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魔法棘 第8章 又一个未知领域

时间:2017-10-11作者:Xve小新

    “啪!”

    焕-殇被重重地摔落在地,右手依旧紧握泪竹,左手里是一块衣布。

    体内器官被搅乱了般的难受和不适使她不停地干呕,她拖着身体靠向身后的大石,急需恢复体征的平稳。

    “发生了什么?”她自言自语环顾着四周,努力回想刚才发生的事情自己追踪一个食泪人来到了墓地,女孩已经死了,食泪人出现,之后塔央他们赶来,食泪人要逃离,她抓住了食泪人的衣衫,然后就来到了这个陌生的地域

    “未知领域我又进入了未知领域?”

    她打量着四处陌生又奇特的景象,再看看攥在手里的衣布,是从食泪人身上扯下的,她回忆着那本书的内容便明晰了是怎么一回事,那个食泪人在要回到他们食泪人领域的时候自己抓住了他,就被一同带了进来,只不过由于他不能携带第二生命体,于是她就被甩到了另一个未知领域,这里。

    “竟又一次进了未知领域”焕-殇把剑插回去,扔掉了那块布。放眼望去,山丘上遍布着大小不一的古怪房子,也许它们是叫房子,因为有冒着炊烟的烟囱,还有头尾相接的篱笆,只是那些房屋的大小实在是参差不齐,小的只有正常成年人一半高,大的却能有其几倍之规格。

    正观察着,焕-殇愣了一下,她感到后背有些不对劲,她靠的东西在动,事实上那东西是有温度的她猛的站起身回头看

    “噢”她不禁向后退了几步,自己靠着的居然是头大象。

    她以前从没有见过象,倒是听竹林看护人描述过象的长鼻和两颗大象牙,再加上庞大的身躯,她便很快将其与之对应上了。

    这只象肩高接近三米,它刚刚也许是在休息,正巧成了殇的倚靠,现在它站了起来,大概是要离开了。

    “不用害怕,这个大块头温顺着呢。”从象身的另一侧走出个胡须鬓发全白的老人,脑袋下连着微微发福的大体格,躬着背却也比焕-殇高出一头,不过他的双眼倒是炯炯有神得与这把年纪格格不入。

    “嗯我不知道我这是来到了哪里。”焕-殇很有礼貌地对老人说。

    老人端详了她一番,“你该是另一个世界来的?”他不是在问她,只是在斟酌着往下要说的话时顺带出的一句话,“瞧你的样子,我就猜得到。要在你们那里是该叫我爷爷吧?虽然我活了刚过五十天,也许早就过了,”他自己又摇了摇头,“也许还不到嗨,记不清了。”

    “五十天?”焕-殇想这位老人可能糊涂了,“您想说的是五十年吧。”

    “喏,没差了,你就是那个世界的。”老人轻轻抚摸着大象的象鼻,那样子就像给一只花猫抓痒般亲昵。

    大家伙温顺地把脑袋俯贴到地面,老人踩着象鼻子顺着它的头往上爬,爬到一半时回头冲殇招了招手,“一起上来吧,作为我的客人。”

    “可以吗?”殇心里感到新奇得很,却还是有些犹豫。

    “有什么不可以,上来吧,不想了解了解这里人的生活吗?”老人已经爬到象背上去了,这头大象依旧把头贴在地面,后面撅起的大屁股全然一副滑稽相。

    “看,它也欢迎你,快上来吧。”

    焕-殇欣喜地学着老人的方式爬上了象背。

    “它是您养的?”

    “它可是我这一脉几十代前遗留下的,大块头,看祖辈的记载,他初来时还不适应这的环境呐”

    焕-殇微蹙眉头,心想着老人又在说胡话了,象的寿命也就六七十年,怎么是几十代前遗留下的,但她又不想冒犯老人,只是暗自笑了笑,听着老人继续唠着这头象的故事。

    “它呀,原本也是你们世界的活物,被他最初的主人带了进来,便再也没有离开过,算来在这快八十代了”

    大家伙把他们载到一座尖顶房后再次俯下头,殇跟随老人顺着象鼻滑落到地面。真是欢快又新奇的旅程,她满心愉悦。

    “我们到了,我的房子。啊先得告诉你,这里还有个朋友与我同住,他会欢迎你的到来,不过有时候人会变得比较躁动,那样的话就别理他”

    焕-殇礼貌地笑了笑。

    他们穿过种满了蔬菜的园子,来到房门前,老人伸手拧门把手,门把手一下子谢松了掉在地上。

    “哦,总是这样嘿!可怜鬼,开门。我知道你听见了,快开门!开门”

    焕-殇在一旁呆站着,对老人的同伴充满了好奇。

    “嘿!等我自己进去,你就糟了!”老人弓着背费劲地抠着门缝,好在腰痛病犯了之前他把门打开了。

    “进来吧。”他客气地对焕-殇说。

    殇跟在老人后面进了房子,一股腥辣气味儿扑鼻而来,老人慢吞吞地推开一扇窗。

    “又在搞什么鬼?他昨天说的话真该灵验,嘿!”老人大声嚷嚷着,走进一间门口散落着羽毛的房间,“你在干什么!怎么回事?”

    “噢,你回来了。你猜怎么着,这几种东西混合后不受控制,着起火来烧了我的枕头。”一个细尖声音传了出来。殇跟在老人后面走进去,只见房间内堆满了瓶瓶罐罐,大小各异,形状古怪,还有一包一包东西不知道是什么。殇看到几个上窄下宽的瓶子正用烛火加着热,里面的液体沸腾着冒出呛鼻气味正奇怪着,突然“砰”的一声,其中一个瓶子炸裂了,液体溅得四处都是,这时她看到一个个头只有老人一半的男人跑过来手忙脚乱的处理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