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魔法棘 第121章 塔央和墓埃

时间:2017-10-11作者:Xve小新

    在活死人谷里的又一个白天过去了。

    月光明澈,睡气湖中一口棺材的棺盖被从里面挪开,塔央爬了上来。放眼望去这个遍布棺材的地方,墓埃坐在其中一口棺盖上,交叉握着双手,胳膊搭在膝盖上,很有心思。

    日落过后活死人就都出去活动了,这里变得格外宁静。

    塔央走到墓埃坐的那口棺材旁,倚靠着另一口棺材沿,墓埃见她望着星空轻叹了一声。

    “怎么?地下太闷,出来叹口气?”

    塔央无心回复他的打趣,她的内心百感交集,她依然仰望着星空,嘴里轻声地说:“每当看着夜空,你有没有过一种感觉?”

    墓埃向她看了一眼,仰面瞧着漫天繁星,无趣地撇了撇嘴。

    “好多颗星星,它们就像是月亮的泪,洒满了天空。”塔央微微仰起的下巴在月光下映出优美的轮廓,然而她双眼里放出的尽是哀伤的荧光,“能想象吗,一个曾经惧怕烟暗的人,一度却已深陷其中。”

    墓埃眼眸下垂,下巴微收,“要知道,很多时候,我们不是要奋进相信自己,而是提起勇气再度相信这个世界。”

    “相信这个世界...提起勇气...那天,他们都离我而去,你能想象吗,那一刻对于我活下去才需要更大的勇气。”

    “所以你提起来了,并且坚持到了现在。”

    “情感让活下来的人承受更多痛苦,那是因为活着的人选择让自己活在回忆里,回忆越美好,痛就越深刻。但细想一下,美好的回忆应该是用来感受幸福的,如果这个世界没留下什么能够让我开心的,我自己若还不开心,那就真的没有办法开心了。”

    “你能这么想很好。”墓埃沉默着盯着润着棺材的漫漫睡气,“作为家族里唯一一个‘奇怪’的孩子,想必也会有一些不愉快的回忆吧?”

    塔央露出羞涩的微笑,“小时候还好,因为毕竟我的生命比起其他孩子很有限,所以长辈们都格外溺爱我;等我慢慢长大,很多想法一股脑冒了出来,导致有很长一段时间我开始排斥周遭,可以说是极度叛逆,因为我开始意识到了只有我自己是个另类,我和我的家人根本就是两种人,就像昂与魔不同族一样,这种意识把我抛进了一个孤独无比的深渊。”

    墓埃愣了一下,想了想,“昂与魔,不同族?其实昂和魔的本质是一样的,只是习惯性干好事还是坏事区分了他们。”

    “所以你呢,算是边缘?”塔央半开玩笑半认真,多数认识墓埃的人也都知道他这个人的人格难以界定。

    墓埃左边嘴角微微上扬,“这方面我倒支持巅亡人的观点,在他眼里世上只有两种人:好人和坏人;只有两种转变:好人变成坏人、坏人变成死人。”

    “那我倒好奇他把自己界定为哪种人?”

    墓埃摇摇头,“这只是一种处事观,把别人分成两种,那么待人的方式也就变得简单的多了。如果真要深究一个人的好坏,若不用一生的时间去走一遍别人走过的路,就永远也不会清楚。我们甚至连自己都无法看清,谁又在乎去深究别人的善恶呢。”

    “你让我感觉在我过来之前你正一个人专心思考人性的善恶呢...”

    说到这,墓埃微微皱起眉头,刚刚被打断的想法又绕回来了。

    塔央看到他严肃的表情,深感忧愁,“现在我们的处境很危险,是吧?”

    “不,”墓埃摆弄着手指,瞧了她一眼,“是一直都危险。”

    塔央沉默不语。

    “怎么,这不是你一开始就选择走的路么?”墓埃问。

    “是,当然是,如果我的灵魂在这身躯壳泯灭后仍可游荡,它也会飘向那个罪恶之头向他去索命!但摆在眼前的事实越来越清晰得让我觉得自己是多么没用。”

    “这个我不否认。”墓埃搓了搓手,“如果仅凭你的力量就能解决掉他,那这个世界就没什么不可能的了。”

    “还好我们还有一座灯塔。”

    算是领会到了塔央话的含义,但他并不十分认同,他只是笑了笑,“它还没被点亮。”

    “所以我们现在所做的、以及即将要做的一切,只不过是在不断地提醒自己——不要绝望,不要绝望,仅此而已?”塔央的眼中透出迷茫。

    他微微皱着眉头看着她。

    “难道不是吗?正如我们知道的,看林人牺牲了她自己,将汀,唤醒泪竹的人,将她的灵魂注入泪竹体内以拖延魔涯对泪竹的谋求,这成为了魔涯的最大阻碍,可这并不能解决最关键的问题,泪竹不能为我们战斗!”

    “所以我们首先要为它而战,”墓埃明白了塔央的焦虑,这也正是他之前所考虑的,“双灵魂者绝对不是那么简单,她可以支配体内的两个灵魂,那么其中一个所寄藏的躯体她应该一样可以支配...”

    “你是说汀可以支配泪竹?”

    “我们要找到可以唤醒这种支配关系的方法,越快越好,现在所做的一切,不是为那一刻的来临就不存在任何意义。”

    “真不知道那一刻会发生什么...”

    “在那之前谁也不会知道...”墓埃的目光看向远方,“十分关键的一步...我们必须得到熔炼卫士封印的石碑魔咒,那里头绝对有唤醒的方法。”

    “沙漠遗址的石碑?不是已经落入他们手中了吗?”塔央遗憾地看着墓埃。

    此刻墓埃的表情很是微妙的,掺杂着委屈和疲乏,不过更多的是那种诡谋实施进行时的乐趣。

    “什么...你要?你一个人?”塔央看穿了他的表情。

    “人多了反而不好办。”墓埃平静地回答。

    “那太冒险了吧,你认为重要的他们同样不会小视,况且,”塔央停顿了一下,虽然不想有意打击他但是道出了事实:“你已经没了魔力...”

    墓埃并没有感到什么不妥,只是简单的笑了下,“我还会安排两个人跟我接应,总之我已经计划好了,需要费心担忧的是你们。去往幽贡森林的路更艰难,再说你们离开活死人谷后早晚会被魔涯的人盯上,他们若聪明,一旦察觉你们路的去向便可知你们的计划,那样的话,”墓埃眯起双眼,神情严肃,“他会第一时间下达指令:放出活死人骑士...所以在你们进入幽贡森林之前处境都会是极其危险的。”

    墓埃端坐起来,他觉得有必要跟塔央说明现今的局势,好歹赴死也好知道是怎么死的,为什么而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