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奉孝夫人是花姐[综] 79.第79章 二更

时间:2018-10-15作者:翟佰里

    :

    比例百分八十, 防盗七十二小时。  这个世家,在这次的天下争霸中,早早的就找到了自己的定位, 成为顶尖的谋士是他们的目标。

    可是

    阿婉垂下眼睑, 荀彧最后却可以算的上死的很憋屈, 他忠于大汉,可曹操到了后期已经根本不可能归权于朝廷, 以至于荀彧最后忧郁病逝。

    反倒是荀彧的侄子荀攸好好的活了下来。

    “荀家为世家,自然会为家族考虑更多。”郭嘉倒是很能理解荀彧的做法:“郭家若不是寒门而是世家的话,我只会做的更过分。”

    阿婉笑了笑:“世家有世家的做法,寒门有寒门的做法,有时候,寒门未必不好,世家未必好。”

    比如世家子就没有寒门子弟来的自由。

    有的时候, 必须要做的, 和想要追求的, 是完全不一样的。

    颍川距离洛阳不远,从洛阳转道去往冀州, 他们得先去洛阳补给,顺道郭嘉还要拜访几位友人。

    按理说他们是不需要补给的,但是梨绒落绢包是秘密,不得不多加小心, 僧一行给阿婉送来了许多的梨绒落绢包, 如今阿婉的仓库里光镶嵌在仓库上的梨绒落绢包就有五个, 更别说,仓库里面还堆着一堆,每一个荷包里面都塞得满满的。

    这些都是万花七圣收集到的好东西,阿婉自然投桃报李,让郭嘉画了不少扇面题了不少字,不过,郭嘉只会写隶书,写出来的扇面基本都被颜师包圆了。

    他们没有住在洛阳城中,而是在洛阳城外的一个客栈包了个独门独户的院子,洛阳如今人心惶惶,郭嘉的出现不曾引起任何人的注意,如今黄巾之乱肆掠正盛。

    郭嘉伸手为阿婉拢了拢披风的帽子:“你进去吧,为夫晚间便归来。”

    阿婉抬眼看向郭嘉,眼神澄澈清明:“我不担忧你,你素来小心,只是不管如何,天黑之前必定要回来,莫让我担忧。”

    “好。”郭嘉笑了笑,他很享受自家夫人的关怀。

    阿婉低头,从自己的腰间取下一枚玉坠,与郭嘉身上的玉坠替换了一下:“此乃护身符,能保佑夫君安全。”

    郭嘉点点头,为她推开门:“进去吧。”

    阿婉转身朝门里走,郭嘉转身上了马车,很快就离开了院落门口,等车辆快要消失不见的时候,阿婉的身影再次出现在门口,目送那车影的消失。

    她低头看看手心的玉坠,只期望,那枚刚刚打造出来的,紫品闪避腰坠真的能带来好运吧。

    叹了口气,转身想要回院子。

    却突然看见不远处,一个骑着白马的男人身后跟着一辆马车,缓缓由远及近走来。

    坐在白马上的男人在这混乱的世道格外的显眼,身上白衣飘飘,脸色也白皙红润,眼睛是桃花眼,嘴角微微上扬,带着几分天生笑脸的模样。

    他们在隔壁院落的门口停下。

    男人从白马上面翻身而下,身后的马车里伸出一只苍白干枯的手。

    一个脸色蜡黄,消瘦孱弱的男人掀开帘子钻了出来,明明还未入冬,却已经穿上厚厚的衣服,一手拿着帕子捂住嘴巴大声的咳嗽起来:“咳咳咳——”

    咳嗽声嘶哑难听,喉间无痰,呼吸短促,肺气不足

    得先用麻子汤辅以针灸稳住肺气。

    “兄长,兄长你怎么了?”就在阿婉脑海中盘旋着治疗方案的时候,不远处传来焦急的呼喊声,她猛地抬头,就看见那白衣男人半搂着瘦弱的男人满脸焦急的大喊道,阿婉连忙带着仆从走过去:“他肺气不足,还咳血,这是肺痨之症。”

    赵云诧异的抬头看向走过来的女人。

    女人身上披着斗篷,一张脸看的不太清晰,身后带着仆从,站在几步开外。

    “麻子一升,人参、桂心各二两,生姜三两,阿胶,紫菀各一两,干地黄四两桑白皮一斤,快去买来。”阿婉没去把脉,毕竟她如今只是一个妇人,不适合伸手去触碰陌生男子。

    赵云意识到这是治疗哥哥的药方,连忙催身边的仆从:“听见没,还不赶紧去配药?”

    仆从连忙拔腿就跑去配药去。

    “切细,用一斗五升酒,一斗五升水合熬取四升汤药,分五次服用,暂缓病情。”

    赵云扶着兄长无法行礼,不过却还是连忙颔首表示感谢:“多谢夫人相助,在下赵云,只不知”

    赵云?赵子龙?

