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魔法棘 第194章 世界里的故事

时间:2018-01-29作者:Xve小新

    令人酣畅淋漓的空气他们深深呼吸,这是草原的味道和羊毛羊粪微微熏鼻的味道混合在一起的自然气息,传递着健康素雅的信号,此刻的他们享受着轻松和自由。Ωヤ看圕閣免費槤載ノ亅丶哾閲讀網メww w..a

    焕-汀飘向孤立在草原上的木屋,木屋的主人大概四十多岁,体格魁梧,正站在羊圈豁口前摆弄系住的铁丝线,他见四位来客便停下手头活计,礼貌地向他们点头招手。

    幽灵亥司还是片刻不离地萦绕在焕-汀周围,虽然在白菱格眼里一个相貌端庄、一个楚楚动人,幽灵亥司和幽灵焕-汀看起来那么相配,可在她心里还是偏向梭朗这个年轻的筑梦师多一些,她曾望着他的面容暗暗描摹他肤质未毁时的模样,那绝对是一张五官端正、惹人喜爱的面庞,加上他敢作敢为、义气凛然,不乏幽默诙谐的性格,白菱格觉得他和焕-汀才叫合适的一对,只可惜就算焕-汀姑娘不在乎外表上缺陷,他们两个之间还是被隔了一条存在与虚存这条不可逾越的分割线,着实令人遗憾。白菱格有时也会惊讶于自己竟真的像位母亲一样操心着焕-汀姑娘的事来,可又觉得这并没什么不妥,毕竟那孩子生就一副让人愿意付出真心去关怀的好样子,她倒是愿意在她找到母亲之前做她临时的至亲,这种不被自身真切感受到的母性的光辉每每在白菱格身上散发的时候,都让她的容颜在焕-汀眼中显得异常温善和可亲。

    “您是要放羊了吗?”白菱格心情愉快地问那个牧羊人。

    “是的,你们中有谁愿意来试试打开圈门么?”牧羊人的声音浑厚,很好听,但就是声音仿佛叠加上了一层来自远方的、不真实的重音,令四位来客耳目一新。

    “我想...”焕-汀情不自禁举起右手,像个等待被挑中的小孩子,忽然意识到自己根本无法实质触碰到木栅栏,她就又缓缓地把手放下了,“也许梭朗也想...”

    “小汀,我可以借给你我的手套。”幽灵亥司第一时间察觉到焕-汀的尴尬,他也是在提出建议的同时就把他举世无双的白手套从手上退下来,递给了焕-汀。

    白菱格对幽灵亥司对焕-汀的亲昵称谓瞪大了眼睛,首先替汀感到不好意思起来,“哎呀,什么时候你和我们汀这么亲近了?亥司少爷?”

    “如果汀姑娘觉得我这么叫不免冒昧的话,我就...”

    “没有没有,怎么叫我都可以。”

    “那好,小汀,你去开羊圈的门吧,戴上它,你真是让我心里一个小小的愿望越来越想实现...”

    “什么小小的愿望?”白菱格斜睨着幽灵亥司,一副他要是敢说出点更出格的话来她就立马抡拳头过去的架势。

    “把它们送给小汀。”亥司说。

    白菱格的眼睛再也不能瞪得更大了,“手套吗?你说的‘它们’是你的白手套?还是你说的不是手套?是什么?”对于千鱼巷那家幽灵制品小铺的东西价值白菱格心里的概念十分明朗,手套不比焕-汀身上披的外衣,手套是绝品,并且拥有人必须具备一定的资格,就像她之前说过的,带上白手套的幽灵就是绝佳的偷盗者。

    “是的,亲爱的白菱格大巫,我说的正是这副洁白得像雪一样的幽灵手套,它们不是正与小汀的这件白绒大衣很相配吗?我觉得它们的主人应该是像小汀这样可爱的女孩。”

    “好的呀,小汀,那就别客气,拒绝别人的献殷勤是不懂得礼数,快带上它们,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快去...”白菱格簇着焕-汀戴上白手套,走到牧羊人旁边,按照牧羊人的指导打开了羊圈门,然后几个人向旁靠了几步,肉墩墩的绵羊鱼贯而出。

