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末日轮盘 1140 针鸟大变

时间:2017-10-11作者:幻动

    《二合一~~》

    甘兰恨得要死,恨的是她自己。m 乐文移动网

    她实在是太想在叶钟鸣面前表现一下自己了。

    性格外热内冷,做事有决断,关键时刻豁得出去,这是甘兰的优点,这样的性格更容易成为老大。娜兰现在大部分的事情也确实她说了算,美娜的性格偏静,脸皮也没有甘兰厚,也愿意让自己的好朋友做她擅长的事情,去领导战队不断的发展。

    可这并不代表着甘兰就不要强。恰恰相反,她可能远没有美娜坚强。

    连在上面那些大势力面前她都不愿意承认失败,更何况在一个虽然言语上蔑视她、但却给了她足够好处的男人面前!

    于是她犯了一个错误。

    这个错误在外面其实并不会太大,无非就是对新装备的不熟悉,在使用过程中出现的极其微小的不适应。

    平时,这种不适应影响并不大,或者有了经验的进化者都可以完全避免,只要穿着新装备和同伴练练手,或者找一个凭借实力可以碾压的变异生命熟悉一下就可以了。

    但甘兰虽然有了几分钟的熟悉时间,但还是太短了,也不能任凭她完全施展。可以说,是有些仓促的。

    于是她在操作的时候,一个不好,没有控制好退步的肌肉和身体的平衡,落脚的时候发出了一点点声音。

    寒冰长廊这些空洞,就如同声光两控的灯一样,声音可以触发,挡住了它们也可以触发,甘兰的这个食物,足以让这里进入整体喷发的状态。

    叶钟鸣和甘兰两个人,算是被打了个偷袭。

    如果刚开始就冒着冰雾闯这里,或许还不会手忙脚乱的,因为最坏的情况也就是这样了,但突然来这一下,别说甘兰了,就是叶钟鸣也有些准备不足。毕竟刚才他是觉得可以一直这样安全走过去的。

    铺天盖地的冰武瞬间填满了长廊,里面的无数冰虫疯狂的涌向了它们向往的最好食物热量。

    即便是以叶钟鸣的防御力,突然之间遭到了这样的打击,一下子也不得不全力激发灼炎战技来抵抗。

    甘兰更是不堪,除了她第一次进洞遭到了这样攻击外,她也没有别困在长廊的中段,仿佛她触碰了这里的空洞之后,无数的冰虫就铺满了她防护不到的位置,她感觉身体的温度骤降,下一刻可能就会被冻成冰雕。

    而第一次,她只距离入口那里几米,马上就跑了回来,而现在却在中间,是冰雾最浓的区域。

    好在她的全新战甲给了她足够的保护,不仅防护住了脖子这样的要害,连手背就保护的很好,加上之前就准备的手套和面罩,一时间能够从缝隙钻进来的冰虫数量远没有甘兰以为的那么多。

    下意识的,她发动了吹火技能,一团火焰从战甲上喷射了出来,火红的颜色和周围的冰雾发生了剧烈的反应,蒸腾起了大量的水汽,但是没等挥发出去,就遇到了外面的低温,被冻成了大片大片的冰凌,被还未停下的冰雾带到了一边,撞到了墙上之后发出了清脆的声响碎掉了。

    两个人都做出了反应,也都很正确,只要挺过了瞬间的不适应,其实叶钟鸣就会拉着甘兰逃离这里。

    但所有的事情并不能如叶钟鸣所能预料的那样。

    他了解过了冰雾和兵虫的威力,却并不了能在短时间内了解这种东西的特性。

    比如对气息的遮蔽能力。

    当冰雾喷发之后,叶钟鸣的气息被遮掩住了。

    在这个瞬间,那些等在入口处的针鸟和它们的主人失去了联系。

    它们本能地冲进了冰雾当中。

    针鸟的确是秘境之中的生命,对于寒冷有着极强的抵抗能力,但这里的温度还是太低,里面还有无数的冰虫,它们又是被实验室之中改造过的另类基因生命。

    能不能适应这里谁也说不清楚,就连叶钟鸣,也只是想要让它们等一下看情况锻炼锻炼而已,可没想让它们就直接这么冲进最浓的冰雾当中。

    这几个针鸟一进来,立刻成为那些冰虫的目标,这种小怪物在这里岂止亿万,刚才都冲着叶钟鸣两人去,但两人都发出了火系技能,那是它们的天敌,暂时它们无法过去。

    但现在突然出现了另外的热源,它们自然高兴,全部蜂拥而来。

    于是画面就出现了非常诡异的一幕,由于冰虫太多,而针鸟虽然身体表达了许多,但也没有到巨型的程度,在这种情况下,针鸟的身体在刚一进来就被蒙上冷一层冰虫,接着越来越厚,最后竟然变成了几个巨大的冰虫球体!

