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侯门闺逆 第五十三章 阴魂不散

时间:2019-05-23作者:不倒先生

    此时,慢条斯理喝完了药,暗中目睹了全程的柳清婉,终于抬起她高贵的头颅,假装才发觉苏知雅姐妹的到来,脸上露出一抹虚弱至极的苍白笑容。

    “雅儿与娴儿过来啦,大半夜地将你们吵醒了,又连累了贵府上下为我担忧,我这心里实在是过意不去。”

    “柳姨言重了,您此番受了惊吓,又有伤在身,不宜太过操劳,理当安心休养才是。心中千万别有什么负担,影响了您的伤情反而不妙。”

    苏知雅柔声宽慰道,将一个小辈的关心表示地恰到好处。

    “岂敢再劳烦府上,待我伤势好些之后,便即刻搬回别院去住。来京不久,我给府上添的麻烦已经够多了。”

    柳清婉却是满脸坚决,一副再也不肯受苏家恩惠的愧疚模样。

    “搬什么搬?你都这样了,差点连小命都丢了,还敢回去住?这回我老婆子说什么也不同意你搬走,除非他们连我这个娘也一起赶出府去。”

    老太太恶声恶气道,这次是打定了主意,铁了心要护着柳清婉。

    苏知娴和苏知雅默默对视了一眼,各自掩去眼中的深思。

    她们明白,柳清婉留在府中已成定局。

    马上就要过年了,如果在这种情形下,还要将柳清婉一个身受重伤且孤苦无依的弱女子送出府,那就显得太不近人情了。

    若被外人知晓了,恐怕是要戳着苏家人的脊梁骨骂他们冷血无情。

    因此,柳清婉不仅得留在府中,还得好吃好喝地将人伺候好,直到对方伤愈。

    所以说,好人不好当,一不小心就徒惹一身骚。

    出了客院,苏知娴就忍不住发起了牢骚,“帮人还帮出大麻烦来了,我可算是明白了什么叫做请神容易送神难了。”

    苏知雅也是一脸的郁闷之色,柳清婉这女人如今还真像是一张狗皮膏药,沾上了就撕不下来了。

    果然不出她们所料。

    次日一早,苏老太爷就在饭后当众宣布了柳清婉将留在府中过年养伤的消息。一时间,众人脸上神色各异。

    苏知娴还特别留意了一下关氏的神情,发现她隐约表露出了焦虑之色,看向柳清婉的眼神充满了防备之意。

    苏知娴不禁呵呵冷笑……

    柳清婉不在府里的时候对关氏构不成威胁,她就愿意与对方继续称姐道妹,如今柳氏受伤进府了,也不见得关氏有多关心这个好闺蜜,反而对其多有防备。

    看来关氏也并不是真傻嘛,那她以前那般姿态和作派又是为了什么呢?

    难不成就是为了体现她的纯真善良,无私大度?维持她的圣母白莲花光环?

    反正,苏知娴现在是越来越看不懂关氏的脑回路了,她也懒得去关心。

    午时,前去衙门打探消息的苏鼎和苏承回来之后,也证实了昨夜之事确实是那几个浪荡子喝多了胆大闹事,如今皆已认罪伏法,当中并未发现其他猫腻或阴谋。

    这件事就被苏家众人当作了一个意外处理,无人因此对柳清婉起疑,她自然也就顺理成章地留在了苏家。

    正所谓伤筋动骨一百天,柳清婉在府中养伤起码还要逗留两三个月,这期间她腿脚不便,应该也难以作妖。

    但苏知娴不放心,还是让碧青花了大笔银钱收买了伺候柳清婉的那些丫鬟仆婢。

    甚至连整个客院里的那些粗使婆子和丫头也一并收买,成为了她的耳目,替她时刻监视着柳清婉的一举一动。

    沈慕庭派去奉阳府(柳清婉的夫家所在地)打探消息的人,没那么快报信回来。

    毕竟两地离得远,就算是快马加鞭,一来一回也得花上个把月的时间,而且探听消息也需要耗费不短的时日,这段期间她只能自己多留意对方的举止行事,防患于未然。

    随着天气越冷,京中过年的气氛也越来越浓厚,书院里提前休了假,小八小九回了府之后,二房的笑声也明显多了起来。

    如今苏家上下正在筹备给京中互有往来的各府的拜年礼,这是苏家人在京城过的第一个年,自然无比重视。

    莱阴的族亲和云州梁家的年礼早在半个月前就已经提前出发了,装了满满的三大马车,诚意十足。

    林氏则带着儿媳妇狄氏,以及苏知雅和苏知娴姐妹一起清点库房,查看今年的礼册名单,对照着此前各府送礼的轻重,关系的亲疏,从而准备不同分量的年礼。

    这些需要走访送礼的,除了大房和二房各自的姻亲、娘家之外,一半是苏鼎的同僚和官场上打交道的人家,另一半则是苏承在生意场上往来的客商与权贵。

    再加上苏家四兄弟在书院里各自交好的夫子、同窗,到最后足足列了七八张大纸的送礼名单,把林氏等人累得够呛。

    理清了这份名单之后,苏知娴她们才发现,原来不知不觉中,苏家竟然已经和京中许多位高权重的门第打上了交道,也不知这究竟是好还是坏。

    这边的年礼刚送出去,腊月二十四那日已经出嫁的苏知意也带着两个嬷嬷和几个丫鬟,回到娘家提前拜小年来了。

    大房的堂屋内,老太太和林氏正拉着苏知意嘘寒问暖,苏知娴和其他几位姐妹则在边上作陪,看着举手投足越来越有贵妇风范的苏良媛,感觉十分陌生。

    “小五,你这般瞧着姐姐做什么?可是不认得我了?”

