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魔法棘 第22章 赴群魔会

时间:2017-10-11作者:Xve小新

    一段悠扬的口哨从黑菱格口中惬意地流出,他觉得今天晚上自己会有心情吃下七块南瓜饼。

    “你干嘛心情这么好?”白菱格其实心情也不错,最近的一切都很顺利,棺材的订制量增多了,讨厌的房客也不见踪影了好久,她决定今天要在南瓜饼里填充甜豆馅,犒劳犒劳嘴巴。

    黑菱格终于不再揪着地图不放了,他安下心来,摸摸自己的肚子,“回到正轨上啦,两个蓝点都在按原定的路线移动,运棺一切正常。”

    “两个蓝点都?那也就是说你现在区分不出哪一个是我们的小朋友喽?”

    “总有一个是,这就行了。”

    “可是我还是好奇另一个会是什么人戴的,他们是走在一起的?”

    “不是,一前一后,前面的速度比较慢,后面的速度比较快。”

    “那你觉得快的是,还是慢的是?”

    “总有一个是,这就行了,我说,你赶紧去做南瓜饼吧,这个点不该是肚子饿的时候呀。”

    黑菱格要是知道两个蓝点哪一个都不是焕-汀,今晚绝对连吃一口南瓜饼的胃口都没有了。在前面移动缓慢的那个是梭朗,在后面移动快的那个是魔罗副手。虽然这两部分人没有发现彼此,但的的确确走的是一个方向,如果任何一方都不改变路向,迟早他们会相遇的。

    ----------

    ----------

    “我听说地下魔狱在的士路鹰,你带我走的路不到那里。”焕-汀在脑海中勾画着图纸上的内容,确信她们要是一直这么走下去是不会到达的士路鹰的。

    “你要是知道地下魔狱在哪,还来套我的话?”食泪人充满不屑地瞥了她一眼。“我说过带你去就一定是带你去,又不是什么好地方。”

    “我只是有疑惑,问问是可以的吧。”

    “可以?当然,就当成满足一个将死者的临终遗愿,你想知道什么尽管问吧,我想告诉你的我自当回答。”

    焕-汀察觉,这个女食泪人试图灌输给她一种此行必定是赴死的恐惧,好满足作为旁观者或是局外人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新鲜感,而这也恰恰激励起了焕-汀心中的执念,救出塔央和死,无非是在这两种结果中选择,前者是她的希望,后者她无所畏惧。早在焕-芙逝世的那一天起,死亡对于她就不再是遥远的概念,死亡扯走了焕-芙,死亡便成了她最亲近的对手,随时随地可以死,因此随时随刻接受战斗。

    “地下魔狱不只一个入口?”既然食泪人这么说了,焕-汀也就开问了。

    “当然,魔族的等级区分很严格的,出入口就是一个很好的映射。你说的,的士路鹰那个入口,别想了,估计自从我们被释放之后那里该是看守最严密的入口。”

    “谁释放了食泪人?”

    “老骨头的儿子。”

    “老骨头是?”

    “跑题了啊,打听这些跟你不想干的事干嘛?”

    焕-汀抿了抿嘴,“那,我们现在要去的入口是在粲尼罗本土上?”

    “当然,每届的群魔会都在粲尼罗举行。”

    “群魔会到底是做什么?”

    “知道幽灵么?”

    “不知道。”

    “没有肉体的浅层魔力拥有者,也就是死亡后的灵魂被激出现形,成了透明的幽灵,没有躯体的实质,没法掌控主体魔法,所以能拥有的那丁点魔力无非搞搞恶作剧的层次,不过扬长补短,他们乐意以多变的恶魔形象自居,而且幽灵善于将正常人的灵魂从躯体中打离。群魔会就是以魔族的这帮喽啰为施行主体。知道群魔会是干嘛的么?”

    “不知道。”为了不断掉食泪人的阐述兴致焕-汀的回答尽量简短明了。

    “看来断竹选中的昂特还真是见多识广啊,什么都不知道。那你总该知道迷竹林和香水伊吧?”

