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魔法棘 第118章 不痛不痒的指令

时间:2017-10-11作者:Xve小新

    吞并着杀戮的烟夜...魔涯的复仇计划如火如荼。

    回荡着遇害者呼救声、逃窜声的长廊充斥着近在咫尺的死亡,死亡,此时如此的近...

    “列每芬的事祈求您不要怪罪到我身上!祈求您!我那时就要成功了的,就只差那么一点儿,时机错过了,只是一个偏差,我是尽心了的,就差一点儿,再给我一次机会...”精钻于追踪的坦杰威双膝跪在地面凄惨地哀求。

    “结果是你没能追回那个叛徒,我要的是结果。”独臂人深陷的眼球毫无一丝温存,连看都懒得看一眼。

    “你知道的,就差那么一点儿...”

    “一点儿?一点儿!”独臂人突然激动的瞪大眼睛,大吼:“什么叫差一点儿?这就是差一点儿的代价!”他抬起自己的断臂,神态可怖,“规矩只有成,与不成。差一点儿,就是没成;差一点儿,你就得付出代价!”

    “不...不...”

    “你该尝尝教训...”抬着断臂的魔拜一步步逼近坦杰威,另一只完整手臂下的手酝酿出了可以顷刻将一个人毁成灰的魔法气流,坦杰威的身体一直后仰后挪,他绝望地看着他,在要提起最后诉讼之时独臂人手里的气流摄住坦杰威脖颈,将他整个人举升半空中,“只可惜这种深刻教训一生只能尝一次...”

    几步远处,一个不到十岁的小男孩躲在柱子后面,眼睁睁看着被独臂人单手举起的男人在半空中挣扎蹬着双腿,很快,那个人再也不动了。

    “动作都给我快点儿!该死的,要天明了!”

    独臂人魔拜一把将死去的坦杰威抛扔向石柱,尸体重重砸落在地,从尸体的怀中滑出了一片干黄的槐树叶,男孩胆颤地伸手拾起了树叶,突然叶片变向透明,叶脉开始扩张、延伸、变大,它包裹住了男孩...男孩连同槐树叶一起消失在了锁殿血腥的空气之中。

    锁殿,昂族最有名望的魔法用地之一,一直以来对外界封闭不可见,直至派俹地对这强大的庇护魔咒解开了封锁,魔涯的军队便像火山之上飞泻而来的沸浆,喷涌着、咆哮着冲刺进来,势必要带走所有的生命气息,用烟暗冲撞掉一切反抗的暗流。

    ......

    独臂人的清除行动正忙得不可开交,忽然一只瘦骨嶙峋的烟猫窜到他面前石狮子雕塑前,刺耳长喵了一声,独臂人侧过头望向右眼戴着面具的追踪者威多铎,威多铎点了点头。

    两人一起走到长廊的尽头,烟猫消失的房间,他们毕恭毕敬走了进去。

    “我在这的时间有限,只想听点有用的。”黯淡光线中一双摩挲的枯手...

    “统领,七天前我获得到墓埃和那个女孩的下落,就像我立即禀报的那样,不知统领您有没有收到...”

    “继续说。”

    “当天晚上,那个女孩她...又消失了,我怀疑她是又一次闯进了未知领域...”独臂人的阐述有些底气不足了。

    “继续说。”

    “我一直保持着墓埃的行踪,后续有一男一女找过他。”

    “一男一女?”

    “是的,”独臂人顿了顿,“他们从不同时出现在墓埃身边...”

    “因为那是一个人。”统领的语气有些不厌烦。

    追踪者蔑视地瞟了一眼独臂人,适时宜地说道:“如果我猜的没错,是那个不成器的吸血鬼猎人,他和墓埃打过交道。”

    “这...”独臂人没了眉目。

    “继续说你的。”

    “之后他们匆忙赶了几天的路,直到今天傍晚时分,他们走进一个打通的山洞,然后,就...不见了。”说这话的时候独臂人感觉比打他的脸还难受,可事实就是他又一次被墓埃给甩了。

    “很好。”

    统领的反应出乎两位魔族首领的意料,面对追踪墓埃一次又一次的挫败,连独臂人自己都觉得颜面无存,他倒不像魔罗习惯于拿墓埃不好对付的说辞给自己打掩护,毕竟他总归咎声称这种厚颜无耻的事只有魔罗能腆着脸干出来。

    “你呢?”

    现在轮到追踪者报告了。

    “那个叫岱普诺的食泪人,他带着缪塔央出古堡遗址后,我跟踪他们一直到蒙及莫大漠边境的本兹林铺子,就在那,他们消失了...我实在想不通,难道他们都约好去了未知领域,可即使那样他们也不可能汇集到同一个地方...”

    “起码我知道了你们这阵子没闲着。”

    统领的这话跟“你们的信息毫无用处”是一个意思。追踪者和独臂人低下了头。

    “他们几个的行踪都在我掌控中。现在,独臂人,你要做的是把守在墓埃消失的山洞前,等指令。追踪者,你,我要你的活死人骑士强化到极致,时刻做准备,就快、他们就快再次派上用场了。”随着话音的消匿那双干枯的手也不见了,房间里恢复了死一般的沉寂。

    ......

    “统领要再次启动活死人骑士,这么大动作,你怎么看?”独臂人暗自思忖,嘴上却假装什么都不知道地问威多铎,“自打迷竹林攻陷后就再没收到有关泪竹的正规指令,连对焕-汀那个女孩也只是监视行踪而已,现在,他们一行人的行踪又完全不在我们的掌握中,统领没责怪,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刚才你失聪了,没听见统领说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中么。”虽然嘴上是这么说,可追踪者的心里不比独臂人疑惑少,按理说这等任务如果不交由给自己,那就是派俹地那个独来独往的吸血鬼了,可据他所知派俹地别有要务在身,并没参与追踪墓埃和泪竹的下落,况且其它放下不提,追踪的本事他还是有自信胜过派俹地的,那么,统领究竟把这个任务交给了谁...难道又是传言中和已经死去的信息员一样始终未曾露过面的另一神秘人?

    “辛图夫妻的下落还没搞到?”追踪者转换了一个较为轻松的话题扯出来。

    “魔罗那个白痴,要他抓死的容易,可统领要的是活的,辛图夫妻还总跟维斯肯郡那妖女混在一起,不免难办。怎么?这事统领失去耐心了?”

    “还没,也快了。魔罗...哼,我真替他的前程担忧。”追踪者冷笑了一下,离开了。

    独臂人在他背后狠瞧了他一眼,不自在地看着破晓的天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