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一往情深:池少,别来无恙 第五百三十章 死永远比活着更好

时间:2019-05-23作者:默菲-

    看完结好书上【完本神站】地址:.wanbentxt. 免去追书的痛!

    第五百三十章 死永远比活着更好

    “公布吧,有些人还在等着这个消息。”

    池少擎的话让她眉头不由得皱了起来,“少擎,你是不是有什么事在瞒着我?”

    之前他提出封锁醒来的消息她并未多想,可听他刚才的话,突然觉得很不安,总觉得是有事在瞒着她。

    池少擎眸光变得复杂纠结,“颜颜,有件事我需要你帮我确认一下。”

    六个月后

    帝都人人都在翘首期盼,因为池少擎和陆展颜要举行结婚典礼了,虽然是复婚,可排场据说是世纪婚礼的场面,引得不少媒体摩拳擦掌骚动不已。

    陆家老宅内

    陆展颜一袭婚纱窈窕动人,虽然已经三十几岁,可保养的却和二十多岁的没有太大差别。

    姜静和linda在旁边帮她调整细节,也忍不住感叹,“感觉好像一下子回到了上一次你们结婚时的场景。”

    “是啊,好像当年一样。”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她脸上却没有太多的笑容,搭放在双腿上的手轻轻攥着,linda以为她是在紧张,连忙递了杯水过去。

    “总裁,先喝点水。”

    “嗯,你们去看看外面都准备好了没有。”

    浅浅提起唇角支开两人,卧室就只剩下她一个人,提着裙摆站起来,复杂的眼神环顾四周,熟悉的房间,有她小时候所有的回忆,甚至让她有种错觉,自己一下子回到了十多年前的那一天,她第一次嫁给池少擎的时候。

    可是那个时候,她身边有爸爸妈妈,有欢颜。

    心口猛然一痛,她迅速低下头,把眼里的复杂藏仔细,伸手打开桌旁放着的首饰盒,里面一条钻石项链静静的放在其中。

    和普通的钻石项链不同,这条项链并没有太多的设计感,粉色和蓝色的钻石相间排列,看上去甚至有些不伦不类,可她的瞳孔却跟着微微收缩,轻轻拈起,小心翼翼的戴在脖子上。

    “你不配戴这条项链。”

    突然有道声音传进来,她脊背猛地一僵,随后浑身跟着一颤,脑子里有个声音疯狂的叫着,可却不敢扭过头去看。

    房门落了锁,脚步声朝着她逼近,很快贴着肌肤的钻石项链就被来人一把拽了下来。

    “陆展颜,你不配戴妈妈的项链。”

    熟悉的嗓音再次传来,她才缓缓转过头,闪动的眼里没有震惊,而是一种在反复纠结过后,被确认的压抑。

    真的是她!

    她的亲妹妹,陆欢颜!

    如果不是少擎说欢颜还有可能活在这个世界上,她真的想都不敢想。

    “这条项链是我们八岁那年一起做给妈妈的生日礼物,我喜欢粉色所以挑了粉色的钻石,但你觉得蓝色的好看,最后是爸爸说把两个颜色交替排布。”

    “爸爸还说,粉色的钻石是我,蓝色的钻石是你,钻石托是爸爸,扣子是妈妈,这条项链代表我们一家四口永远都不会分离。”

    陆欢颜自顾自的说着,捏着项链的纤细手指不自觉地收紧,突然扭头盯着她,眉梢眼角全是恨意,“可是,他们还是分离了!因为你!”

    如果不是她执意要嫁给池少擎,就不会有后面的所有事情,他们也不会因为她和池少擎闹别扭而提早结束假期,赶上那场空难!是她和池少擎,是他们两害死了爸爸妈妈!

    一直珍藏在心底的记忆随着她的话在眼前不断闪现,她眼眶不受控制的红透,尤其是话里强烈的恨意,更是让她心口一痛,痛的不能呼吸。

    是啊,原本幸福的四口之家,却在顷刻间失去了三个。

    “所以你就想着报复我们,明明活着,却不告诉我。”

    是她太笨,其实欢颜早早就出现了,只是她从来都没往那方面想过。

    她和linda去宁谌家里找他谈工作的那次,门口放着一双女人的粉色鞋子,当时她只怀疑是宁谌的女朋友,却忘了欢颜最爱的也是粉色,草莓对粉色的钟爱可能就遗传了她。

    “陆欢颜已经死了,你忘了,是你亲自给她还有她的父母做了户籍注销?”

    陆欢颜嘲弄一笑,站在这片土地上,她就是一个死了的人,她还真宁愿死了,因为死永远比活着更好。

    “欢颜,收手吧,爸爸妈妈如果看到你为了恨做了这么多错事,他们不会开心。你利用池煜设计了楠楠和宁谌的事情,我不怪你,可意大利的流浪汉,他是一条活生生的命,还有池少擎的车祸,你已经在犯罪。”

    “犯罪?没想到你不爱池煜,说出来的话倒是一样的,犯罪又如何,你觉得我怕法律吗?我不怕,从爸爸妈妈为了给我一线生机给我套上降落伞推出机舱的时候,我就什么都不怕了,因为我已经死了。”

    陆欢颜像是听到了笑话,抬头狂笑的同时从沙发上站起来,她抬手将胸前的扣子一颗颗解开,露出了里面的肌肤,本该白皙的肌肤上,却到处都是伤口,刀伤、烫伤、还有许多她看不出来是怎么形成的伤口,触目惊心。

    每看一处伤口心就像是被针扎了一样的疼,她手颤抖的抬起来,想要触碰却被陆欢颜直接闪开。

    “你不是想要当圣母让我放下仇恨吗?好,那我就跟你说说这些伤口。”

    “我是那场空难唯一存活的人,降落伞挂在了一棵树上,有个男人救了我,这些伤口有一半是他送给我的,他每天晚上把我用铁链子锁起来,用各种方式虐待我,这个是刀子割破的,这个是用火棍烫的,还有胸前那个,是他用黑乎乎的指甲抠的,你尝试过那种活生生被抠下来一块肉的感觉吗?”

    陆欢颜指着身上的伤口像是在做解说一样,却逼得她一步步后退。

    “这才只是一部分,你知道什么是割刑吗?就是男人为了让女人忠贞,把她们的私处最敏感的地方割掉,然后用针线死死的缝合,只留下一个可以排尿的小孔,每当被他们凌辱的时候,缝合的伤口就会被狠狠撕裂,再愈合,然后再被撕裂,每天都在疼痛和璀璨中度过,还要像商品一样被人买卖.”

    “别说了,欢颜,把衣服穿上。”

    听着她用玩笑的口吻说着过去,陆展颜眼泪控制不住的夺眶而出,从沙发上拿起她脱掉的外套往她身上套,希望能遮住那些伤痕,却被陆欢颜狠狠推开。

    “怎么,你连听都听不下去?那你告诉我,我这个亲生经历过的人该不该恨,该不该报复?如果爸爸妈妈知道因为你和池少擎让我过着这么生不如死的生活,他们会不会也恨你!”

    陆展颜跌坐在沙发上,脸色惨白一片。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