    针鸟很强大这不能否认,特别是经过了刘正红的改造之后,不说是云顶基因生命实验室最成功的作品吧,那也是数一数二的,毕竟,除了基因不太稳定之外,其他方面近乎完美。

    但这里的冰虫太特殊,温度也丝毫不亚于秘境之中寒季里最冷的地方,它们进来之后,立刻被困在了这里。

    冰雾不仅隔断了叶钟鸣的联系,自然也会隔断了它们的,所以当叶钟鸣带着甘兰快速突破了长廊,到达了另一端的时候,针鸟已经完全被困在了长廊三分之一的地方。

    它们已经完全被罩住,在地面上形成了数个冰虫之球。

    冰球当中,针鸟并没有放弃,它们依然在剧烈的挣扎,想要挣脱开这些无孔不入的虫子,但是给它们留下的空间过于狭小,它们就仿佛陷入了泥潭之中,哪怕它们的翅膀、尖喙、毒液再厉害,也只能伤害成千上万的小虫子,可这些虫子近乎无数,它们消灭的量根本就无足轻重。

    很快,针鸟几乎动弹不得,冰虫完全把它们压服主了,哪怕它们眼中有着很多的不甘心,但也没有用处了,这种微小的东西如同针鸟的天敌似的,把它们困在了这里。

    冰虫太多了,它们拼命的咬开针鸟的皮肤,吸取可口的热量,但体表面积有限,能够吸取到的虫子终归是少数,这种情况下,好不容易有了食物的其他冰虫怎么可以放弃。

    它们开始的时候是想要把前面的同类挤掉,没有强壮的四肢,却有强悍的嘴部,它们要开始噬咬前面正在美餐的同类,锋利的嘴部轻易的破开了同类的身体,一只冰虫咬上几口,或者几只冰虫一起咬伤一口,就可以把前面的同类咬死。

    这种情况从它们覆盖住针鸟的身体就已经开始,而到了针鸟不挣扎之后,则彻底爆发,完全变成了一场抢食之战,数秒之内,死在同类嘴下的虫子已经比针鸟刚才用尽各种方法击杀的都多。

    前面那些虫子自然不会甘心,它们开是返身回击,可是嘴巴刚刚松开,旁边的冰虫就占据了它的位置,开始吸食热量,这只松嘴的冰虫立刻从被攻击者变成了攻击者,去抢回自己的位置。

    情势大乱,冰虫之间的争夺完全成为了异常你死我活的战争。

    其实每一次找到食物都会出现这种情况,冰虫就是在这种残酷的竞争中活下来的。

    每一次食物出现,都会死掉大量的冰虫,绝大部分,都是被同类杀死。

    这些小虫子因为诡异的攻击、强悍的进食方式和数不清的数量被人忌惮,却也因数量必须时刻进行残酷的淘汰战。

    这种战斗一直会持续到猎物死亡,完全食物了温度,只有这样,冰虫之间的战争才会停止。

    如果是其他生命,现在已经死了,冰虫早已经把其身体的每一寸皮肤都咬破了,热量被吸光,即便是没有因为伤势而死,也早被冻死了。

    但针鸟却没死,它们依然在坚持着。这和它们的特性有关,这些家伙本来在实验室中就被‘开肠破肚’过,被‘体无完肤’过,在被改造了身体,修改了基因之后,生命力之强悍可不是普通的变异生命可比。

    它们或许并不完美,但绝对是一种正向着完美而去的试验体。

    刘正红暂时无法让它们成为最最成熟的作品,却也给了它们无限的可能性。

    就是这种强悍的生命力,就是这种生命力所给针鸟们多坚持的或许只有几秒钟的时间,让事情有了巨大的转变。

    只要针鸟不死,冰虫就会在战斗之中,而在生命收到了威胁的时候,冰虫们自然会寻找各种方法来保住性命。

    最开始的时候它们会选择对抗,会返身和那些想要咬死自己的同类拼命,但也有那么一些,特别是那些之前获得抢位战胜利的冰虫,知道哪怕返身迎战也基本是死,所以它们选择了……钻入目标的身体里!

