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魔法棘 第10章 独臂人的邀功

时间:2017-10-11作者:Xve小新

    紧急之下戈觅浓挡在焕汀前方,可他这一举动是白费力气,他总是忘记自己的透明组分。抽血蝙倏地一齐穿过戈觅浓,直逼焕汀狠啄,焕汀抱住头部蹲下身,可动作急、烈、准的恶魔第一嘴还是刺进了她右耳旁的脸颊,瞬间一块伴随着神经抽痛感强猛的紫斑生了出来

    “嘿!嘿!叫这群臭鸟停下,这位是群魔会的特权人,不是我送过来给你们当鸟食的,停下!”戈觅浓不悦地大喊,“我应该是跟独臂人首领打过招呼了的,你们这帮臭鸟”

    一声铃铛的摇晃,抽血蝙停止了叼啄,退回到监狱其它地带。如此短的时间内,焕汀的左臂就已受到两块啄伤,剧烈的抽痛让她站不起身来,她想用右手捂住左臂的伤口处镇压疼痛,可刚一触及疼痛感就剧烈升级,拽扯她全身神经抽搐,整个人骤然倒地

    “噢,可怜”中性音幽灵叹了一声。

    铃铛声止,伴随来一腔掷地有声的男低音,“她是你说的特权人,戈觅浓?”

    发话人正是独臂人魔拜。身披棕色燕尾边斗篷,脚蹬沟壑纹长靴,深陷的眼眸死死盯着幽灵团的领袖,浓厚的黑眼圈描重了他面目中所有残元素。

    “是的,是这么回事,这个女孩是群魔会中获得特权的昂特,她的特权是来参观地下魔狱,她已”戈觅浓差点说漏了他私下与特权人签订灵魂转让契约的事,他闭合了一下嘴,又张开继续说道“已被你们的蝙蝠啄伤了。”

    “这点小伤”独臂人鄙夷地观看了两眼倒在地的特权人,“她既然要求来这里参观,就应当抱着别活着再出去的准备,不是么?”

    “噢不不,参观和送死还是两码事,我负责带她参观,就有责任保证她的安全。”

    “戈觅浓,你们胡闹的事情统领知道多少?这种事要真传到他耳里,我保准你的群魔会”

    “群魔会是历来都要举办的,没有胡闹这一说,独臂人首领,我向来敬重您,也希望您能够尊重我。”

    “当然,”独臂人讪笑了两声,“需要我安排两个守卫帮你抬着她继续参观么”

    “那将十分感谢。”

    独臂人做了个不屑的手势,两个地狱守卫走前架起焕汀,焕汀的意识有了恢复,痛觉也开始在身体各处此起彼伏,她紧紧皱着眉头。

    不堪一击的昂特独臂人瞅都不想多瞅一眼,他转身离去,斗篷一扑,他迅疾又转过身来,一个箭步迈近群魔会的这名特权人和她腰际间的绿剑

    “独臂人首领,怎么了么?”戈觅浓战战兢兢地发问。

    魔拜斜眼瞅了一下他,“这里没你的事了。”

    “什么”

    “我说,没你的事了”独臂人一字一句凶狠地脱口,吓得幽灵戈觅浓不敢再放声,他识相地退离了。

    “你们风风火火的这是去哪啊?”黑菱格一脸纳闷看着隔壁的绿裙子老板娘,最近她来的次数越来越频繁。

    “去领她的高价糖果。”白菱格满脸嫌弃地回答说。

    “糖果能有多贵?”

    “三个银币一颗,你说呢?”

    黑菱格诧异,“啊!三个银币,赶一口普通棺材的价格,你这个女人疯了吧”

    “就让我多花三个银币我也不会用来买棺材。”绿裙子老板娘揶揄着说,“其实又不是”

    “又不是什么大事”白菱格挡住了绿裙老板娘即将说走嘴的话,毕竟打碎的九个糖果的钱不都是由绿裙老板娘出的,出于仗义,她自己主动提出掏三分之一,所以她一会儿也会从奇异糖果屋那里拿到三颗糖果,这可是九个银币,等价一口等棺材,绝不能让黑菱格知道。

    “好了好了,赶紧走吧。”白菱格心虚地催促着绿裙子老板娘别再多废话,她们一起走出棺材铺,朝对面的奇异糖果屋走去。

    一进屋,风铃照常响,那根尽职尽守的扫把也还在,一如往常跟着她们脚后跟清理,仿佛她们真的有多脏似的,白菱格不满地白了扫把一眼,仿佛真有一个多事的管家婆遭到她的这一白眼了似的。

    这回墙面的镜子没有用布遮盖,镜子里的人早就恭候多时,正闲来无事摆弄他的账本呢。

    “生意怎么样?”听去像是句客套话,可白菱格脸的表情怎么看怎么也没有客气的成分。

    “不好啊,冷冷清清,门可罗雀。”

    “卖这么贵你不冷清谁冷清”白菱格心里嘀咕着,嘴笑着说:“哎呀,新铺子刚开始都这样,习惯几天就好了。”

    “我们的糖果呢?”绿裙老板娘欢快地询问,她从昨天晚就一直在期待糖果的出炉,因为早就耳闻过五兄弟家的奇异糖果,是这样闻名遐迩的巫师做出来的,她觉得就不会错。

    在白菱格看来,这种东西就是麻痹人思维、陷入幻想、浪费时间的东西,不过人就是有这样一种共性,即便在理性层面可罗列出种种缺点,碰主观层面好奇心只这一项,就可以将阻滞逐一打破,尝试之心蠢蠢欲动。

    “都准备好了,你们两个怎么分配?”男巫发兹林笑着问。

    “什么怎么分配?”白菱格皱着眉头。

    “你们那天打碎的九颗糖果里,有三颗是一样的,两颗是一样的,剩下四个各一个样。两颗一样的你们两人可以一人一颗,不过其它的该怎么分呢?”

    白菱格和绿裙老板娘四目相对,“反正我只买三颗,那就抓阄吧,我从九颗里抽出三颗,很简单。”

    “用不用先把那两颗一样的单独分配一下?”

    “不用这么费劲,我总不至于一下抽中那三颗一样的吧”

    “可以你要是抽中了三颗完全不一样的,那留给我重复的就多了。”绿裙子老板娘揪着下嘴唇分析说。

    “好吧好吧,”白菱格挽起袖子,没想到这个女人比自己还斤斤计较,这时发兹林已经从镜子里面向外推出了九个装有彩色糖果的瓶子,瓶子都有标签,“喏,我先把重复了三个中的一个挑出来,重复了两个中的一个挑出来,还有一个是属于我的,我可以挑选一个吧?”她扭头看看绿裙子老板娘。

    “那你挑吧。”绿裙老板娘露出一幅割爱忍让的模样,抿了抿嘴。

    白菱格旋转着剩下的四个瓶子,把标签都旋向自己,她搓着手指头,眼神从“嫁入黑森林的茶施”转移到“阿糯的历程”,转到“梦哩的爱情笑记”,再转到“高级魔法师的学徒”,最后斟酌了一下,伸向“嫁入黑森林的茶施”。

    “我要这个。”她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