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魔法棘 第14章 梭朗的第五次协助筑梦

时间:2017-10-11作者:Xve小新

    ,更新快,,免费读!

    “视线清晰吗?”梭朗问。

    瘸子坦丁不奇怪他这么问,因为他视野里的东西全部像罩了层薄纱一样,“都是点点,为什么?”

    “魔法资质不够,还没开始筑梦视线就不清了...”

    “现在开始了么?我们开始了?”坦丁原地转了个圈,他们站在长宽高任两组合都是纯白的空间里。

    “抓紧时间吧。”梭朗点了下头,忽然间十几个陌生人冒出来零散分布在他们周围,每个人都侧脸斜睨着他们。梭朗连忙走到坦丁跟前拽他的胳膊,“嘿!别这么快!你会把你本来就不多的魔力耗在建筑陌生人身上,你喜欢你的余生里全是陌生人窥视你?赶紧停下,老天,你的潜意识里竟然这么在乎外人的评判...”

    “什么,他们是我筑出来的?”

    “当然了!”梭朗瞪了他一眼,“既然已经生出就不要管了,现在,平静下来,把我让你之前勾勒好的梦境,也就是你想要存活的余生场景,缓慢、平稳地在脑海中放映出来..一定要稳,要慢,要确定,不要在筑造其他没用的事物了,你的魔力不多,耗费不起...”

    “我知道,我知道,别磨叽了。”坦丁嘘了口气,扫视了那十几个陌生人一下,然后把眼睛闭上,开始回想自己先前已勾勒好的画面...

    ...他一直喜欢沿着散去了商贩的集市行走,人们都散场后留下一片狼藉的烂摊子,地上扔着各种乱七八糟不具备买卖价值的遗留品,烂菜叶,烂水果,碎鸡蛋,生肉渣,几只脏兮兮的流浪狗在这堆垃圾里找寻它们的食物,欢快地嗅着,偶然当他一瘸一拐路过它们时,它们小心地偷瞄他几眼,待确认他不会拿棍子赶他们离开或是觊觎它们的美食,它们就会继续低头觅食,可仍旧提心吊胆。并不是这些流浪狗的境况让他存有虚伪的优越感,而是每逢遇到处于困境的生物会让他有感靠近人性的善良。他的一生,没有在脑海中深思过有关人性的考量,但在他主观意识所不知的潜意识里,是有某种心之所向而驱动着的东西滋生,这跟过去他的生活里太多生长在优越环境下的人伤他太多情感有关,故此他注意外人的眼光与评判,从而更好地选择哪些方向适合躲避,便可以包裹住心灵不受囹圄之困,同时也更好地感知出哪些方向适合他涉足,让他踏上心灵的净土。

    ...集市的尽头便是他小屋坐落的地方,有几户邻居,不多也不少,不吵也不闹,有一个小花圃在屋子后面,还有一个与邻家共用的小菜园在屋子侧面。屋内是他体格依旧硬朗的母亲,和他整天研究木工的父亲,因为他的魔力不多,他将就近设想出他未来的妻子,那就是他邻家的女儿,现刻正胳膊肘抵着阳台发呆呢。

    ...忽然那个邻家的女儿望向他,她仿佛不觉得他外观丑陋,仿佛看到了他柔软平和并带有一点私心和虚荣的内在,她的眼神在告诉他,她能看得到他的优点,并能接受他的缺点,他感到惊讶,竟然有人可以这样的与自己相磨合?片刻后他才明白,这是他自己意识里的人物,当然会更加理解他,以他为中心。

    ...他还要养一只瘦猴,于是一只白脸卷尾猴从他脚边经过,跳上了就近一个摊位的架子,挑逗着地上觅食的两只黄毛狗。

    “暂停一下,”梭朗用命令的语气制止住坦丁,“不要再铸造细节了,你的大环境?你的食物来源?这些必备的条件要放在首位铸造出来。”

    梭朗视线里模糊的小点儿已经连成了线,他体内所剩的魔力不多了。

    “大环境...”他有些慌张了,木讷地看着梭朗,想要寻求一些提示。

    “比如你喜欢生活在蓝天白云下?你的房子在山丘上、平原还是海边?不过瞅这样子应该不会是海边...还有很重要的,食物来源,想出一个...比方说耕地和种子?一个大型粮仓?牲畜不能只有狗和猴子,至少想些能下蛋的家禽...现在你只能紧着这些重要东西想了,明白吗?”