    阿婉忍不住的抽了抽嘴角,一时好心多了个嘴,居然碰上这么个有名的人物,未来刘备的左膀右臂,长坂坡中斩杀淳于导和夏侯恩救回阿斗的一枚战将。

    “我与夫君就住在隔壁院落,不过此时不方便见客。”阿婉微微颔首:“先告辞了。”

    然后就带着仆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赵云看着那缓缓离开的,纤细的背影,又看看怀中几乎昏迷的兄长,忍不住的叹了口气,他就是听人说洛阳有神医能够治疗兄长的病,却不想,兄长的身体居然孱弱到这种程度,刚到洛阳就病倒了。

    好在他足够幸运。

    他抬眼,看着那纤细的背影消失在隔壁院落的门口,目色一瞬间复杂。

    只不知道这位夫人是否能够治疗兄长的病了。

    晚间郭嘉披星戴月的回来,身上有一些淡淡的酒气,好在并没有喝醉,阿婉没睡,而是坐在桌前看书,是一本志异,看见郭嘉回来了连忙起身迎上去。

    “怎么了?”郭嘉一眼就看出阿婉有些心不在焉。

    “隔壁的院落今天来了一对兄弟。”

    阿婉看着郭嘉脱掉身上有些粗糙的外套,换上她早就准备好的袍子,原本普通的男人一下子变得丰神俊朗起来。

    “刚到门口,兄长便晕倒了,恐是咳血肺痨之症,我给了一个方子,若是有效,恐怕还会来找我。”阿婉为郭嘉倒了杯水,这才坐下来撑着下巴吃吃的笑;“只不知是何时会来了。”

    “你对那位病人很有兴趣”

    “确实,肺痨之症少见,师父虽有研究,但到底少有印证。”

    郭嘉垂眸,沉默片刻:“明日我会在家中会友,他若有心明日必会上门。”

    阿婉点点头:“嗯,就看他是否会来了。”

    第二日,郭嘉的几位好友如约而至。

    而一大早出门去寻觅神医的赵云在听见这个消息后,想了想,回去准备了点礼品便上门了,郭嘉自然盛情款待,赵云长相俊美,身形挺拔,往那里一站便让人感觉到格外的不同,郭嘉几位好友皆是文士,如今突然在他们中间出现一个武将,倒有些突兀了。

    他坐在他们旁边,也不插嘴,就这般静静的听着他们高谈论阔。

    郭嘉也不多言,只是歪在椅子上面,整个人身上都带着几分慵懒的气息,郭嘉天生体弱,这些好友早有耳闻,此刻看郭嘉这番做派也不意外,反倒是赵云意外的瞥了一眼郭嘉,眼底染上疑惑。

    等到了午间,众人纷纷告辞。

    很快,这屋子里便只剩下郭嘉与赵云二人。

    郭嘉连忙坐直了身子,长长的舒了口气,目光似笑非笑的看向赵云:“赵将军,你兄长之事昨日我听夫人说起过。”

    赵云听着这样的称呼有些羞耻,伸手摸了摸脸:“先生唤我子龙便可,我也是别无他法,兄长病重难安,夜里咳嗽不止,昨夜却睡了个安稳觉,我便厚着脸皮上门,想要再寻奇药。”

    郭嘉点点头,实话实说:“我不会医,夫人医术高明,但是到底是陌生男子。”

    赵云闻言顿时有些沮丧。

    郭嘉的顾虑他是懂的,毕竟一个女子,一个男子,多有接触到底是不好。

    “且我们明日就要离去了,纵使夫人同意诊治,你们也不可能跟随我们不是?”

    “若夫人同意诊治,我与兄长自然跟随。”

    郭嘉抬眼看向赵云,似乎想要看透他心底的想法。

    却见赵云双目澄澈,一派坦然,很显然,他口中所说的正是他心中所想,郭嘉又想到青岩万花那救治世人的理念,微微的在心底吐了口气。

    笑了笑,开始放诱饵:“我与夫人欲往冀州而去。”

    冀州是袁绍的地盘,这赵云一看就是一枚虎将,一旦进入那地盘,必定是要被招揽的。

    果然,赵云迟疑了。

    袁绍赵云是不喜的,只是,若是为了兄长

    “子龙先莫要做决定,我去往冀州也不会久留,不过是暂时罢了。”

    赵云微微一愣。

    郭嘉端起水杯抿了口茶水,再看向赵云时,眼底已然带上几分试探:“若子龙愿意的话,可先扮演我的护卫,伪装一番,一边为兄长治疗,一边还不暴露自己的身份,你看可行否?”

    赵云连忙站起身来:“子龙愿为先生护卫,只求能救兄长一命,莫说伪装,便是真为先生护卫,子龙也是心甘情愿。”

    这下轮到郭嘉愣住了。

    这些虎将不该去寻找心仪的主公么?跟着他一个小谋士算是怎么回事?

    赵子龙,你作为虎将该有的血性和理想呢?

    “子龙不若先回去与兄长商量一番?”

    阿婉皱起眉头。

    目光转了转,最后落在坐在蒲团上的庞统身上,小丫头又哭又闹的,庞统都没睁开眼睛好奇一下,可谓不动如山,如此心性,也难怪他最近进步神速。

    “三郎。”

    阿婉轻声的唤道。

    庞统闻言缓缓睁开眼睛,站起身来疑惑的看向阿婉:“老师可是有事要吩咐统去做?”

    估摸着和小丫头的兄长有关系。

    “你且去厨房将徐娘子请来,她昏厥在地,三郎想必知道如何唤醒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