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甜婚蜜令:权少宠妻超给力 第374章 是他杀了冷魅

时间:2017-12-07作者:滕九爷

    不等滕九延开口,温石先声夺人。

    “人人喊你一声九爷,你以为晟京是你滕家的天下,你当真就可以胡乱冤枉人吗?说话都是要拿证据的,你别以为你就是王法,

    我活这把年纪,从没见人凌驾于法律之上的,你以为你真可以一手遮天吗?”他大声道。

    滕九延霸道不讲理,蛮横,在晟京有不少的敌人。

    大家暗中恼恨,却又拿他没办法。

    温石这么一嗓子喊出来,引起不少人的共鸣。

    一时之间,众人看向滕九延眼神透着一股不善。

    滕九延冷眼扫向温石。

    他嗤笑道:“要证据?老子没证据会平白污蔑你?”

    说着,他拍了拍手。

    小野从后面上前来。

    滕九延拿过他手心里的一个铭牌。

    “这个牌子,想必温老不陌生。”他冷声道。

    铭牌上有三点水。

    “温家的水军在晟京向来颇有盛名,一贯是神出鬼没,又武力值超高。”滕九延道。

    温家水军是温家培养出来的一批武力值爆表的保镖。

    说是保镖,其实都是温家从世界上顶级杀手团队购买来的一群杀手。

    他们专门为温家办一些私事儿。

    铭牌就是温石每次发布任务丢出去的牌子。

    滕九延道:“你不用抵赖。”

    说着,他将铭牌放入一个灌满开水的杯子里,杯身映出一行字:刺杀冷魅。

    “你,你,你怎么得来的这块牌子?”温石心惊肉跳道。

    他已经忘记否认刺杀冷魅这件事,直觉就是追问滕九延牌子从何而来。

    温家铭牌明明是字体只出现一次,只要显出任务,铭牌将会报废,永远不会第二次出现任务的内容。

    除非,他那晚派出的杀手根本没去看牌子的内容就被人杀掉了。

    杀冷魅的几位高手那一晚都死光了,好在冷魅也被除去。

    当时,他也就没在意。

    只是,滕九延又是如何得知温家铭牌读取任务的方法?

    这一桩桩事都透着古怪。

    温家秘事,向来不外传。

    “这么说,你是承认刺杀冷魅一事了。”滕九延勾唇冷笑。

    温石大声否认道:“我什么时候说过这种话?”

    滕九延眸底深处透着一股嘲讽。

    不见棺材不落泪。

    他道:“我忘记跟你说了,冷魅临死前曾经跟我留过一段话,你或许想听一听。”

    小野上前来用手机播放一段录音。

    “九爷,对不起。我追查到温老一直派人跟踪自己的女儿,还有当年关于廖一鸣的死因。不过我不小心被他发现,他派人追杀我

    ,如果你不小心听到这段话,应该是我已经被温石派来的人给杀掉了。冷魅下辈子再回来伺候九爷……”

    录音后面还有一段内容,不过小野卡住没再播放下去。

    这一段录音是滕九延在冷魅死后好几天才收到的。

    没想到冷魅在得知自己被人追杀时,没有回来向他求助,反而迎头面向屠刀,最终死在敌人的刀口下。

    一切皆因为冷魅后面说了一段话:

    九爷,我对不起你。

    我控制不住地喜欢金熙熙。

    一看到她,就会渴望接近她,想要看着她笑,看着她搞怪,看着她出丑。

    原本这种心思可以一直埋藏在心底。

    一辈子也不会挑破。

    我原本也打算过两年就离开,胡乱找个人结婚了事。

    可温婉的到来,打破我的计划。

    九爷是我的主人,是给我一切的人。

    我不能对不起九爷,也不想背负着重担活着,所以我选择直面死亡。

    死亡能熄灭我的躁动,也能洗清我的罪孽。

    ……

    那一刻,滕九延的心都要炸开。

    好在后面的一段话,让他彻底冷静下来,继续追查廖一鸣的死因。

    没想到,当年的事儿,温石竟然也有参与。

    温家难辞其咎。

    温石脸颊一阵阵地发肿。

    他头晕目眩,身后管家扶住他的身子,这才让他发作的高血压稳住。

    “你想怎么样?是,我是杀了冷魅,谁让他知道不该知道的事儿。”温石大声道。

    那一天晚上,他在跟儿子商量铁函的事儿,也顺便把当年一件旧事重提了提,谁知门外竟然窝藏着冷魅。

    他二话不说,就在铭牌里输入了刺杀冷魅的任务,交给温家水军。

    “承认就好,我还以为温老准备做一辈子的缩头乌龟,永远不承认呢。”滕九延森寒阵阵的眸子透着逼人的冷光。

    温石大声道:“是,是,我是杀了他,又怎样,你难道想为了一个手下,就要屠我温家满门吗?貌似你没少干这种事,有本事你

    冲我来啊,我们家的其他人都是无辜的,跟他们无关。”

    这种说法,一时引来无数人的赞同。

    虽然他是杀了人,可是敢作敢当,到不愧是条汉子。

    “嗤!”

    滕九延大声地冷笑,让周围人一时摸不到头脑。

    而他冷眸里释放出的杀气与戾气,却让周围人一个个遍体生寒,愣是一句话不敢说。

    “你若当真只是杀了冷魅,这件事就简单了,不过是一场牢狱之灾,但你真的只干过这一件事吗?”滕九延大声质问道。

    他一步步走向温石,高大的身影站在温石跟前,显得魁梧凛然,充满了威胁感。

    温石后退。

    他被滕九延灼眼的气场给吓住,心肝儿在胸腔里乱跳。

    一股不安的情绪游走在血管里。

    “我,我要走了,你们都散开,散开,别在这里围观,没什么好看的。”温石大声道。

    他命令管家带着一群保镖驱散了周围的人群。

    不过下一秒,滕贺骏带着一对又一对的人马,将温家全院子团团围住。

    一只苍蝇也飞不出去。

    “你们兄弟俩想干什么?”温石大声质问道。

    造反吗?

    滕九延看着他,森寒的眸子透着强烈的心火。

    “干什么?你以为我们想干什么?以你们温家曾经犯下的过错,你以为事情那么简单就能处理掉吗?”他道。

    温石看着走来的滕贺骏。

    他一步步后退,对管家道:“打电话,打电话给内阁大臣,我要申请保护,滕家人太嚣张,竟然想灭了我温家,想都别想,绝对

    不可能,不可能。”

    滕九延将手机递给他:“打,打过去,把那群老东西全喊过来,老子还愁你这老头子太无趣。”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