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魔法棘 第1章 香水蚁

时间:2017-10-11作者:Xve小新

    ,更新快,,免费读!

    黑蚁用触角探她的指甲盖,她故意保持不动,为它搭建手指桥想帮它度过碗柜的沟壑,但这只小蚂蚁折返了。

    天穹像一个擎着巨大阴霾的老人,面色黯淡,雨海快兜不住了,云层压得低低的,却又迟迟没有动静。

    蜡烛撒下的惨淡烛光并没很好地起到照明作用。小焕-殇瞅着黑蚁爬下了碗橱,于是收起自己的手指桥,望了一眼还在沉思的父亲,父亲的脸背着窗户,阴影打在他全部脸上,让他成了一个没有生机的雕塑。小焕-芙描摹好最后一张画后打了个哈欠,她困了,于是脱掉鞋子跑上床榻,钻进了被窝,只露出拨锣鼓似的小脑袋,用一只胳膊杵着,圆咚咚的眼睛瞧看着父亲和姐姐。但很快她的目光迁移向另一处地方,她看见一排列队整齐的蚂蚁越过门槛进驻向屋子里。

    母亲失踪的这两天,父亲如同失去了说话能力,但如果能越过人皮囊去探瞧内心深处的精神世界,就会发现那里如同汹涌的波涛拍打着海岸,愤怒的海浪此起彼伏,与狂躁的暴风撕扯、纠缠成一体,上空飘散着忧郁愁苦的雪花,不时被卷入到愤怒的涡流之中...好久这风暴才平息,好久这海浪才退去,可是落到海底深处探看,那里最适合埋藏布满怨念的咒币。

    人从本来心满意足的幸福生活一下子失足跌落谷底真是命运最拙劣的手段。

    窗外有了动静,父亲大步走过去。

    是一只信鸽。

    他取下字条,短短的半页纸却够他凝视好久。

    “万恶的筑梦师!”

    这几个字纯粹是咬着牙说出来的。泪水伴随着愤恨的言语顷刻涌出,但他又马上抑制住了这种情绪。

    蚂蚁排队路过焕-殇的脚边,然后便迷失了方向。

    焕-殇和焕-芙在父亲宽阔的背后呆呆地张望,她们希望能够从父亲口中得到只言半语,以打破这种死寂的气氛,却谁也不敢张嘴去问他。

    良久,他终于转过身,目光从仇恨回归到一个父亲对之于孩子的凝望,只可惜他无暇让自己做深刻的考量,情况已经恶劣到他不想让自己再来做最坏的打算,此刻的情感冲破了理智要求他只能执一颗义无反顾的心相信问题可以被解决,不这样的话他就会疯掉。

    “我出去几天...”这位父亲欲言又止,他低下头,一会儿向左看,一会儿向右看,似乎在愚蠢地奢望能够从脏乱的地面上找到什么可以让情绪平复的药剂。

    忽然间他好像下定决心了,他大跨步走出屋子...两个女孩儿慌张地追了出来...他忽地转过头来,吓得她们立即停住了脚步...他不是要喝令她们老实回房间去,而是忍不住要回头再看她们一眼,他的两个亲爱的孩子们...他又走回去,蹲下身子,伤痛的吻着孩子们的小手...

    ...终于他头也不回地走了。

    临走前他忘记了一件重要的事,他没有告诉他的两个女儿山下迷竹林的走出方法。

    他可能以为他只离开几天,他以为他还能够回来,就像每一个以为不会是诀别的诀别场景中经常发生的那样。

    两个女孩儿只一味地哭泣,想不及对离别的父亲说上最后几句话,哪怕是再叫一声“父亲”,她们不能清楚,这一天过后,命运是不是还会给她们机会叫出这两个字。

    较高个的女孩儿捡起父亲丢下的半张纸条,上面写着:梭朗,厄贝斯加,罗德索伽大街......