    牧羊人将手中长杆递到焕-汀手上,“管好头羊,后面就会自动形成一个队伍。”

    五个人一起走在头羊前头,绵羊真的乖乖地跟在他们后面,它们已经养成了牧羊人会带领它们找到一个草料富饶地块的惯性意识。

    焕-汀望着身后流淌成河一般的羊群,心中澎湃起高涨的喜悦,她虽已没有了躯体,却从未这样深切的感受到自己与大自然融合得如此完整,她成了自然母亲关怀下的一份子,就跟身后的每一只绵羊一样,她情不自禁放声高歌,可以前她从不能放任自己在多于两个人的面前展亮歌喉,也从不知道自己还能唱出动听的旋律,这一切都太美妙,太值得纪念了。

    “您似乎不太怎么爱说话?”梭朗伴随着焕-汀的歌声放低了谈话的音调,他看着牧羊人深邃而富有内含的神情,一张一眼望上去就知道是有故事的面庞。

    牧羊人微微一笑,双手臂一起前后摇摆,仿佛在给他即将要说出的话助力似的,“我一直在思念一个人,并一直为这种思念拜托每一个进来这个空间的客人帮我传递我的思念。”

    焕-汀的歌声放低了,她注意听着身后牧羊人的倾诉。

    梭朗和白菱格以沉默表示恭敬聆听,牧羊人继续说下去,“她也是一个外来客,但她对我意义非凡...五年前,她走进来,她和我,我们两个人一起放牧,身陷沃草,仰望蓝天,谈天说地,她也像这位姑娘一样喜爱唱歌,不过没有任何对您的不恭敬,汀姑娘,她的歌声要更加清脆响亮,更加让我铭刻于心...”

    焕-汀的歌声已经停住,她不想错过聆听这位牧羊人的故事,她十分温和又眼带笑意地凝视着他。

    “...每天她走进来,又走出去,可是对我来说已是最充足的陪伴...”

    “每天?她每天都来?”幽灵亥司抛出疑问,“她大概是千鱼巷灯笼花铺的常客喽?”

    “并且很有钱。”白菱格补充着她的一句分析。

    “那个铺子是叫灯笼花铺,不过她不是那里的客人,她在那里工作。”

    “喔,那就怪不得她可以每天都来,不然要花费多少钱呢,想要拥有一样自己喜爱的东西也不必须变得非常富有,喜欢海就为渔船打工,喜欢兵器就为铸造业打工,喜欢花就为花店打工喏。”白菱格努努嘴。

    “很有一番见解,亲爱的白菱格大巫。”幽灵亥司向白菱格投来一抹笑意。

    “那您一定是喜欢棺材了?”梭朗大胆地调侃白菱格。

    “呦呦呦,那倒不是,谁可能喜欢那鬼东西?我是喜欢钱币,我在为钱币打工喏。”说着白菱格爽朗地笑出声来,“不好意思啊,岔断了您的讲述,请继续说呀...”她收住笑声客气地对牧羊人示意了一下。

    牧羊人继续说下去,“快要满一年了,有一天,她忽然告诉我,她就快要离开,恐怕再也没有机会进来...”

    “她要离开千鱼巷了?她是这么告诉您的?”白菱格问。

    “是啊。”

    “她要去哪儿呢?”

    “她说她厌烦了现在的生活,她想离开,除了千鱼巷,哪儿都行。”

    “可是她也要离开你了?她难道不愿为了你留下来?”

    “我不能这么自私地要求她,毕竟她进来这里的时间仅占她一天里的很少部分,一想到她的大部分时间都在不如意中度过,我就为她难过,我支持她做出离开的决定。”

    “真理解不了生活在千鱼巷的人还会觉得不愉快,是不是太容易满足了的生活就会显得一文不值呢...”白菱格撇了撇嘴。

    “生活里还有很多细节,局外人和局中人看到的总是不同的世界。”梭朗发表着自己的看法。

    “梭朗说的对啊,也许鱼塘里的鱼还觉得水外面的世界新奇呢。”幽灵亥司说。

    “不知足就是不知足,总是有牵强附会的各种借口。”白菱格还是固执己见,倔强地反驳他们。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