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魔法棘 第259章 思念如丝

时间:2018-05-23作者:Xve小新

    “看你失魂落魄的样子,你在思念一个人。”

    小鼻涕虫又钻出壳了。

    塔央在河边给犰狳蜥清理羽翼,焕-汀一个人坐在岩石平台上拄着下巴发呆。

    “那你说我在思念谁,你自以为很懂我。”汀没有音调地回应小鼻涕虫勾起的话题。

    “不是你的母亲,因为你已经得知她现在很安全。”

    ......

    “思念亲人和思念心怡的人,是两种状态,你的状态表现在后者。”

    ......

    “你在思念一个异性,他的名字叫‘梭朗’。”

    焕-汀没能想到鼻涕虫会直接说出了她心中所想之人的名字,仿佛经它说出她才意识到自己想的正是这个人,就是这个人,让自己在夜晚应该熟睡的时候望着星空如白昼一样难以入眠,不能控制自己的大脑什么时候该思考什么,仿佛一个自由的精灵随时随地蹿进她脑海、驾驭她思绪,让她不自觉回想起她和他的过往,回忆的画面一遍又一遍被翻出重现,她回味着其中意味,以前、甚至即使是在发生之时她都不曾想过的东西,现在她却能从回忆里回味出太多意味...这让她欣喜,也让她发狂。她以前只觉得她和梭朗的关系很自然,在一起的时候很轻松,可从什么时候开始,是哪一个节点促使她开始,她已经分辨不清了,她开始思绪纷乱,纷乱中又耐心十足地屡析一丝一线...初次见面,魔术惊变团的帐篷外,她以为的他们的初次见面,他一见如故的眼神,他主动提出要帮她确认躺在玻璃棺内的女人跟她母亲的关系...再见面,趋于幽灵出让契约的隔空调换,她被换到他面前,看着他将为她签下的一纸契约,他将为她牺牲整个灵魂...厄贝斯加的黑白菱格棺材铺外,冬雪飘飞,她和他如遇知己,长谈雪下...在巫师道去往千鱼巷的萤火虫之溪上,她和他灵魂碰撞般的对望...在巫师道回往厄贝斯加的萤火虫之溪上,她看见幽灵坎西玛-德在他面上的一吻后,心情是如何背着自己偷偷地失落...在棺材铺的那间小屋里,分别时他对她说过的那句奇怪的话,“我也没什么好记的,就让我记住你吧...”

    他是怎么了,她是怎么了,为什么事情变得可思可想,她的心境从来没有在这个方向如此复杂过,甚至比在遭受魔族压力最大的时期她也不曾这样感到困扰,那时的压力是一块巨石击浪,击打的同时也形成了对抗的反作用力,压力压着她,也促发着她,她感到恐惧但也有动力,可是现在...她困扰的是她自己,这个力不那么光明磊落,反像毒药、像细丝,浸泡着她、缠绕着她,使用的是一个慢性杀手的手段折磨着她,并且战斗的人只有她一个,她不能有伙伴,不能有帮手,她得独自一个人知道,一个人面对,一个人找出解决的方法和道路,因此她更加感到窒息和混乱,她不知道自己陷入了怎样一种状态,在这个状态里作出的决定是否会影响到未来,是否作出的决定错误率极高...

    他现在跟她在一起,那个她,美丽大方的幽灵,坎西玛-德,他们在一起经历着什么,而那些经历里没有她...她因此而悲伤...

    他恢复了天生的容颜,那张俊朗面庞,那副精致轮廓,那双明亮双眸,清澈的眼神,注视她的目光,她已好久不见...她因此而难过...

    她反复思索着他那句动听的话,“让我记住你吧...”

    让我记住你吧...

    “他会忘了我吗?他会变吗...”

    焕-汀不知道她说出了声音,小鼻涕虫动了动触角,说:“这是男士的一贯作风。”

    “什么?”

    “新鲜感。”

    “新鲜感...人都有新鲜感,都有好奇心...”

    “关键在于,经历了新鲜和好奇,还能否一如既往。”

    “他并没有承诺我什么,我也不能期盼他一如既往什么...”汀悲观起来。

    “他勾起了你的思绪,他在这么做的时候如果只抱着随心所欲的态度,那就是缺乏责任心,一个男人在勾引起一个女人的兴致之后,失去了新鲜感,后续不再有所表示,这种行为虽然不违背道德和伦理,但应该过问过问自己的良心。”

    “梭朗不是你形容的那种人。”

    “我们拭目以待。”

    “我仿佛看见你在笑?”汀蹙眉低头看着小鼻涕虫。

    “你根本看不到我的嘴。”

    “不对,我是听见你在笑,你说话的方式有种幸灾乐祸在里面,我很不喜欢。”

    “你不喜欢,我也不会改。”

    “你说你和蜗牛长得那么像,为什么你却长得让人作呕?”汀故意说出这番不讨喜的话,因为她的意图就是跟它拌嘴,至少可以转移一下注意力。

    “因为蜗牛有壳,我没壳,有壳像是有家,没壳就像流浪汉,流浪汉肮脏又孤单,注定受欺凌,每况日下,变成了可怜的让人唾弃的角色...”

    “真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有感而发,直抒胸臆。”

    “随便再说些什么吧,天马行空,说什么都行,别钻回壳里面,多无聊。”

    “你在需要排解情绪的时候希望我陪你说话,不想听我多嘴的时候就让我钻回壳里,明晃晃的不尊重和赤裸裸的轻视,不过本虫子不计较,我们可以谈一谈你的打算。”

    “打算,我对以后的打算?”

    “对以前你也打算不来...很多人不愿做以后的打算,用水到渠成之类的话掩护他们锈住的大脑和懒惰的陋习,要么被客观事物推着行动,要么主观上碌碌无为、消磨度日,你两种都不属于,那么谈谈你的计划。”

    “我的计划就是参与进大家的计划,参与进对抗魔族的队伍中去,现在的大环境已经形成,即是如此。”

    “那是大环境,你要是真诚地贡献自己的力量,就应该有自己的对抗计划,不管效用是大还是小。”

    焕-汀想了想,“那必定是第二灵魂召唤术,墓埃和岱普诺提出的计划,我要做好的部分除了全力配合他们,就是保障自己的安全...保障自己的安全...”焕-汀突然茅塞顿开,“我应该去未知领域,我得去未知领域...我可以去未知领域...”

    她是说出了一个逃避魔族迫害的正对方法,但同时也是一个逃避内心对于梭朗情感的决策。人们在心情慌乱、不能平静的时刻,喜欢上到高处或去到远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