    针鸟的皮肤早就被咬的没有一丝完好,特别是一些血管的地方已经破开,里面是更加温热的血液,这些冰虫早就热耐不住,纷纷钻了进去。

    这就如同水坝开闸泄洪一样,这些冰虫纷纷向着里面趴去,一是为了追求更美味的热源,二是躲避后面如狼似虎的同类。

    可是它们不知道的是,针鸟是被改造过的生命,这些家伙的生命拥有无限的可能,吸取外界的基因来充实自己,本就是它们的特性之一。

    否则刘正红在把它们交给叶钟鸣的时候,也不会告诉叶钟鸣说让他控制一下进化的速度,否则可能会产生不确定的后果。

    这种后果,自然是有好有坏。

    坏的方面,那自然是直接普崩溃,在单位时间内吸取了太多太杂的基因,超出了身体的极限,那么肯定基因全部混乱,直接死亡。

    好的方面,就是顺利的吸收和融合,以针鸟本身的基因为主体,吸取了其他基因的有点,强大自身,最后变成了一种在某种意义上全新的强悍生命。

    叶钟鸣其实今天把针鸟带来,让它们不断进化,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也好在之前的进化都是吸收的人类进化者,否则吸取的生命种类太多,还真有可能把针鸟给弄死。

    现在升到了五级生命,基因却并没有稳定,主要还是时间太短,针鸟没有完全吸收,毕竟,那些生命也有着强悍的实力,想要融合贯通需要一点时间。

    但这些冰虫进入针鸟身体的时候,针鸟自然而然的发动了吸收的特性,来抵抗危机生命的入侵,可是针鸟后来已经不能动了,自然无法再吸收,只能任人宰割。

    如果冰虫没有内讧,那么针鸟完全无计可施,只能等着自身的热量被吸光,最后变成冻干的尸体。

    可偏偏,这些家伙因为数量太多食物有限打起来了,为了生存,一些冰虫破开了针鸟的身体,进入了它们的体内。

    吸收能力得以再次发挥。

    要么说针鸟是幸运的,这些冰虫不仅进入了它们的体内,还因为这些小东西自身势力非常弱,吸收融合它们的基因很简单,几乎是瞬间就完成的,所以当冰虫进入身体后,便一个个的被针鸟给吸收了。

    冰虫自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它们发现在已经进入了许许多多同类的情况下,目标的身体还能进入,那它们没有客气,纷纷涌入。

    针鸟在这种情况下疯狂的吸收者冰虫的能量和基因,小虫子虽然实力弱,每一个蕴含的能量也不多,但架不住多啊,它们实在是太多了,近乎无数的数量,给了针鸟源源不断的能量源。

    开始的时候,这些能量还只能保护它们的生命,但片刻之后,这些能量就可以修复它们的身体和伤势了。

    当然,在针鸟的体内,一些变化也在发生,肉眼无法观察到了细胞基因这些,开始发生着剧烈的变化。

    这种变化直接体现在了针鸟的身体上。

    它们全身上下开始变成白色,本来有些长度的尖利喙部变短,却闪出了冰晶的亮度,而身体的毒囊也改变了结构,丝丝白色的东西正在混入其中……

    哪怕刘正红此刻在这里,她估计短时间内也说不清楚针鸟正在发生什么样的变化。

    这种变化自然不是全无代价的,针鸟同样在承受着同一种基因片段大量涌入所产生的排斥现象,它们的身体剧烈的颤抖,无尽的痛苦在侵袭着它们。

    砰砰的声音响过,两个雪球爆开了,两支已经变成了整体纯白色,却在其中的几个部分有着黑色线条的全新针鸟出现了,冰虫一哄而散,已经在它们身上感受不到温度!

    而另外的冰球,则一直毫无动静,最后当冰雾散去的时候,露出了里面已经失去了生命的躯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