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末日轮盘 379 吞并灰山

时间:2017-10-11作者:幻动

    《二合一章节啊》

    灰山已经忘记了有多少个落沙日没有见到过这么多食物放在一起的场面了,记忆中,还是他小的时候,灰山部落没有经历那场让他们差点灭族的战斗前,才会有这样多的食物一起出现。  ﹤

    虽然,现在这些食物上面弥漫着浓郁近乎散不开的血腥味道,但遗腹人早已养成了画饼充饥的技能,他们已经可以想象这些僵冷的魔怪尸体变成金黄色的烤肉是什么样子了。

    跟着族长出来迎接阿匋部落的人都是些在部落里有头有脸的人物,可无一例外,都被这些明晃晃放着的食物弄得精神恍惚了。

    地面忽然颤动了一下,灰山部落才在频的地震中清醒,灰山讪讪一笑,赶紧吩咐人收拾地方,把阿匋部落的队伍让进营地。

    忙活了半天,两支部落的人终于坐到了一起,阿匋部落很大方,拿出了一些食物让灰山部落的人吃了个半饱。

    至于部落中的一些头领级别人物,自然在灰山的营帐里吃到了更加美味的烤肉。

    “黑籽鹿肉!”

    做为主人,本应该准备食物款待阿匋部落的灰山族长正不好意思的说着话来缓解尴尬,可看到送上来的这些烤肉就是一愣。

    黑籽鹿?金可猎队他们不是看到有人在狩猎黑籽鹿了吗?难道阿匋来这里的路上也碰到了?还从那个大型部落的手中购买了这些食物?

    因为一些根深蒂固的念头,灰山压根就没想其他的某种可能。

    听到灰山的疑问,阿匋笑了笑,这笑容让灰山怎么看怎么觉得有点骄傲的意味,果然,下面这位老人的话,让灰山彻底坐不住了。

    “为什么不会是我们自己猎到的,黑籽鹿……并不算什么吧。”

    叶钟鸣在一边听得直翻白眼,原来遗腹人和地球人一样,都有爱装x的毛病。

    “不可能!”

    很多灰山的核心族人异口同声表达了他们的不相信。

    好吧,你们真的耿直,叶钟鸣切下一块黑籽鹿肉放到了嘴里,这算是他到了秘境之后吃到的最美味的食物了。

    “没什么不可能,我最近学会了一个词,展的眼光,灰山,要用这样的眼光来看问题啊,阿匋部落不再是以前的阿匋部落了。”

    阿匋站了起来,顿时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这位老人走到营帐的中央,指了指敞开着营帐门外面那些围坐在一起的遗腹人道:“知道他们是谁吗?”

    很多灰山部落的人都看了过去,脸上露出茫然的神色。

    “给你看一样东西,灰山老弟。”

    阿匋挥挥手,一个族人就提过来一个兽皮包裹,放在了灰山的木桌上,然后走过去拉下了门帘。

    灰山打开,身体下意识地向后靠了靠,仔细看了两眼,终于再也掩饰不住自己的惊容。

    无论是之前看到阿匋的那些食物,还是后来知道他们猎杀黑籽鹿,灰山虽然表现得很惊讶,但其实心中有着诸多猜测,他能够依据这些结果逆推出可能生的事情。

    可看到这件东西之后,灰山真正的震动了,他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这是族牌。

    每一个遗腹人部落,都会有一个代表传承的族牌,这是每个族长的信物,也是整个部族权利的象征。

    但一个部落拥有另一个部落的族牌时,只有一种可能,就是消灭或者吞并了对方。

    因为哪怕一个部落自然灭绝了,族牌也是要被送到王城中去的,绝不会流落到外面。

    阿匋部落灭了一个遗腹人部落?并且是……达布部落?!

