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魔法棘 第24章 戈觅浓的开场

时间:2017-10-11作者:Xve小新

    (..la),最快更新魔法棘最新章节!

    地缝冒着雾气,雾气腾起幻化成形,柔软宛转,弯曲邪魅,灰蒙中穿插酱紫的浅影,一个个幽灵张牙舞爪,狂虐摇曳,层层累高,某种驱动使他们集中布局,首尾相接成一个圆形,而圆心就是这五个胆战心惊的非魔力拥有者。

    “我要执行的特权是带出我的女儿!”焕-汀身旁的老头突然使劲捂住心脏位置,睁大眼睛,像魂魄被被摄走了般的面相狰狞,他连续说了三遍这句话,然后狠狠抓住焕-汀的手腕,“我的女儿在魔罗堡垒,带她出来,如果我选对了,我得到的特权,是带她从那恶魔之地出来!”

    “他疯了。”那个丈夫惊愕地喊了一句,与妻子抱得更紧了。

    焕-汀开始也以为这个老头被吓得神志不清了,但是她渐渐弄懂了老头不断重复的关键词含义,像是预感到死亡将至,他在抱着最后的侥幸做着最终的委托...

    他的右手更加贴紧胸脯,左手指着一个方向,一个颤栗,他的面部僵硬了,像一个石像向后砸去...老人死了...

    幽灵的恶嚎变成了讪笑,一层层降下,狂妄的气势有所收敛,大概是一个昂特的突发死亡让他们意识到了这些个阶下囚不经吓,恶意得悠着点展露才妥当,毕竟群魔会塑像基底的选拔还用的上这几个昂特。

    整体大局的恫吓暂告停止,零散的捉弄还在继续。焕-汀感到脑袋中某种无形的东西在被来回撕扯,有人在读她的思维,或者在汲取她的记忆,这些幽灵善于剥夺跟意志相关的一切无形之需,就和本能一样的不受控,他们惯于实施此种伎俩进行挑逗,并乐此不疲。

    “欢迎仪式就这样了,可爱的小昂特们,不要太害怕唷...”

    一个分不出男声女声的中性音飘荡在四个非魔力拥有者的耳边,原来是音先到形后至,尾音已过那个发话的幽灵才环绕着阶下囚顺逆时针转换着转悠。

    幽灵不做变幻的时候就是透明泛着紫影的人形,轻蓬蓬没有坠感。透过他们身躯非魔力拥有者看到几米远处几个带兜帽的黑衣人双手驱动建造出来一个大看台,看台的下方生出四把椅子,椅子就是为这四个昂特准备的。

    “坐过去!”

    中性音发出命令。

    焕-汀,小男孩,那对夫妻四个人簇拥成一团,保持着对东南西北各个方向的恐惧和警惕移步到木椅处,焕-汀无意中触碰到男孩的手,比夜间的凉风还要冰冷。

    幽灵们饶有兴致地跟着昂特把中心也移到了看台,群魔会开始了。

    “请坐,下面,由我,幽灵团的领袖...我让你们四个请坐!”中性音的发出者瞪视着台下快被吓破魂的昂特,看到他们顺从他的喝令坐下后目光转变成斜睨,继续自我介绍道:“由我,幽灵团的领袖,戈觅浓,来主持...”说到这他停顿了一下,留出台下各位捧场的欢呼时间,“如果你们四个昂特中上半年有幸参加过群魔会的,就知道上半年的那场也是由我举办的,不得不说,近来伟大的魔族举行群魔会的频率越来越大了,这说明了什么?亲爱的同志们,说明魔族的侵占屡屡告捷,魔族又重新崛起了!”

    台下一片震耳欲聋的嚎叫,夹杂着呼哨声和咆哮,咆哮只为做得寸进尺的烘托,烘托魔族强势回归的不可匹敌,向一切事物做出挑衅和警告。

    -----------

    -----------

    “你说的那个魔法遗址在沙漠中?”盖蒂儿难掩吃惊。

    梭朗终于还是禁不住追问向她道出了实情,“是的,要拯救我那个困在失败梦境里的养父,这是最好的办法,不然他醒来跟死去也没什么差别了。”

    “也就是说,你最终还是要回到那座遍布驼峰兽的堡垒?他对你真的这么重要?”

    “他是我的启蒙人,是给我最大影响的人。”

    “可他却在你七岁的时候抛弃了你。”

    “他有苦衷。”

    “那个年纪你就能看明白?”

    “那个年纪我还能筑梦呢。”

    “你是挺奇妙的...”盖蒂儿欣然露出钦佩的眼光。

    “奇妙?”梭朗对这个形容感到又可笑又可爱,对此种评价他有所保留。

    “那么...”在盖蒂儿脸上流露出一种异样的神韵,她在做一个决定,这个决定的犹豫点是权衡利弊,不过被掩埋在她惺惺作态的幼稚神情里了。

    “我跟你一程。”她说,大眼睛里闪着亮光。

    这句话说得太突然以至于让梭朗呆愣了好一会儿,他刚想说一些为她着想而阻挠的话,被她阻止了。

    “我的未婚夫抛下我,我现在形单影只,就算到达港口也无济于事,你如果不嫌弃我们可以结成伙伴。”

    “嫌弃?不!”梭朗绝不会将嫌弃这种修饰用在他这位救命恩人身上,他带着一种敬意和矜持,不想表现出任何具有冒犯性质的举动,就是因为他捧她在心里为珍贵的赐予,否则他一定会对她说千百句他爱慕她,殊不知自己对她这种真诚清澈之情是源于对另一个女孩的错位。

    “你怕的是...我生命里注定的某些噩运连累到你,我从不觉得我的命运之路是坦途,更别提阳光普照,我这么说你别生气,我是筑梦师,你可能因为这个产生了某种好奇心,就像我当初对魔法充满了奇幻的念头一样,但是满足好奇心有时候所付出的代价,前后两者在天平两端称重量的话,很难预料哪一边重量更大,我这么说你明白我的意思吗?你千万别误会我不想和你作伴,我说过汉留塔是我的启蒙人,是浇灌我成长的人,那么你对我来说,就是在我被连根拔起、奄奄一息时的雨露、阳光和水,你对我有着无法言语的重量,原谅我描述得让你迷糊了,我所要表达的...”

    盖蒂儿虽然对他所说的“雨露、阳光、水”一头雾水,但是后一句话她捕捉清楚了,不管这个筑梦师想表达什么,她反正知道了自己对于他是很重要的,有这一点她就放心了。

    “那就带上我一同去找那个魔法遗址吧,那里也会有宝藏吗?”她问。

    宝藏?当然有,那是那个古堡里价值最低的呢...我的光芒还真是单纯的可爱...梭朗笑着凝视着盖蒂儿,心里面想着。他在心里念她的时候,就会用“我的光芒”这个称谓。

    盖蒂儿再次用一脸的幼稚神情掩盖心里的欣喜若狂,宝藏!她如果拿到宝藏,首先要把自己粉饰成女王!其次,如果见到她那个未婚夫,她会选择拿一部分来砸死他;最后就是开始发愁该怎么有计划的挥霍了。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