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甜婚蜜令:权少宠妻超给力 第992章:我一个人睡不着

时间:2018-06-13作者:滕九爷

    ,精彩无弹窗免费!

    夏家。

    夏青顾从星缘岛上回来后,就躺在床上休息,脑海里全是岛上的一幕幕,总有种很不真实的感觉。

    她也感觉自己似乎遗漏了什么细节,可到底是什么,她也说不上来,索性不再深思便就此放下。

    刹那间,脑海里浮出一个小小的画面。

    当时,她走在一个广幕般的大厅里,在幕布的后面,她好像看到杜一帆和孔多方站在一起,似乎在拉扯,两人一副凶相,像要打架的样子。

    但他们两人的关系好或坏,她也不是很关心,摇摇头,她便躺着休息了。

    黑暗中,一道人影缓缓来到了床边。

    “青顾……”

    甘甜的嗓音带着六月的花香,一点一点地入侵夏青顾的鼻息,她抬头间,就看到了司御墨那张需要她揉的脸。

    她笑着坐起身来,看着他道:“你回来得这么晚?去洗洗睡了吧。”

    司御墨摇头,一双汪汪的大眼瞅着她,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青顾,我一个人睡不着……”

    大眼眨巴眨巴着,软萌地像一只牧羊犬。

    她明知道他根本就不是18,而是比她还要大的一个大男孩,可他那一张脸孔太萌,太软,一颗女人的心瞬间就融化了。

    “下不为例!”她戳着他额头。

    “嗯呐嗯呐——”司御墨一下子就爬上她的床,身子紧紧依着她。

    夏青顾挪了挪后背,想要跟他保持一点距离。

    偏偏身后的男人有几分可恶,她后退一点,他就前进一寸,愣是紧紧粘着她。

    “司御墨,你给我离开点。”她一下子坐起身来,看着他的脸道。

    “青顾,你是不是不爱我了?”司御墨一下子瘪嘴委屈道。

    “不是,不是的——”夏青顾急了。

    眼前的大男孩,身子骨瘦弱,一张脸就像18岁的少年郎,而一双大眼就像要哭了样子。

    女人天生对萌物没有抵抗力。

    夏青顾也不例外,她一下子就心软了,将司御墨抱在怀里。

    依靠在她怀里的男人,眸底闪烁着一丝得意来。

    他双手一揽就抱住了她,用脑袋在她心口上蹭啊蹭的。

    渐渐的,夏青顾感觉到不对劲,怎么她越来越热了……

    低下头一看,男人已经钻入她的衣服底下。

    “嗯~~~”

    夏青顾还没呵斥他,喉咙里竟然很诚实地配合身体吟唱了一声。

    她这一声小小的呼声,就像是一种呼应,一种对司御墨行为的鼓舞,怀里的男人动作得更卖力了。

    “唔~~,不,不,不要——”她轻呼着。

    但是司御墨已经转移了阵地,来到了她的脖子上,一点一点地游移……

    脑门子充血,夏青顾感到自己身体上的火舌在燎燃,细细入微地烧着她,让她快要融化在他的唇舌下。

    “御墨……”她轻呼,“我们,我们还是,还是不——”

    嘶——

    男人一下子就钻入她的唇舌里,狠狠砥砺着她,一阵吸热般的撕拉。

    她身子软绵成泥,已经只剩下喘气儿的份儿。

    司御墨抬起脸,一张布满荷尔蒙的脸孔,缠绕着无尽的渴念与深切的情意,沙哑的声音从喉咙里吐出。

    “不什么?”他这一道嗓音就像从灵魂深处发出,令夏青顾失去了自由意识。

    她凝望着微光里的司御墨,想要将他想象成一个软萌可欺的小男孩,可怎么想也想不出来,这一刻的他褪去了全部的青涩,就像一个成熟的大男人。

    尤其是那一双凝聚了火焰的眸,深沉似海,让她沉溺其中不可自拔。

    她抖着嗓音轻呼着他的名字:“御墨……”

    这一声呼唤,让司御墨一下子就爆发了。

    他扑上去。

    一夜的旖旎。

    天亮时分,夏青顾几乎不敢去看他。

    如果说第一次是醉酒,第二次是她吃药……这一次呢?

    她和他什么也没有,明明只是睡觉,怎么睡着睡着,就把不该做的全做了呢?

    转过头来,看着身侧的司御墨,她黑眸里闪烁着清晨的阳光,明媚夺目又美丽动然。

    阳光打在他透明的眼皮上,她可以想象眼皮下的瞳仁有多亮,多动人,多迷人神魂。

    “我给你看一辈子,好不好?”司御墨一下子就睁开了眼。

    嚯。

    夏青顾脸颊红透了。

    她想要转过头去,却被司御墨一把捉住了下巴,黑眸里浸润着无尽的波光与潋滟的情:“青顾,早上的你特别特别美,我想要看一辈子,你给我一次机会,一次尝试的机会,好不好?”

    夏青顾心肝儿乱跳。

    她也不知道这一刻的心到底是怎么了,想要答应可是到底怕什么呢?

    目前这样的关系,似乎也挺好的——

    “青顾,我们交往吧!”司御墨道。

    他一只手摸入身后的衣服口袋里,拿出一个盒子来,缓缓打开,里面是一朵粉色的花。

    花朵明明从书上摘下,可依旧鲜艳生活着,令人心喜不已。

    “这,是什么?”夏青顾疑惑道。 司御墨将举起小小的花朵,对着她的眼说道:“这花就是欢乐草结出的花,在我们那边有一个动人的名字叫做——沁心,只要给心爱的人带在无名指上,花朵会融化在手指上,就像一个粉色的纹身,她爱着

    心爱的人时,花朵会一直显示,除非有一天她不爱他了,花朵就会消失……”

    “这么神奇啊!”夏青顾惊呼。

    “嗯!”司御墨目光灼灼地看着她。

    “你愿意为我戴上这朵沁心吗?”他期待的眼神落在她黑瞳上。

    他的视线专注又深情,动人又感人心扉。

    一丝丝的期待,就像她不答应他,他就要心碎而亡一样。

    夏青顾脸蛋儿滚烫,轻轻点了头。

    “青顾,我爱你!”司御墨轻声道。

    他抓了她的手掌,将手中的沁心花放在她的无名指上,又咬破了手指,滴了一滴自己的血落在花的心上。

    花朵的花瓣儿在血的感染下,渐渐融化,融入夏青顾的无名指,没一会儿就全部沉没在她的皮骨之下。 “哇——”她惊呼。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