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魔法棘 第140章 森堡家族的密室

时间:2017-11-30作者:Xve小新

    至今为止,昂族的七大古老魔法家族只剩下了两个。

    朱可安-绍诺杰尼诺家族和哈曼家族早在第一次昂魔大战的打击中分崩离析,庞大枝杈上只剩下寥寥几片残叶,残叶有的吹落在地埋进土里销声匿迹,有的又被吹起刮进了翼斯翼兹。墓埃家族是在更早之前就有多方面因素结合在一起,最后驱迫走上了自取灭亡的道路。但是这三个家族的命运都不及魔涯卷土重来后被锁定的复仇对象那般消亡得惨烈,缪氏家族的覆灭令人胆颤,后来迷竹林的攻破更是轰动了整个昂族,迷竹林是唯一一个不是由血缘关系组建在一起的庞大昂族,某种程度上讲也是海飒的后裔。魔涯对这两个家族的下手达到了史无前例的疯狂,毫无征兆的灭顶之灾,他似乎也是要通过如此手段来向人们进行阐述——他当初被泪竹带走的心脏不是可以白白带走的!

    “所有人要为我忍受的痛苦付出代价!我来了,你们原地候命吧!”五只长有发烟长指甲的半截手指标识若是闪耀如此含义的魔法光晕。

    现今剩下的两个昂族大家,一个是詹考斯柯家族,一个是森堡家族,前者贯在战役中默默无闻,后者的家族成员则个个出类拔萃,其内最年轻一代中的一个叫森堡-罗安瑞蒙的年轻人是墓埃的旧识,这次墓埃唐突的到访就是想拜托他这个老友帮一个忙。

    两个人十多年不见各自都有了变化,罗安瑞蒙从一个淘气的小毛孩长成了一个俊小伙子,墓埃则只是鼻子上多了快难以愈合的伤疤,不过要是墓埃还不找到解决派俹地所研发的追踪咒的方法,再过上十年他的变化就真要不折不扣染上岁月的痕迹了。

    “父亲在书房看书呢,你确定不上去看看吗?他平时可总是念叨你呢,你的样子真的是一点也没变,你没有骗我。”年轻的罗安瑞蒙灿烂地笑看着墓埃,他们悠步走在城堡侧面的花园里,“你知道吗,母亲总是要我向你看齐,可姐姐说你太玩世不恭,她还是像以前那样刻薄,这些年优点没怎么培养,缺点也一点没变,我想一会儿见到她回来你们俩还是得斗嘴。”

    “亲爱的小罗安瑞蒙,你知道我向来是不跟女人一般见识的,要不是我总让着她,她根本不会有第二次跟我斗嘴的勇气。”墓埃笑谈着,双手随意地别在腰间。

    罗安瑞蒙眯眼笑了笑,“别叫我小了,我们现在看起来一样年龄,只是我还没能达到你的造诣,这次来你能多待几天么?我攒了很多问题想要向你请教,你肯定不吝啬告诉我的,对吧?”

    “那是当然,不过我待不上一天的,你该清楚,现在的局势,我这次来还是有事想拜托你...”

    “什么事?”罗安瑞蒙的好奇中难掩遗憾的愁容,他显然还不知道墓埃已经失去了所有魔力。

    “别告诉你的父亲,他肯定是不会同意的。”

    “所以你才不找他直接找的我?”

    “这么说显得我伤感情,不过,是这样的,小罗安瑞蒙,你记得小时候我们总是背着你父亲偷偷闯过很多祸,这次恐怕还得再拜托你一次,不过不需要你参与...”

    “你想...”

    “借用一下你家族的魔法隧道...”

    “这...”罗安瑞蒙惊诧地停住脚步,“这...”

    “这是你父亲的禁令,我知道,亲爱的罗安瑞蒙,但是一个值得相信的老朋友借用一下是不会给你们带来任何不幸的,除非你不再相信我了。”

    “不,我当然相信你,墓埃,这是当然的,只是...”

    “只是每个人在做一件别人明声禁止的事之前心里都会带有稍许踌蹴,这个我了解,没关系,带我去吧,想想看,只当成我从你家的正门进、隧道出,除此之外不发生任何事情,就这么简单的逻辑,抛开那些担忧,帮我一个大忙,可以么?”

    罗安瑞蒙不是一个耳根子软、容易被说服的人,不过凭借他本心对墓埃的绝对信任他朝墓埃点点头,“你说的对。”

    “好孩子。”墓埃笑了笑,跟着这位坚定了步伐的森堡人抄后门走向家族的魔法密室。

    正当他们准备打开密室之门的时候,门被从里面推开了,罗安瑞蒙认出是一个忠实的老仆从里面慌张走出来。

    “小主人,噢,小主人,不好了,我正要跟您或是老爷汇报...”

    “出什么事了?里面吗?”罗安瑞蒙神色严厉地问道。

    老仆点着头,双手握钥匙握得紧紧的,生怕钥匙弄出一点声响,他更是压低嗓音回答主人的话,“一个小偷闯进了密室,我派小木匠费非在里面盯着呢!我跑出来准备汇报,这不撞见了您和...”

    “哦,这位是我的老朋友了,你不认识了?”

    “噢噢,墓埃先生!”

    “嘘!”墓埃给了个手势,然后对罗安瑞蒙说道:“我们进去看看。”

    罗安瑞蒙表示同意,并支开了老仆,在老仆神色慌张地离开之前,墓埃又转身对他说道:“这事不必惊动老爷和夫人和其他任何人,我和你们的小主人会有处理。”

    老仆点头表示遵从指令,然后像肩负起了一项重要使命一样毅然决然地握着钥匙离开了。

    走进密室之门后是一段坡度很陡的石阶梯,墓埃特意关上了门,现在是一点光线也照不见,他们两个摸烟下着台阶,“看来你们家族密室的把守欠缺考量啊。”墓埃不忘调侃一句。

    “这还是我从小长到大第一次听到这种状况发生。”

    “乱局当下也是什么情况都有可能发生了。”下了石阶梯后墙壁两侧有蜡烛照应的微弱光亮,墓埃移步到罗安瑞蒙前面走着,他蹑手蹑脚的样子更像是另一个小偷闯进了密室。

    里门是半开着的,墓埃印象里通过这道门还要往下下几级台阶,就是他此行来的目的地——森堡家族的魔法隧道...可是现在会是谁也觊觎这里,跟他的来访相撞了呢?

    门口老仆口中的那个小木匠正全神贯注盯着那个偷闯进来的坏蛋,连身后走近两个人都没察觉,墓埃把手放在孩子肩上的时候那孩子吓得差点就叫出了声。

    “有小偷吗?”罗安瑞蒙耳语问。

    “是啊,你看她...正是在翻找什么呢。”小木匠很有使命感地回答着主人的问话。

    墓埃眯起眼睛朝地下室里面那个四下翻寻的身影望去,竟是一个年轻女孩的身姿,她正谨慎挪动着地下室靠墙的物品,只是,那个女孩的举手投足像极了一个人...

    把目光更向前送些的墓埃定睛细看...是焕-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