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醉一生爱你不朽 第1449章:你这样害死自己的孩子

时间:2018-09-25作者:言安希

    不过就骂人吗?你就这点本事吗?乔静唯不甘示弱的回答,我之前还不愿意相信,是你害了我,可我现在看来,就是你!你有多恨我,我算是彻底看出来了!

    她躲在厉衍瑾的身后,始终有厉衍瑾保护着她,给她做挡箭牌。

    夏初初孤军一人,显得那么势单力薄。

    乔静唯!夏初初气得浑身发抖,什么你撞上栏杆,什么谁推你!我夏初初才不会做这种卑鄙无耻不择手段的事情!

    可当时我身边除了你,没有其他人了!难道我还不会自己无缘无故的往泳池里跳!

    夏初初直哆嗦:你……你会遭报应的,乔静唯。

    是谁会遭报应,这话不要的太早,也不要的太绝对了!

    掉进水里而已,不会导致流产,乔静唯,你这分明是早就做好了万全的准备,然后嫁祸给我!你早就想把这个锅强行甩在我身上了!

    你敢,不是你推了我一把,害得我撞上护栏,肚子受到撞击,才会流产的吗?

    我没有推你,是你陷害我!那是一个孩子啊!是一条生命!夏初初的声音吼得都快要嘶哑了,乔静唯,你怎么下得去手!

    乔静唯红着眼眶回答:那是我的孩子,我比你难过一千倍一万倍!只怕,你还躲在哪里窃窃偷笑!

    你难过个屁!你晚上睡觉的时候不会做噩梦吗?不会害怕吗?不会觉得良心不安,不会被这个孩子的怨气缠绕着吗?

    我没有害死他,我为什么要害怕?

    乔静唯被夏初初这一连串的话得有些心虚,但她转念一想,她根本就没有怀过孩子,她怕什么?

    所以她才回答了夏初初的话。

    而夏初初真的是觉得,自己快要被气死了。

    那不是你一个人的孩子,是舅舅的,是我们厉家的。你不过是为了害我,嫁祸我,就搭上一个孩子的性命?

    夏初初,你不要血口喷人!

    我的句句属实。乔静唯,你这样害死自己的孩子,你和畜生又有什么区别?我真的为那个孩子,投胎到你的肚子里,觉得可惜!

    你现在完全是污蔑我了……乔静唯委屈又可怜的,声音都在微微颤抖,我的孩子啊,我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情?这世界上还没有谁,会做出这么狠心的事情,我也不会啊!

    即使夏初初一直都在,是乔静唯自己把孩子给弄没了的,然后嫁祸给她。

    可是看起来……没人相信。

    厉妍一直在旁边干着急,但她急的不是夏初初不能为自己狡辩,而是着急夏初初这个态度,很难取得原谅。

    厉衍瑾一直都冷漠的坐着,脸色淡然,也不知道,他到底会相信谁的话。

    夏初初终于知道,什么叫做人不要脸天下无敌了。

    她真的快要被气哭了。

    乔静唯怎么这么能装,这么能狡辩,这么能把是非黑白给调到。

    夏初初只能发狠的举起了手:我可以发誓,我夏初初今天要是了一个字的谎话,就天打雷……

    她没有能把恶毒的诅咒誓言给完。

    因为……厉衍瑾忽然站了起来,转身望向她。

    他个字很高,一站起来,气场就全部都出来了,夏初初只能仰头看着他。

    夏初初。他一开口迅速的打断了她的话,不用下去了。

    夏初初的手还高高的举着,话还没在嘴边没有出来,他就这么的给打断了。

    我要完。夏初初望向他的眼睛,写满了坚定,为了证明我的清白,我要完刚刚那句话。

    不用了。

    为什么不用?我没有办法了,舅舅,我没有办法再和她继续争辩下去。我唯一证明自己清白的方法,就是发毒誓。人们都,举头三尺有神明。

    我不用。厉衍瑾的语气稍微加重了一些,你还要我再强调几遍?

    夏初初问道:那你信我,还是信她?

    厉衍瑾的薄唇一抿,没有话。

    夏初初苦笑一声:好,好,你不用回答,我也明白了。

    他还是不相信她。

    夏初初重重的咬了一下嘴唇,让自己保持着清醒,也让疼痛来告诉自己,不能掉一滴眼泪,一滴都不行。

    哪怕是红了眼眶,都不允许。

    夏初初继续接下去刚刚被打断的话:我要是有一个字家的假话,我夏初初,就天打雷劈,不得好死,孤独终老!

    厉衍瑾心尖一颤。

    他看着夏初初清澈的双眼。

    他也不愿意去相信,这样清澈的眼神,这样单纯的夏初初,心思却真的那么的狠厉。

    天打雷劈,不得好死,孤独终老,每一个字都让他觉得害怕。

    他没有想过要把夏初初怎么样,他怎么舍得?

    夏初初缓缓的放下手:满意了吗?舅舅。满意了吗?乔静唯。

    乔静唯被夏初初这发毒誓的架势,给吓到。

    她倒是没有预料到,夏初初被逼急了,还会来这一招。

    厉妍起身想去捂夏初初的嘴,都来不及。

    这样的毒誓,怎么能随随便便的发?

    夏初初不怕真的灵验吗?

    还是,夏初初真的问心无愧,敢发这样的毒誓,是因为她根本就没有一点心虚!

    厉衍瑾看着她:……初初,何必呢?

    除了这样,我找不到自证清白的方法了。反正……夏初初一顿,你也不相信我。

    我没有过,不相信你。

    有些话还用出来吗?我能感受到的。

    着,夏初初看向乔静唯:我连毒誓都能发,乔静唯,你要是没有谎的话,你要不要……也发个?

    乔静唯的脸色一变。

    还是,你不敢发?夏初初继续问,你本来就心虚,这样的毒誓,你是肯定不会发的。

    夏初初,你不用用这种方法,来转移事情的重点……

    重点?什么是重点?不就是真相吗?我为我自己过的话负责,乔静唯,真相就是你抱着我一起落水,然后你流产了,嫁祸栽赃给我。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醉一生爱你不朽》,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