    严格说来,无论是阿匋部落还是灰山部落,都是属于达布部落势力范围内的部族,在生对外战争的时候,要听从这个部落的命令。

    可现在,这个中型部落的族牌,竟然放在了他的面前。

    联想到阿匋部落五十个人围猎黑籽鹿魔怪,灰山猛然意识到,阿匋部落今天的到来,目的可能远不是自己想的那样简单。

    门帘落下后,营帐成了一个独立的小天地,偶尔会有些声音从里面传出来,可是在外面数百族人的喧哗中也没人听得清楚,但这一天,给许多灰山部落族人的感觉都是,他们在外面等了很久很久。

    之后,族长灰山就走了出来,郑重的宣布,灰山部落并入阿匋部落,组成新的……云顶部落。

    这件事情自然引起了轩然大波,灰山的族人开始了激烈的反对,灰山对此早有准别,部族的核心成员全部走到了各自负责的区域,和族人们开始低语。

    同时,一车接着一车的食物和寒季所需要的被服被推到了灰山族长营长前的空地上。

    “或许你们觉得很突然,其实我也一样。”灰山站在食物的后面,眼神中的情绪有些复杂。

    族人们听到族长说话了,都渐渐安静了下来。

    “我知道你们或许有这样那样的不理解,其实我也一样,我知道你们对于放弃我们的族名感到愤怒,我也一样。我知道你们哪怕冻死饿死,也希望保留灰山部落的传承,我也一样。”

    灰山握着拳头,腮部偶尔会看到鼓起的坚硬,那是他在不断的咬牙。

    很多族人都被说的有些眼眶红,心中渐渐有些明白了自己族长的选择。

    “可是,我们可以为了这份骄傲,就去冻死饿死吗?值得吗?”灰山声音低沉,突然看向了一个角落,那里,一个年青的族人正拄着一根拐杖站在那里,他的左腿已经消失不见。

    “羊印,我们部落的勇士,年青一代的强者,可是上个寒季之前,却因为空着肚子连续狩猎,被一头铁角魔兽撞断了兵器,生生被咬去了一条腿,如果不是他命大,现在早就死了。”

    “而他,这样一个为了部落猎到过许许多多猎物的人,却要在这次的寒季得到最低标准的供给,原因只是因为他没有用了。”

    那个年轻族人低下了头,木头拐杖被他捏的吱嘎吱嘎响。

    “小圆角。”灰山的目光又落在了一个被妈妈抱在怀里的小女孩身上,三四岁的样子,可是却非常瘦弱,那双大眼睛都有些无神。

    “她一定饿了,其实每天她都在挨饿,因为她没有爸爸,她的食物要靠族人的接济,要靠她妈妈干活换来。她的爸爸是怎么死的?狩猎,为族人狩猎的时候死的,可是这样一个为部落付出过生命的战士亲属,我们却无法好好的照顾,还因为她是个女孩,更是得不多特殊的优待。”

    “还有三个落沙日前死去的善剌大叔,为什么会死?金可猎队这次狩猎有三个人没有回来,为什么没回来?带来的却只有那么一点的食物,为什么?”

    “因为我们弱!”灰山一拳砸在了面前的一头魔怪尸体上。

    “哪怕挑选最弱的魔怪下手,我们都要面临死亡的威胁,我们没有足够的食物,没有良好的武器,没有药物,秘法落后,如果不改变,你们说,我们能够坚持多少个落沙日?那个时候,最后一个灰山部落的人在临死前,会想着什么?”

    整个部落一片静寂,哪怕刚才反对最激烈的人,此刻也低下了头,咬着嘴唇,脑海里都是吃过的苦和时常萦绕在心中的不甘。

    “所以当阿匋老大哥来找我们的时候,提出合并的建议时,我开始时嘴上拒绝,可心中却有一个声音,知道这或许是灰山部落唯一的,也是最后一个机会。”

    “我们之前固执地守着所谓的部落骄傲、尊严、传承,可人都要死光了,这些东西有什么用!你们刚才反对的人告诉我,有什么用!”

    “能让羊印的事情不再出现吗?能让圆角吃饱吗?能让我们的人不再毫无意义死死去吗?!”

    灰山几乎实在咆哮,声音震得整个山腹都嗡嗡作响。

    “所以我答应了阿匋大哥的建议,因为我找不到理由拒绝,并且感激他把这个机会给我们。”灰山出了一口气后缓缓说着,举起手中的东西道:“看到了吗,这是达布部落的族牌,是的,他们不复存在了,被阿匋部落的兄弟灭掉了,剩下的人,变成了阿匋部落的奴隶,这是事实,你们可以自己看。”

    第一次知道这个消息的族人都一脸的不可置信,灭掉达布部落,阿匋部落干的?

    可事实由不得他们不相信,那些负责推车没有武器的阿匋部落人都低下了头,事实上承认了灰山所说。

    “奴隶,或许听起来不好,可你看看人家吃的穿的,比不比我们好,他们干一些活就能每天吃得饱饱的,穿的暖暖的,不用担心寒季的到来饿死冻死,这样的奴隶,我也愿意做!”