    苏知意见对方看着自己愣神,捂唇娇笑道。

    “不是,是二姐姐如今越发地高贵气派了,小五便忍不住多瞧了几眼。”

    苏知娴违心夸赞了一句,黑白分明的眼神显得十分真诚。

    其实她很想吐槽苏知意,明明是个十几岁的小姑娘,却为何做那么成熟老成的装扮,实在是有些不伦不类。

    “小五你这张嘴啊,真是越来越会说话了。”

    苏知意听她夸赞自己,不免有些得意洋洋,她就是想看到自家姐妹们对自己艳羡嫉妒的目光,这才证明她当初的选择没有错。

    “不是小五的嘴变甜了,而是二姐姐的确越来越风采照人了。想必姐姐在睿王府中肯定备受恩宠吧?见姐姐你嫁得如此佳婿,妹妹们也觉得与有荣焉。”

    苏知娴这话奉承是假,试探为真。

    “那是自然,王爷对我可是极尽宠爱,每个月有十好几日都是歇在我房中的,王府里除了王妃之外,王爷就数待我最好了。”

    苏知意为了显摆自己的受宠,一时嘴快连这种房中秘事都脱口而出了,惹得她身旁的两位嬷嬷频频地给她使眼色。

    这时,苏知意也察觉到自己说了不应该的话,脸上闪过了一丝不自然,眼神中甚至还隐含着对那两位管教嬷嬷的畏惧之色。

    见此,苏知娴若有所思。

    一个堂堂的四品良媛却还得看两个嬷嬷的脸色,看来苏知意在睿王府的日子也未必如她所说,过得那般轻快舒心。

    “苏良媛此次回家,可否在府中多待两日再走?”

    林氏也没想到女儿嘴上还是那么没把门,尴尬地轻咳了两声,生硬地转移了话题。

    闻言,苏知意下意识地看向了那两个嬷嬷,见二人板着脸没点头,便失落地垂下眼眸。

    但她不想被家人察觉出自己的真实情绪,立即又扬起笑脸,若无其事地说道。

    “娘,年前王府中庶务繁多,女儿恐怕不能留府过夜。但王爷之前曾经答应过我,等大年初四、初五的时候会陪我回来给您和爹拜年。”

    听罢,老太太和林氏脸上也露出喜色,笑着应是,不再为这一时的分离而感伤。

    一家女眷坐着叙了会儿旧,苏知意将从王府带来的拜年礼给众位姐妹一一分发之后,苏知娴几人便知趣地先行告退了。

    林氏和苏知意两个多月未见,想必她们母女之间定有无数体己话要说。

    可当林氏遣散了屋中所有的仆婢之后,却发现睿王府跟来的那两个嬷嬷还是稳如泰山地站在女儿身边,半点也没有离开的意思,她的脸色顿时变了变。

    “两位嬷嬷一路走来,想必辛苦了,不如到客堂尝尝府上的糕点茶水,歇息片刻。”

    对方是睿王的人,林氏自然不敢怠慢,只得赔着笑,小心翼翼地劝离。

    “大夫人客气了,但老奴二人身受王命,必须寸步不离地伺候苏良媛,王爷的命令老奴们不敢违逆,还请大夫人见谅。”

    其中一位更年长的嬷嬷笑眯眯地应道,可语气却是不容置疑。

    对方都将睿王搬出来做靠山了,林氏还能如何?只能不甘心地咽下这口气,还得附和这二人的说法。

    “这说明睿王爷看重我家的意儿,且能得两位嬷嬷从旁提点看顾,也是她的福气。”

    林氏脸上堆着笑,心里却苦不堪言。

    这两个嬷嬷哪里是睿王派来伺候人的,分明就是安插在女儿身边管教辖制她的,可怜她的意儿平时在王府中也不知受了多少的委屈。

    可眼下有这两个嬷嬷在旁盯梢,只怕女儿连受了委屈都不敢说,而自己想问的那些话也通通不能问出口,当真是叫人窝火憋屈。

    “那个,两位嬷嬷,臣妇有几句女子之间的私房话想单独与苏良媛说,可否请您二位暂且回避一二?当然您二位无需离开此屋,只需稍稍避嫌即可。”

    林氏若有所指看了看不远处的屏风,意思是您二老可以暂且到屏风后面避避嫌,如此一来也不算坏了睿王的规矩。

    两人见林氏都如此低声下气了,她们若还是不通融,那就显得过犹不及,反而会坏了王爷的打算,遂点点头移步到屏风后面去了。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侯门闺逆》,微信关注“ 或者 ”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