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一往情深:池少,别来无恙 第五百章 他怎么可以这样做

时间:2019-05-23作者:默菲-

    看完结好书上【完本神站】地址:.wanbentxt. 免去追书的痛!

    第五百章 他怎么可以这样做

    颤抖的双肩瞬间下沉,她贴着玻璃的双手突然松开,扭过头,眼里的诧异在一秒之后就变成了冷意。

    “给我!”

    李显犹豫了一下,把手机递了过去,她绷着脸,点开手机上的视频文件,画面是事故的十字路口,红灯转绿,一辆出租车按照交通规则行驶,可本该等红灯的一侧,一辆大卡车直接冲了上去。

    出租车司机本能的猛打方向盘,车子失控在路上翻了两圈才停下,监控的画面是黑白色的,可她从里面看到了后窗户上的血。

    那些血,是池少擎的。

    司机的本能反应,让坐在后座的池少擎成了撞击的承受者。

    瞧着视频里的人越来越多,围观的,议论的,报警的,眼眶蓄满了泪水,程时说他喝了许多酒,可他是清醒的,知道喝酒不开车,所以特意打了出租车,却没想到有一场事故在等着他。

    视频里的画面播放完毕,她把眼泪硬生生逼回去,将视频往回退,重新回到事发前的几秒钟,收紧的瞳孔盯着画面里的大卡车,手指下意识的捏紧,重复刚才那种揪心的疼痛。

    反复看了好几次,那辆卡车原本是停靠在路边的,绿灯亮着的时候他都不动,偏偏变了红灯,他猛地加速,巧合的撞上了池少擎坐的出租车!

    “从监控上看,明显不是真正的交通意外。”

    李显知道她已经看出来了,却还是忍不住说了一句,老板当天不是开着自己的车,而是随机打了一辆出租车,对方却精准的计算好了时间,早就确认了车子,完完全全就是一场蓄意谋杀。

    手指在车祸发生的前一秒按下暂停键,她眼眸猩红的抬起头,“你觉得是池煜做的?”

    “除了他,我不知道还有谁这么希望老板出事。”

    今天记者会上,老板让池煜变成了大众嘲讽的对象,他担心老板会把陆展颜抢回去,就这两点就有足够的动机。

    “还有件事,意大利那个人的死恐怕也和池煜有关系,虽然我现在还没有查到证据。”

    提到了另一个可以救草莓却突然死去的人,她瞳孔再次收缩,捏着手机的手指因为用力而变成了白色。看着重症监护室里插着各种管子的池少擎,眼里一直克制的怒火猛的烧了起来。

    “你在这里看着他,我出去一趟。”

    一路飙车到了池氏楼下,她从车上下来,抬头看向顶楼总裁办公室的位置,见灯还亮着便直接走了进去,却被门口的门卫拦住,“池太太,您怎么来了,这都已经下班了。”

    “我找池煜,他不是还没走吗?”

    声音冷飕飕的问完,不等门卫再开口,她已经大步走了进去,直奔电梯。

    电梯行至顶楼停住,她低头看了眼手里的手机,眼里的怒火烧的更加明显。

    池煜正在办公室看着新闻上关于池少擎的报道,眼里刚闪过诧异,办公室的门就被从外面推开,他下意识的看过去,没有管理好的表情看在她眼里成了做贼心虚。

    合上面前的笔记本电脑,他脸上已经恢复了平时温和的笑容。“颜颜,你怎么来了?”

    “我不该来吗?是害怕我看到你脸上得意的表情,还是害怕我会质问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多日来在心里积压的疼都变成了愤怒,她把已经合上的笔记本重新掀开,冷笑的眼神落在被暂停的视频上。

    “前些天少擎找到了一个和草莓骨髓匹配的人,是意大利的一名流浪汉,可很凑巧,少擎去意大利请他跟着一起回国的前一晚落水死了,你应该清楚这件事吧?”

    池煜眼神一闪,眉头跟着皱起,“颜颜,你想说什么?”

    “看来真的很清楚,你用手段成为了唯一可以救草莓的人,让我只能接受你开出的条件,可以,我已经如你所愿了,为什么还要这么对他!你们都是池家人!你这么做是在犯法!”

    说到最后干哑的声音已经变成了嘶吼,大力抓住池煜的衣领,隔着办公桌想要问一个理由。

    他怎么可以这样做!

    之前的那些事情,她嘴上虽然说着不能原谅,可心里却没办法去责怪他什么,可没想到他会变本加厉,做出这么多事情来。

    “所以你怀疑我找人杀了意大利那个人,并且安排了池少擎的车祸?在你心里我已经是一个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的人了,是吗?”

    听明白了她话里的意思,池煜心口一痛,这一天来网上的口诛笔伐都不及她这一句话来的疼。

    四目相对,陆展颜盯着那双充满失落痛楚的眼睛,缓缓吸了口气,声音却染上了更多的凉意,“你的目的达到了,不是吗?”

    “陆展颜,你可以觉得我是一个不择手段的人,但是意大利的事和池少擎的事情与我无关,我可以向天发誓。”

    “向天发誓?你觉得老天爷会听吗?这样的你让我都觉得恶心,更何况是老天爷!”

    愤怒尽情的宣泄着,牙齿咬住唇瓣,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再次看向他那张熟悉的脸,“池煜,我以前只是觉得我没办法回应你的感情,没办法爱上你,可现在,我恨你,只要看见你这张脸,我就觉得毛骨悚然,我甚至不知道这样温柔的笑容,是不是从我第一次见到就是一种假象。”

    所以才会在现在有种从来都没有真正认识过的陌生感,却又远比面对一个陌生人,感觉更可怕。

    第一次从她嘴里听到她说,她恨他,池煜眉头痛苦的拧起,尽管心里做足了准备,可是听到这三个字的时候,还是觉得心口疼的要命。

    陆展颜松开他的衣领,脸上也跟着恢复了该有的冷静,“如果池少擎有什么,我会让你替他偿命。”

    看着她决然的转身离去,他喉结上下滚动,可里面的酸涩却不减反增。

    他是逼着她和池少擎离了婚,逼着她站在了自己身边,他成功了,可为什么,他反而觉得离他想要的越来越远?

    他想要的幸福和想从她脸上看到的笑容越来越遥不可及?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