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魔法棘 第162章 魔统的新宠

时间:2017-11-30作者:Xve小新

    时隔十八年昂魔再度发展到正面交锋,这一次昂族是完全被动的,魔涯推着他们一步步走向反抗,不然就是毁灭。

    昂魔交战涉及到不光这个领域的魔力拥有者们,狂躁的暴风也席卷进诸多未知领域,其中动荡最大的要属跟魔族一直有密切往来的吸血鬼族类,从始至终他们都不安分于守在自己的领地,鲜血和烟暗永远有无穷尽的吸引力。

    早在半年前吸血鬼领域的躁动分子就有了鼓吹和摇旗呐喊的苗头,他们呼吁着划分立场,立场很简单,融合魔族、不融合魔族,没有中间派,中立者都要被融合一方的强劲势头强制铲灭,因为融合一方的吸血鬼数量占据大比例,个个秉性极端,让少有人走的路变得更加崎岖艰难。分派到后期融合一方已经开始明目张胆地宣布清除计划了,发展到这一步局势的险恶性不只在于清除立场不鲜明分子,而是开始倾向清除异己,凡是不与魔族联结的吸血鬼都要被禁锢劝变,劝变不成就只有死路一条。经过三十多天持续不间断的排除异己清理行动之后,吸血鬼阵营像一颗百年大树被连根拔起推倒向一个方向,而另一方仅存的几个根须驻扎在土里的牢固性岌岌可危,随时面临断裂的威胁,他们的日子如履薄冰。

    其中一个年轻的吸血鬼瑞内瓦-金在吸血鬼领域里几个很有声望的老人物推举下立足在参战派举足轻重的地位上,他负责带领一批人前往主战场,即要以实际行动向魔族统领表示他们对他拓宽烟暗领域有着一致的愿望和决心,吸血鬼将与魔族正式联成同盟。

    那个在月光下可切换到的领域里,不管发生着如何翻天覆地的变化派俹地都不会去过问,自从选择离开家的那天起,他就已经暗下决心与那个领域再无瓜葛。他不是一个轻易绝情的人,所以就不是一个可以轻易受到伤害的人,这样的人一旦受到伤害就不会予以原谅。动物在舔舐伤口的时候希望伤口尽快愈合,人在处理伤口的时候希望不会留下疤痕,通常,没有留疤的叫释怀,而留下疤痕的就是经验,这种经验多了,会痛到骨髓。

    痛让人变得决绝。

    在派俹地眼里,世上只有两种事:能做的和不能做的。而他看到的都是前者,他可以为一件他想做的事不惜一切代价,因为他无所爱也无所顾及。

    自从驱逐剑中灵魂的研究有了进展之后,他就向魔统申请把地下魔狱作为他的行事基地,这个要求对魔涯并不过分,因为任何有助于他获得泪竹魔力的要求都被视为是可给予满足的。于是派俹地在魔狱中利用琐碎的空闲时间管理和巡察魔狱,其余大量集中时间都是他一个人单独在一间谁也不允许靠近的密室里度过的。凭借以往通读过的大量魔法古书和魔法实战的运用他对于魔咒解读早就轻车驾熟,再加上孜孜不倦不断地进行尝试和试验,就在追踪者威多铎从沙漠古堡抢先岱普诺一步拿回那块石碑的同一时期,他的研究进程已经完成了一大半,只差最后一道咒语的破解和寻找到熔炼火焰。然而追踪者带回的那块石碑所记载的古老魔法数量之多、内容之精是他始料未及的,这样的东西尤为令他振奋。

    石碑表面一层平皙光滑,什么也没有,但只要用魔法液将这层煺除后,石碑整体就会散碎,零落成若干大小不一的石头块,每一块都是一个古典魔法咒语的记载体。对于一个极度酷爱魔法研究的魔力拥有者来说,花上几个昼夜如饥似渴地解读古咒他是嗜此不疲。

    他数了数,一共有四十九记古咒,不同类别均有涉及。四分之一的咒语是他先前就有涉猎,稍加时间解读就能掌握的;余下的很多还有待在一些不易获到的珍贵魔法书籍的辅助下才有可能有所突破,而这种书籍分散在世界各地,有些年代久远的早就销迹了。

    在派俹地已破解的魔法当中,有一记让他的情绪经历了一起短暂的大浮动。

    开始是令他惊喜,但随之而来的却是困惑...这记让他先惊喜后困惑的古咒竟就是用来释放剑中灵魂的方法...毋庸置疑这正是他或者说是魔统急迫所需要的——驱逐出泪竹里女孩的灵魂。

    虽然破解魔咒花了他很长一段时间,可相比之前他所做的工作,这简直可以说是个意外捷径,但他找不到解释说服自己的一点是——熔炼卫士联合看林人香水伊牺牲巨额的魔力把灵魂注入到泪竹当中,那么在熔炼卫士临死之前为何又要死守在封存着这个记载有释放剑中灵魂魔咒的石碑的箱子旁呢...更何况,据说解开石箱的图案不是别的,正是泪竹剑把上的图案,这似乎有违逻辑。

    在获得这块石碑之前,他和其他魔族知情人士一样都认为这里面会有唤醒剑中灵魂的咒语,这也正是墓埃一行人所猜想的,所以正因为此,双方魔力拥有者都争相赶赴蒙及莫大漠夺取这块石碑,墓埃他们是为唤醒剑中灵魂好让焕-汀与泪竹有所感应、并肩作战,而魔族这边则是反方向要阻止他们这么做,并且这个阻防实现了,现在石碑落到了魔族手里,结果却是里面并没有唤醒灵魂的咒语,有的是释放灵魂的咒语,匪夷所思。

    这一疑点在没有弄清楚之前,派俹地决定仍然继续他先前的研究,他要采用自己的方法:不单单是释放剑中灵魂,释放并毁之!

    他知道两灵魂者虽然灵魂可以分体,但只要分体的灵魂遭受消亡,另一个也会跟着一同毁灭,他要在驱逐出剑中灵魂的同时同步毁掉灵魂的主人——焕-汀。这个方法就在前不久被证实可以实施了,因此当他遇见通过森堡家族隧道闯进地下魔狱的焕-汀和墓埃两人时,他毫不犹豫地提前将后一计划完成了。

    焕-汀那个女孩被证实没有任何用处,并已经被解决掉,他是这样认为的,现在一切准备就绪,一等拿到泪竹就可开始实施驱逐灵魂的计划。

    一系列研究的顺利告终紧揪着派俹地的活跃神经,在这种亢奋与愉悦并行的状态下活死人骑士被全局销毁的噩耗并没有在很大程度上震惊到他,“威多铎的刚愎自用不适合接墓埃的班。”他早就对别人说过这样的话,算是一种预言,并且奏效了。不过他得承认活死人骑士的毁灭是个巨大损失,魔统肯定会严惩造成这次失利的有关之人,然而最该受到惩罚的对象追踪者已死,那么谁该为此背负承担惩罚的重压呢...这两天他一直在静观其变,臆测魔统会做出怎样的处理,但他不知道的是除了活死人骑士之外,魔涯还暗中亲自培养了一批比起活死人骑士有过之而无不及的家伙,因而当他在今天凌晨收到它那只干柴般的蝙蝠捎来的来自魔统的传达指令:一张图纸和一把钥匙之后,他便满心疑虑。

    那是一张有几处标记的魔狱周边草图,在离魔狱不远的东南方向有一间地下室的标识被特殊圈了出来,旁边上的几个字——“送点饲料过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