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甜婚蜜令:权少宠妻超给力 第489章:老子心脏又活了

时间:2017-12-31作者:滕九爷

    抬眸看向那一间熄灯的房间,滕九延猛地吸一口烟,才将烟头丢在地上,一脚踩上去,将星火踩熄。

    “九爷。”

    小野从远方走来。

    他看着滕九延,说道:“小少爷已经送回去了。”他道。

    就知道九爷会来这里。

    果然,在寒风中矗立得跟柱子一样的男人,寂寞地抽烟,烟雾缭绕,令这里一片腾云。

    滕九延瞟了他一眼。

    深吸一口气。

    他摸着自己的心脏,眼神飘忽。

    “老子的心脏又开始跳了。”他目光里冲来一股狠辣与兴味。

    死亡的心脏骤然间又活过来。

    这是一种怎样的心情?

    他无法形容。

    在这四年里,他感觉自己一直行走在死亡的边缘,感觉不到痛,心脏麻木不仁。

    对任何人,任何事都失去了兴趣。

    脑海里一直残留的画面就是,曾经他亲耳听到金熙熙说要杀他以及他母亲的一幕。

    其他种种皆不复留存。

    好像从那一刻起,他脑袋里,除了恨,别无其他。

    莫寒儿说:“我是你的妻,你之所以会跟金熙熙结婚,对她做出种种疯狂的事,都是为了气我的,我不在乎,如今我回来了,我

    想弥补曾经的过错,想跟你天长地久。你对我的爱矢志不渝,天崩地裂。”

    是这样吗?

    至死不渝,天崩地裂?

    他摸着自己的心脏,哪里没有因为她的话而跳动。

    他沉默得好像是水池里的鱼。

    反倒是金熙熙,他看着照片就会恨她,恨得入骨,恨得不受控制。

    见到她那一刻,她光彩照人,她如黑暗里的一颗耀眼明星,站在人群里,瞬间凸显出她亮丽之处。

    她就像一个灯塔,为他的心脏寻到了方向。

    他不明白心口里的狂跳是怎么回事。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一见到她,就想要跟她亲近,想要跟她撕磨。

    这仿佛是一种本能。

    既然如此,不管那恨意是因为她的背叛还是因为……她离开了他。

    他都要让这个女人在他的视线里蹦跶。

    天亮时分。

    金熙熙洗漱一番,她准备去看滕震霆。

    不等她收拾好,房间的门就被敲开。

    门外,滕一辉带着滕震霆和呼呼冲了进来。

    滕震霆一进来,就大声道:“熙熙,我们去沙滩好不好?”

    今天早上,滕一辉进门,就对他咬耳朵道:“你想去哪里玩?有想去的地方,我就让熙熙带你去。”

    原本想宅在家里做机器人的他,一下子跳了起来。

    他手脚并用爬上他的肩膀,大声道:“去沙滩,我最喜欢沙滩。”

    小粉红以前最喜欢去沙滩,不过他去了一次,都是各种大哥哥大姐姐,穿得少少的,然后一起晒太阳玩耍。

    小粉红每次都被人包围住。

    他穿着厚重的衣服,被排挤在外……

    这成了他心中的魔障。

    “这天气有点冷啊。”金熙熙不忍心拂了他的心意,可又担忧。

    滕一辉打了个响指,对她道:“我已经跟唐娘娘请好假了,我们可以飞到热带地区,沙滩上有海浪,还有各色美景,美不胜收,

    加上小包子,你说好不好?”

    金熙熙在犹豫。

    滕震霆抱着她大腿在摇晃。

    “熙熙,你就带我去吗,好不好?”他央求道。

    看着他冒着水星的亮眸,她蹲下身来,忍不住道:“好,我答应你就是,我们这就出发。”

    一行人说走就走。

    没多久,他们就抵达机场,买了飞往热带地区的机票,一行人离开了a国。

    他们一走,滕九延出现在机场。

    “刚才那三个人去了哪里?”他死死盯着售票员。

    售票员被他吓得发抖。

    可是她也是认识滕九延的,知道他如今的疯狂劲儿,连忙把地址报了出来。

    一个小时后。

    海滩。

    “哇哇哇,海浪,我来了。”滕震霆再怎么老成,也毕竟是个孩子。

    他遇到自己喜欢的东西,很快就把一切都抛诸脑后。

    金熙熙嘴角挂着笑容。

    三人来了之后,因为这里天气炎热,他们不得不换了装备。

    滕一辉就穿了一条沙滩大裤衩。

    光着的上半身肌肉纵横。

    而金熙熙这会儿身上穿着一套稍微保守一点的泳衣,不过两条雪白的长腿露在阳光下,显得异常刺目。

    “熙熙,我给你擦防晒霜吧。”滕一辉道。

    话音一落,金熙熙起了一阵鸡皮疙瘩。

    她道:“擦什么擦,要擦也轮不到你来擦,你想吃我豆腐,小心我揍你。”她挥舞着小拳头。

    “噗!”滕一辉一下子就笑了。

    他朝金熙熙挤眉弄眼地道:“你是想让我二哥来给你擦吧?”

    “滚球子。”金熙熙一脚踢在他腿上。

    他这么一说,愣是把她说成大红脸。

    “呀呀呀,不容易啊,现在还能见到红脸的妈妈,啧啧啧,这就是我二哥的失职了,如果你们两个好好相爱,每天污里来,污里

    去的,你该百污不侵。”滕一辉又厚脸皮地道。

    金熙熙笑了。

    她勾唇狡黠一笑。

    “疼一会儿兄,看看你这小身板儿,练得这么结实,有用吗,一看就是花架子,恐怕连女人都没摸过吧,就知道撑嘴皮子厉害,

    来啊,你过来,你给我擦一个防晒霜试试。”金熙熙道。

    说着,她还真把手底下的防晒霜丢给滕一辉。

    滕一辉感觉自己脸颊都被打肿的胀痛。

    猛地一把挺起胸膛,做了一个健美身姿,秀起自己的胸肌来。

    “怎么了?我就是没摸过女人,你想被我摸吗?来啊,我擦就擦,又不是下地狱,有什么可怕的?”滕一辉咬牙道。

    说着,他挤出一点防晒霜来。

    在掌心里搓揉了一番。

    看着金熙熙白花花的手臂,他有点发憷。

    来真格的,他,他还真有点不敢下手。

    万一真动手了,被二哥知道……

    他脑海里不自觉地脑补被滕九延揍成猪头的画面,脑子一个激灵。

    他笑道:“古灵,我先给你擦,你看看你细皮嫩肉的,万一晒黑了,就不好了,你说呢?”

    手就这么上去了。

    防晒霜没有擦到古灵的身上,却被古灵一个蹲身错腿,刮走防晒霜,擦在他脸颊上,摸了个大花脸。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