    “但阿匋大哥没有直接用他们强悍的武力征服我们,把我们变成奴隶,而是提出了合并的建议。或许刚才你们都觉得义愤填膺,可你们要清楚,阿匋部落也是要改了名字的!我们所付出的,远没有人家的多,却得到了和人家一样的利益!”

    “既然这样,我还有什么理由拒绝?我还有什么资格拿族人的命来维持自己的骄傲?”

    “这就是我,灰山的决定!”

    叶钟鸣看着这位个子不高,但是壮硕得令人指的中年男人,心中为了这番话喝彩。

    这是一个称职的族长,是一个真心在为了部落考虑的族长,他更在意族人的死活,而不是他自己的权势。

    看着下面那些灰山族人的表情,叶钟鸣知道第一步成功迈了出去,比预想中要容易一些。

    当灰山宣布不赞同自己决定的人可以选择带着族牌离开后,这场演说结束了,阿匋部落的人,适时开始了自我宣传。

    这是叶钟鸣之前就安排好的,手段很简单,就是些吃吃喝喝,亮亮武器装备,适时吹嘘一番,再加上一些阿匋部落储存了不知道几千个落沙日的……酒。

    很多人都醉了,尤其是灰山部落的人,他们哪怕心中接受了族长的决定,可也需要一个适应的过程,这个弯,需要一些外力帮助才转过来,酒,无疑是其中的一种。

    而另外的一种,就是战斗。

    第二天,有些人要离开,数量不多,几十个,他们想要坚守传承,依然在寒季即将到来的时候要离开。

    可灰山没让他们走,这位族长选择了把这里给他们,而他带着愿意跟着他的族人,去阿匋部落的栖息地生活。

    叶钟鸣留下了大量的物资,足以让这几十个人很好度过寒季的食物和被服,这无疑赢得了所有遗腹人的好感,甚至这几十个人心中都出现了怀疑,觉得自己的决定是不是错了。

    阿匋部落的一百五十多人,加上灰山部落的三百人左右,组成了一支全新的队伍,浩浩荡荡地向着阿匋部落的营地出。

    这一路,灰山部落真真实实地见到了阿匋部落的强大,见识到了那些带着光芒武器装备的锋利和坚韧,他们开始生了兴趣,之后也认识到了叶钟鸣这个外籍男萨的厉害。

    “灰山老弟,现在你知道我让你走的时候带上魔晶的原因了吧,这种小孩子都不要的东西,能从叶这里,换来我们用命都找不到的好东西。”

    灰山拿着一把叶钟鸣白送他的白色骨锤,目光呆滞,只会点头。

    他现在是真的知道阿匋部落为什么强大了,因为他们找到了叶……

    有了好装备,双方在一路上展开了狩猎大赛,真切感受到实力提升了一大截灰山部落兴致尤其的高,他们开始狩猎以前从不敢碰的魔怪,并且经常可以轻松的战而胜之,以前砍不开的魔怪身体现在能砍开了,以前被碰一下就要重伤的魔怪攻击现在能够承受好几下也没有大碍了,这样的感觉极度的好。

    不过他们很快就现,阿匋部落依然比他们厉害,个体实力比他们高出一小个等级!

    以前,灰山可是要比阿匋强大一点点的!

    很快,这个问题就有了答案,灰山和他的族人知道了,叶有一种可以提升实力的神奇药水!

    这还了得,灰山立刻就坐不住了,跟着叶钟鸣软磨硬泡,叶钟鸣拿捏了一下之后,用了二十瓶一星进化药剂,把灰山部落的魔晶就全部换来了。

    服用这些药剂的灰山部落顿时就有一批战士实力得到了提升,加上人数的优势,勉强可以和五十人的阿匋精锐战士打平手了。

    叶钟鸣看到日渐融洽的两个部落,心中也是高兴,不过,这些人实力因为他提升了,而叶钟鸣,也决定提升一下自己的实力了。

    现在他手中的魔晶,可以说是末世开始后最多的时候,并且这几十个落沙日里采集到的材料,还有魔怪身上的材料都收集了不少,那些暂时用不到的,数量已经很多。

    在未来一段日子,这种数量还会飞的增长,既然这样,叶钟鸣决定,使用一下献祭之门,看看能不能得到一点好东西。(未完待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