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魔法棘 第247章 维斯肯郡的内心

时间:2018-05-03作者:Xve小新

    ,精彩小说免费!

    戴着白手套的坎西玛-德搀着梭朗左臂在地季花之园里避开地季花的地盘锻炼着行走,两天又过去,梭朗的体质还是勉强,他被关在这里不是白关的,另一位魔族聘请的筑梦师每个晚上都要过来监工他配置入梦药水,一份不够,要复制很多份留作备用。维斯肯郡是个极其谨慎的女巫,她有所计划的就得万无一失,容不得一点糊弄。

    地季花和魔鬼的作息时间相同,白天萎蔫,花瓣合并,夜晚盛放,嗷嗷待哺,梭朗想起了瘸子坦丁的梦,对比起养父让蒂-汉留塔,那简直就是一张白纸又薄又简单,可是幸福即可如此实现,所谓追求分层,其实都可归纳为追求心外还是追求心内,心内是很容易满足的,心外可浩瀚飘渺,不见边际。

    对于坎西玛-德几天来无微不至的照顾梭朗并不是个冷血人感受不到,但他无法对她动情,他对一个人的认定就好像本能里对世界上只有一个自己一样的认知,除非他能想象世界上还有第二个自己,他才会对除了焕-汀以外的女孩动感情。他没有意识到自己拥有一副专情心肠,这是他的本能,人们很少去考量自己的本能行为,不论是美德还是缺德。

    自己心甘情愿奉献出的关怀没有得到除了态度缓和以外其它与惊喜贴边的反馈,坎西玛-德并没有产生失落情绪,就像正动力满满的做着一件事的时候,宁愿忽略过任何不好因素保持着这种心情一往直前,等到最后该知道结果的时候再把一切该明朗的明朗化,那时不是大喜就是大悲,但至少过程是完整的,记忆流淌成一股清河,没有在半途就夭折。

    粲尼罗堡垒的新任堡主维斯肯郡单靠以前铜肤女的名声就在这个新管辖地站稳了脚跟,她眼中永远放射着一种能够洞察一切的精明光芒,她太聪明的时候是任何男人都不想接触的时候,因为站在她旁边都会变得矮一层,只有一个人不会忌惮这种矮,并始终自信不会让这个女人过分炫目,那就是墓埃,墓埃不把任何角色放在眼里的不羁态度正像互补之物吸引着她,不管是从少女时就有缘与他相结识的情分,还是到达冻龄成就后与他并肩作战的过往恩情,他在她心里就像一棵百年大树的根扎得死死的,深深的,何时树倒了,连根拔起,她的心也就挣烈毁灭了,然而这种情意在魔法分族混战的乱世被渲染成了黑色,她不能再明晰她和墓埃的未来是空洞,不能在一起就要靠对抗维系连接她和他的纽带,他心向自由,自由向光明,她便心向黑暗,谁也无法理解这是她倒戈后又逆向倒戈的唯一缘由。

    维斯肯郡对于情感的信念:爱至深,不能走向一起,便一起走向毁灭。

    ----------

    ----------

    焕-汀和塔央驾驶着游玩够了回归的大化犰狳蜥飞来与岱普诺和巅亡人会和,他们几个人已经脱离了翼斯翼兹的大队伍,只和菲蒙兄弟组织的小队人马厮混一起,魔罗在其中尤其活跃,因此在背后引来多种多样的评论,有人说他是报复心在作祟,魔族派出活死人骑士讨伐焕-汀一行人时并没有丝毫顾及也在其中的魔罗的死活,因此寒心的魔罗既然倒戈就彻彻底底地报复一番,报复心理让情绪高涨,这是人之常情;还有人说他是奔着墓埃来的,墓埃在魔族生涯中前前后后两个最得力辅助,一个维斯肯郡,另一个就是魔罗,后来墓埃昂族身份爆明,两个辅助也成了两个死活冤家,敌对的戏剧性层出不穷,可就是谁也没能成功地置谁于死地。

    “混蛋东西,你别用你眼睛瞅我。”魔罗又跟小团队里的一个成员意见不合,倔脾气上来了。

    “不用眼睛那他用什么瞅你...”骑马呼啸着从魔罗身边驰过的墓埃见缝插针地插了一嘴揶揄话。

    “你也别用你嘴跟我说话,烦你。”魔罗没好气地回了一句。

    墓埃无所谓地笑了笑,跨下马后看见焕-汀和塔央回来了他不自觉蹙了蹙眉头,问焕-汀:“怎么,联盟队拒收你?”

    汀知道他一张嘴没什么好话,没理睬这句,她从衣袋里掏出一张折半的纸出来,“我收到黑菱格大巫写给我的信。”

    岱普诺觉出奇怪地看着她手中的信...

    墓埃收了收下嘴唇,左手伸进右手袖口里,看着汀手中黑菱格的来信说:“我收到了白菱格的一封信。”

    两个人手里攥着同样的纸张,几个人面面相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