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甜婚蜜令:权少宠妻超给力 第642章:某人奇特的嗜好

时间:2018-02-19作者:滕九爷

    滕九延在熙园里带着小女儿滕淼淼坐在大院子里晒太阳。

    一年过去了。

    他想到自己不能生就痛恨无比。

    奈何上次他去找了宋蔓草。

    宋蔓草笑道:“也不是不能生,只是呢,你想要生儿子,只能做试管婴儿了。你的jing子还是健康的,只是吐不出来而已。”

    她又笑了笑道:“你想生那么多干什么?反正又不影响你跟熙熙做夫妻间的那点事儿。”

    滕九延郁结难舒。

    谁能理解他身为一个男人,却不能正常生儿育女的痛。

    一双手从后面伸过来,蒙住了他的双眼。

    “你猜猜我是谁?”

    滕九延笑了。

    他伸手一拉,将身后的丫头给跩过来,点着她小鼻子,说道:“鬼丫头,你妈咪呢?不是给你洗头发吗?”

    滕艾薇头发已经很长,长到了腰间,她披散着长发,笑着道:“我妈咪在二楼偷吃东西,我抓住了,她不承认,你要不要去打她

    p股……”

    妈咪不乖呦。

    滕九延一愣。

    他想起来一件事。

    之前,她逃走,他一下子就抓个现行,那一阵子,她正迷恋起h国的一个小鲜肉,小鲜肉喜欢吃山竹。

    于是,这个女人天天吃山竹,吃得嘴里都是泡。

    他怒不可遏,就大发雷霆,对她道:“作为你这次逃跑的惩罚,一个月里不许吃山竹了。”

    想到欧熙熙拿着那个小鲜肉的照片,还对着他的照片,一边对比,一边哀叹着。

    “肿么办啊?大叔都老了,没有防腐剂,比不得小鲜肉鲜嫩可口,啧啧,啧啧,不如去h国,找小鲜肉耍耍去——”

    她幽怨地看着照片,掌心里握着滕九延的相框,一根指头点着他的五官,就是数落个不停。

    听着她嘴里的念念有词,滕九延那叫一个火大。

    他上前抓住她就是一顿……运动。

    某个女人累得趴在床上,大声求饶:“老公,我错了,我错了,我再也不说你老,你比小鲜肉厉害多了,哇哇,哇哇,老公你好

    帅啊,你最年轻有魅力了——”

    “……”不走心也不要这样刺激他。

    滕九延怒了。

    他又是一个翻身,狠狠折磨了她一番。

    反正生不了,他又不用顾忌什么,更不用带一个小雨衣,自然是“横行无忌”。

    欧熙熙快要发疯了。

    一个月后,她又换了一个对象,这一次是一个女星。

    “呜呜,老公,我怀疑我是双性恋——”

    呼呼呼!

    滕九延气得七窍冒烟。

    他吭哧吭哧扛着老婆就跑,一路上了楼,一顿折腾后,他捏住她的柔荑,大声道:“你说,你是不是双?”

    欧熙熙头晕眼花连连摇头。

    “不,不,我是单的,单的,只爱我家九爷一人,瞄,瞄,瞄~~~”

    跟个猫儿一样撒娇,滕九延被她折磨得一颗心七上八下的。

    偏偏这个女人精力旺盛,她不追星了,又开始迷恋各种技能。

    比如织毛衣……

    哗哗哗,好了。

    他从里到外的毛衣,她全给织了一套,问题是,这女人的审美也是奇葩,偏偏喜欢织鲜嫩的绿色。

    一套绿毛衣,绿围巾,绿手套,绿袜子,就差一顶绿帽子。

    家里的沙发,地板,包括几个娃儿,每一人都是一套毛衣,或者其他织物,连小女儿也不得幸免。

    每次,她都一脸炫耀地说:“看看,我这是多贤惠?有几个女人有我这出神入化,登峰造极的手工?你说呢,老公?”

    滕九延抽了抽嘴角。

    他不敢苟同。

    女人不高兴了。

    “你说话,我就生气,我一生气,皱纹就多了两条,那你是不是不爱我了?呜呜呜,呜呜呜,我就知道,你肯定是不爱我了?呜

    呜,我怎么命这么苦……”

    “是,老子女人天下第一贤惠。不如我给你发一个贤惠匾额怎样?”

    欧熙熙一下子就将他扑倒在地,她勾了勾唇,一脸诱或道:“老公,我不要匾额,不如,你让我出去上班,怎么样啊?”

    她吞了吞口水。

    苏摩儿公司里,来了一大批的靓男靓女,她想要去蹭蹭年轻人的风气,也跟着他们一起直播,想想就很嗨……

    滕九延翻身将她压在下方,捉住她的唇瓣,低声道:“你舍得靓靓断奶?到底是谁豪言壮语说要坚持吃到自然断的?”

    “……”欧熙熙。

    她自己挖坑,把自己给埋了。

    这会儿又在楼上偷吃东西,滕九延脑海里有种很不好的预感,难道她又开始迷恋那个什么肉的?

    抱着女儿,滕九延蹭蹭地上楼去了。

    冰箱边上,某个女人真抱着一罐冰激凌在大吃特吃。

    “欧熙熙!”滕九延咬牙切齿。

    哐啷一声。

    欧熙熙手中的罐子一下子就掉落在地上。

    她吓得将罐子一扔,慌乱中站起身来,笑得很猥锁道:“嘿嘿,那不是我吃的……”

    “那是小狗吃的吗?”滕九延怒道。

    欧熙熙连连点头。

    “是的,是的,就是小泰儿子吃的哦!对不对,锦皓。”她一把拉住在写作业的滕锦皓,让他给自己做证明。

    滕锦皓不胜其烦。

    这两个人每天打嘴仗,总是拉上他们,烦不烦啊。

    他冷冷瞥了一眼滕九延,说道:“你不管好你老婆,别殃及无辜,你到底行不行啊?”

    呦呵,这兔崽子,竟然敢挑衅他,问他行不行。

    滕九延一下子就炸毛了。

    他将女儿往欧熙熙怀里一塞,提着小儿子就往房间里走去,说道:“咱爷们两好好谈一谈。”

    说着,他拎着儿子就进了房间。

    欧熙熙伸出手来,对着滕艾薇道:“耶,你哥哥又赢了。”

    滕艾薇吃吃笑个不停。

    “哥哥一向对收拾老爸有奇招,咯咯咯——”

    母女两个或者三个,都笑了。

    暗处,一双眼睛盯着屋里发生的一切,心肠颤粟得厉害。

    欧熙熙总感觉被人盯着,回头一看,又没发现什么,她不得不把大儿子滕震霆喊过来,她对着他耳边低声说了一番。

    “好,我知道了。”滕震霆一脸了然之色就回房间里。

    两天后。

    滕震霆拿着一个小内存卡,进了卧室,对着欧熙熙道:“妈咪,有人来过我们家,你看看,这是小窝监视到的画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