    “明白,明白,别磨叽了,我现在就来想。”

    瘸子坦丁的视线越来越模糊了,如果梭朗具悉坦丁体内还剩存多少魔力就不会建议他再来筑造大环境。

    ...五只母鸡和一群山羊出现在房子周围,一片耕地,两袋种子,一口水井...

    “视线怎么样了?”梭朗感到紧迫地追问他。

    “还行...”

    “还行?我要知道你的视线到底怎么样了?成条了吗?”

    事实上在卷尾猴出现之后瘸子坦丁的视线里点就已经连成线了。

    “呃,还行,还行,别打断我,我记得还有个重要的事,想不起来了,不要打断我...”

    “你的梦就能筑到这了...”梭朗看到坦丁紧皱眉、眯缝眼,脚步也不稳了,他必须就此停止筑梦。

    “不不,再等一下...还有...”

    坦丁要的蓝天白云和绿地沃土还没有筑造出来,他在极力回想他落下的一件事,是什么...他的思维开始混乱,空白...

    “由不得你了,坦丁,再继续下去会很危险!”

    “不至于,我还可以再想出一些东西...”

    梭朗讶异地望着他,他把他们进入梦境前协商好的都抛至脑后了,“你的魔力支撑不下去了!你会把我们拖进空白领域,刚才建筑的梦境也将不复存在,这是筑梦的禁忌,适可而止!坦丁!”

    “可是我的蓝天白云和草原,大环境还没有...”

    “我早应该知道你魔力撑不起筑造大环境,这样就可以了,坦丁,不要冒险,你会后悔的。”梭朗脸上异常严肃的神情在瘸子坦丁身上起作用了,周围没有东西再冒出来,梭朗长舒了口气,“现在,我要出去了,筑梦结束,切断所有思想,接下来知道该怎么做吧...”

    按照先前梭朗告诉坦丁的,筑梦结束后要经历一个较为痛苦的时刻,那就是和死亡感觉一样的窒息,躯体要真正的死亡才能开始活在梦里。他需要摒住呼吸,自己把自己憋死。

    “等一下,让我想想该怎么做...”坦丁明知道该怎么做,他只是在拖延时间。

    “你现在最不该做的就是想,结束你的生命,摒住呼吸!”

    又一个人凭空冒了出来,就站在他们两个旁边,看着他们。

    “嘿!”梭朗真的动怒了,他抓起瘸子坦丁的衣领,“我在冒险帮你筑梦,别害我!”

    又一只猴子出来了,蹿到看着他们的那个陌生人肩膀上,唧唧咋咋叫着。

    “坦丁!”梭朗狠劲晃动他,胳膊上青筋暴起。

    在梭朗紧迫催促下一直紧闭双目的瘸子坦丁忽地睁开眼睛,“我想到了!我不要再是个瘸子!”

    “坦丁!停下!你不能肆意改变自身状况,这是最危险的!”

    “为什么不能?”

    “一个人身上后天形成的任何一个岁月的痕迹都不可以变动,变动后你就会彻底的死,明白吗?没有梦了,彻底的死!”

    瘸子坦丁左手拇指和食指夹着自己的腮帮处,他思虑着,眼球来回转动,“不,我这不是后天形成的,是天生的缺陷。”

    “你在骗我。”在这种关头下坦丁说的话已不能博得梭朗的信任了,他看到他被肆意制造余生的主控权冲昏了头脑。

    “不,我没有说谎,这只腿从我学会走路时起就是不利索的,一定是天生的...”

    “你在自欺欺人,坦丁,我要出去了,你最好按照原先说好的做,不然我肯定你会后悔...”

    坦丁把夹着腮帮的手放下,他低下头,抚摸着自己的左腿,满脸痛惜,这条腿在他的前半生里绘满了阴影...他抬起头,望着梭朗...

    梭朗后退着步,开始了脱离坦丁梦境的准备...他知道情况要失控了,一旦坦丁不按事前的约定妄自作出决定,他会在梦境坍塌之前出离回现实...

    瘸子坦丁朝着后退的梭朗慢慢走着步,一抹坚定划过他眼中...

    梭朗在脱离坦丁梦境前一刻看到坦丁不再一高一低的步履了,他这次真的没有说谎。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