她向回一拉,长矛便回到了她的手中,仿佛刚才的一切不是她做的一样。

    “别以为你在吸取这里的能量我们会不知道!”红发说了一声,身体立刻离开原地,别看她踩着亡灵鱼龙仿佛很笨拙,但真正动起来的时候,速度并不亚于有了坠落天翼的夏白。

    下一刻,一道剑光从红发方才悬浮的位置掠过。

    圣父的身体同时升高了一些,冲出了那些火焰的范围。

    这些高温之火并没有给他造成什么威胁,可就如同红发所说,那些在空中不断游走的能量小蛇被烧的所剩无几。

    红发现在经过了熔岩海之下的重生,身体已经发生了神奇了变化,具体到她现在算是什么样的生命,或许连她自己都不太清楚。

    她拥有人类的身体,这毋庸置疑,熔岩海底的重塑,那就是脱胎换骨。

    但她真正是人类吗?这也绝不可能,先不说她能过保持的形态,就说她所能拥有的能力,就已经和人类进化者完全不同了。

    或许,这是一种完全不同的进化方式,真正超脱了轮盘的束缚。

    她能够看清楚许多事情,比如这些仿佛是某种攻击手段的能量小蛇,红发就能够清晰的看出它们的结构,知道这些东西的作用并不是用于攻击或者防御,而是为了风雷双生这把剑的使用,吸收周围的能量,这样可以降低圣父自己所付出的能量。

    既然看得透,红发自然不会让圣父如愿。

    “不可饶恕,不可饶恕!”

    圣父这一次没有大声说话,只是低沉的呢喃,或许是他两次攻击无功而返,让他没有之前觉得自己开始认真就可以轻松掌控一切的‘闲情逸致’,他感到了身体里能量过渡使用造成的消耗正在严重吞噬着他的生命力,这样下去,他不知道能够坚持多久。

    他握着大剑,身体晃动,在他周围前后左右上下六个方向,各出现了一个一模一样的人影,至少从肉眼上,并不能分辨出哪个是本体。

    这些人影出现后马上开始没有规则的移动,让人眼花缭乱,之后在同一时刻,朝着夏白和红发,各冲出三个影子。

    而另外一个,则留在了原地,位置距离红发更近一些。

    其中三个人影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到了夏白面前,三人三剑,从不同的方向斩向了夏白,依然是那种无可比拟的速度加上重若千钧的力量。

    夏白暂时无法分辨哪一个是真身,但他从每一个分身之上,都感觉到了实质的杀气。

    或许每一个,都具有真正的能力。

    对于九级的强者,所有人都不会吝惜自己的想象力,尽可能的把他想象的更加无敌一些。

    手中的悲伤墨纹镰挥动,重新凝结出来的烟暗冥鸟也护住了自己的主人,同时夏白的职业发动,身体仿佛变得透明了一样。

    完成之中现在的光线条件,给了她更好的外部环境,离得更加远一些的曙光圣殿的战士,在这一刻许多人都失去了夏白的影子。

    当!当!当!

    三声巨大的声响后,夏白的身体重新显露了出来,她大口的吐了两个鲜血,面具之下露出的眼中,出现了极少的骇然。

    因为她发现,不知道圣父用了什么方法,竟然和她对拼的时候,封禁了她的职业!

    这怎么可能?

    “很奇怪?不,这并不奇怪,你这样的水平,自然是无法理解的,或者那边那个全身火红的同伴可以稍微理解一些。”

    七个影子同时开口说话,唇形一模一样,让人无法从这个方面去分辨。

    虽然红发深浅的四个影子同样在说话,但所有人都知道,这些话是对着夏白说的。

    “每个空间都有自己的规则,但本质上是相同的。既然本质相同,在空间内生存的生命,其实在某种程度上也有着共同的规律,只要掌握了这些规律,就能做到有些在你看来不可能的事情。”

    圣父的攻击没停,不断的利用三个分身对夏白进行着攻击,让夏白只能利用速度去不停的抵挡。

    好在,已经升级到了绿色级别的悲伤墨纹镰抵得住风雷双生,否则现在夏白或许已经败了。

    她不是除了职业之外就就没有手段,但是在圣父这种狂风暴雨般的攻击之下,她根本就无法使用出来。

    能够不断的去抵挡,防止自己被击中,这已经是夏白能够做到的极限了。

    在圣父面前,她还是真的不够看。

    “你们的身体很奇怪,战技多的让我们无法理解,这或许就是你们那个丢放的独特能力吧。”

    “但没关系,你们那里依然无法脱离这个规律,所以只要掌握了这个规律,就能够对你们产生抑制。”

    “而我,九级的存在,就掌握了这种规律!”

    圣父在这几句话之间,终于找到了夏白的破绽,一个分身在她的身体上留下了深深的伤口,夏白穿着的护具,并不能抵御住风雷双生的攻击。

    “是的,我还没有强大到利用规则抹去你的这些能力,当让它们在短时间内无法生效,我还是能做到的。”

    “所以,外来人,这就是我们的差距,只是这辈子,你无法理解这些了。”

    分身不停,在夏白身上又留下了数道伤口。

    这些伤口每一道都深可见骨,大量的鲜血从夏白的身体落下,落到了地面。

    “再见!”

    三个分身冷酷的伴随着他们的话语,兵器斩向了夏白的身体。

    夏白,已经完全没有办法阻挡了。

    只是,圣父的分身们,却在这一刻看到了夏白那双眼中,没有畏惧和恐慌,有的只是兴奋。

    反击的兴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