    “知道。”焕-汀怎么会不知道看林人呢,她大概猜到食泪人话题的方向,“你是想说最近一次迷竹林被攻破,看林人的死讯吧”

    “嗯啊,整得香水蚁到处爬散,都说香水蚁是有灵性的,可这回算是全完蛋了,又跑题魔族呢,历来的惯例,每每获得大的胜仗都要举行一次群魔会,其实说白了就是那群无所事事的幽灵集中在一起的庆祝搞怪,后期演变出了模式,便取名为‘群魔会’。”

    “群魔会具体是做什么呢?”

    “我不是正在讲嘛,别插嘴群魔会呢,这次针对的就是迷竹林的告捷,众幽灵中选出一个最具恐吓力和威慑力的形象作为魔族此次告捷的战胜标志基底,塑成雕像,立在他们的战胜区,迷竹林,从此,世人便知晓那是一块曾经属于昂族现刻已被魔族攻陷的无人区。”

    “攻陷了对手再立尊雕塑”

    “猖狂上彰显猖獗,那是流在魔族血液里的性格。不过这次的群魔会传言闹出了些事端,谁都知道攻陷迷竹林的领导人物是追踪者威多铎,故而他的心腹提议此次代表胜利的雕像应该以追踪者本人为基底建造,说得过去,但是贴靠另一势力的魔族不买他的账,他们煽动幽灵以维护惯例的名义反对直接采用追踪者个人形象为代表雕塑,仍旧举行群魔会,从会中选出一个恶魔形象。”

    “另一势力?”

    “魔族内部现以三股势力矛盾较激,一股是追踪者和独臂人为首的,一股是据点刚刚建成在粲尼罗的魔罗为首,还有一股是魔驭,据说魔驭和预言者的关系不错,而预言者深得魔族统领的心。”

    “预言者是什么人?”

    “那一类人,很多昂特会把我们和那一类人搞混。跑题了,亲爱的,你应该关心关心你作为一个昂特,是以什么资格参加群魔会。”

    “参加?”焕-汀感到意外。

    “是啊,难道还是邀请?每届群魔会都是有昂特参加的,毕竟幽灵的那点实力,也就是表面功夫,吓唬吓唬非魔力拥有者的大众,所以当然,需要昂特来切身做个实验,看看会被哪个恶魔形象吓得够呛,那么哪个恶魔形象就更具有实用价值喽。”

    “意思就是说,把什么样的假猫放在老鼠区要根据老鼠害怕什么样的猫而定。”

    “不完全是,除了恫吓昂特树立威信,我说了,还有魔族骨子里头那份彰显欲望,能够代表魔族形象的,可不能恐怖得太普通了。”

    “每次会有几个人参加?我是说像我一样的人参加这个”

    “四到五个那样。”

    “这些人是怎么落到魔族手里的,我该怎么混进去?”

    “不是的,都是自愿的。虽然我不清楚你是为了什么,但这些自愿参会的人差不多是一类人,一类敢与魔鬼做交易的昂特。”

    “你是说,他们将生死置之度外?”

    “因为他们的生不如意到靠近死,所以用自己的烂命来做个破釜沉舟,未必不是捡了便宜,我一直欣赏征伐者墓埃说的一句话:侥幸心理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

    “征伐者墓埃?”

    “又是一个和你无关的人。”

    “你说的那一类人我还是不很明白,如果是因为过着生不如死的生活,寻死为什么要以这种方式?”

    “谁说他们要寻死?他们是赌命。”

    “跟幽灵赌?”

    “对,跟幽灵赌,未必不是捡了便宜,来参加群魔会的昂特,人手一份投票权,代表魔族将屹立在迷竹林的恶魔形象一经选出,投票没投中的昂特将任人宰割,投中的,就获得了一份特权。”

    女食泪人睁大眼睛看着焕-汀,仿佛此刻的她将授予她一份同等诱人的特权一样。“支配幽灵为你做一件事的特权。”食泪人说,“而你,如果有幸获得这份特权,你就可以要求幽灵带你进入地下魔狱”

    焕-汀怔了怔“谢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