    这两个女孩儿同时降临在这个世上,新生对于世界总是给它带来了勃勃生机,可世界并不是对每一个新生儿都眷顾得到的。有人说人来到这个世上是来受罪的,这就是为什么人——有别于其他动物——出生的时候是带着哭声的,而且没一个人能记起来他们那时候为什么哭。哭得那么响彻,难道人在刚出生的时候是比人生中其它任何阶段都最聪慧的时候吗?那时候人就已经洞察到世间的苦难与不易?然后随着慢慢的长大,渐渐淡忘了?之后,有的人学会了开心,有的人继续悲伤。

    学会了开心的人,他们把悲伤藏在了哪?这是个可以思考上很长时间的有趣的问题。

    先一步出生的孩子成为了姐姐,取名为艾-殇,后一步出生的叫艾-芙。虽然是双胞胎,但她们彼此一点都不相像,不论是在外表还是在性格,都不。殇除了眉毛像父亲,其它地方长得都像母亲,秀气的脸蛋上,一双不大不小、琥珀色的双眼下面,长着弧度微微下凹的鼻梁,还有那不算丰满的朱唇,她就是那种五官单独来看都算不上漂亮但搭配到一起后给人感觉很舒服的女孩。芙呢,高鼻梁,大眼睛,这都遗传了她父亲的特征,她的面庞十分的精致,她的神色也十分精神,正符合她那活泼开朗的性格:从不想多余的事,也不愿做细腻的活。她爱笑,正对比着她的姐姐爱哭涕。

    事实上,殇是个爱哭、内敛而怯懦的女孩儿,她的身上甚至总是萦绕着不知哪里飘来的忧伤气息,这种忧郁的气质令两个孩子的父亲和母亲都感到疑惑,他们不知道她这是遗传了谁,因为他们都不这样,况且在这样一个完全被大自然环抱的生长环境下、父母尽自己可能创造的其乐融融家庭氛围和他们无微不至的关怀下生长的孩子怎么会带有这种气息?难道某种程度上遗传了她的祖父,他们曾经这样猜测过。

    但是,抛去忧郁的性格,还有一点是最令这对夫妻头疼的:这个女孩,艾-殇,她似乎有心理疾病。

    他们清楚地记得殇第一次能够用完整的句子表达自己意思的时候,她说的那个完整的句子是——“有人在我身边喘气”。

    这句话足足让这对夫妻发怵了两天两夜。多么可爱的孩子,他们的心头肉,她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刚学会说话的孩子是不可能撒谎的,也正因为这样就更令人有凉风吹袭背脊的感觉。作为父母的对于这种情况的担忧有两方面,如果这孩子说的是真的,那该多诡异啊!如果不是,那么能够解释的真相就只有一个——殇的心理不正常。而这两种担忧说给任何一个可以确信自己神智清醒的人都会认为后者才合乎事实,相信前者的人不是唯恐天下不乱的人就是个疯子。当然这对年轻的夫妻没有请教别人的机会,他们凭借自身正常的判断,一定是这孩子心理发生了异常,但他们着实弄不懂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他们从心底里心疼他们的这个女儿,要是她能有他们的另一个女儿一半的活泼、快乐该多好啊!

    事实是,殇的确听到了一个离自己很近很近的、真切的声音,她唯一犯的错可能就是描述得不正确,对比喘息声那更像是酣睡声,一种恬适、轻缓的酣睡声,近得似乎就像在她身体内。在一开始的时候,那声音一出现殇就会停止一切活动,静静聆听那个声音,她屏住呼吸,以确定那不是自己发出来的,但却是从她身体内发出的。也许是那声音与生俱来的缘故,殇并不感到害怕,只是在得知并不是所有人都像她这样能够听到身边有酣睡声后她多少有些困惑,但她困惑的是别人的身边怎么没有酣睡声。这就像从小就见过雪的人并不像那些生活在从来都不下雪的地方的人第一次见到雪时大惊小怪一样,见过雪的人反而会纳闷:这不是正常的么?

    她的父母应该庆幸他们是离群索居在这了无人迹的山林里,如果这样一个女孩生活在人群中,她的自卑感会生长得比她的年龄还要快。诽谤和传播,二者循环在一起会把一个人掷入深渊。而在这里,到处是大自然播种的植被,到处是思维单一的小动物们,人,只有他们一家,除了她,就是剩下的爱她的三个家人,所以她免去了面临因天生迥异而带来的世俗评判,这一点是值得感激的。

    蚂蚁们排着队从屋内出来,触角朝各方向探了探,散开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