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奉孝夫人是花姐[综] 47.第47章 二更

时间:2018-10-06作者:翟佰里

    比例百分八十, 防盗七十二小时。  东汉末年, 朝廷式微。

    光和七年,黄巾之乱,太平道揭竿而起。

    为平息战乱, 各地诸侯拥兵自重, 后虽镇压太平道, 却军阀割据, 东汉名存实亡。

    阳翟县。

    “这孽障是要气煞老身。”姜陈氏一边揉着胸口一边狠狠的拍在案面上。

    “母亲莫气, 三弟已经前去捉拿小妹与那贼人,不日便归。”姜家二郎跪在旁边, 满脸担忧的安慰自己的母亲。

    姜陈氏悲从中来,掩面痛哭:“这孽障是要害死姜氏全族啊, 荀家做的冰人, 姜氏不过商户, 攀附郭氏已是高攀, 改善门楣全在于此,这小孽障却不知我的苦心,你还叫她什么小妹,她已不是你的小妹。”

    姜二郎口拙, 张开嘴不知该如何劝说母亲。

    姜二郎之妻裴氏伸手一把拉扯自家夫君的袖子, 自己上前, 为婆母捏肩捶背, 小心侍奉。

    待婆母眉间焦躁舒缓, 才小心开口:“如今该考虑的应是三日后大婚的新妇, 小妹离家多日,这……”

    未尽之语再次惹得姜陈氏嚎哭不停。

    得罪郭氏与荀氏,姜氏怕是要迎来灭顶之灾。

    姜氏门楣以后怕是再无新妇上门,姜氏女也再无可嫁之人。

    姜裴氏也嘤嘤哭泣:“小妹此举若是被他人所知,恐怕我与大嫂也得与夫君分开了。”

    姜陈氏顿时跳了起来:“不行,绝对不能让别人知道。”

    “那……”

    “三郎回来了。”

    姜裴氏还想说什么,外面便传来仆从的唤声。

    姜陈氏顿时眼睛一亮,那完全不符合那富态身子的矫健之姿冲了出去,远远的就看见自家三子驾着驴车从远处跑来,刚准备叫唤,就看见自家三子对着自己打了个噤声的手势,姜陈氏连忙闭了嘴。

    驴车不大,灰扑扑的十分不显眼,直接从大门冲进了自家母亲的院子里。

    姜陈氏又连忙跑了回来,就看见自家三子先跑去屋里倒了一杯凉茶喝,才指挥大嫂二嫂与自己的妻子:“赶紧的,将里面的姑娘给扶出来。”

    姑娘?

    姜三夫人脑袋一昏,又不敢忤逆丈夫,只能憋着口气与两位嫂子去扶里面的姑娘。

    姑娘的身上披着一件披风,将她整个人包裹住了,随着动作若影若现的里面的衣衫,色彩鲜艳,无比华贵。

    进了屋子,将披风扯掉,露出姑娘的容颜来。

    所有人都不由得倒抽一口气。

    下一刻,大嫂二嫂看向三夫人的眼神就充满了怜悯。

    姜三夫人忍不住捂住脸:“嘤……”

    姜三郎顿时头疼不已,连忙解释:“这女子是我救下的女子,我这不是想着,小妹已经没了,三日后的婚事……”

    “什么?你小妹没了?”

    刚进门的姜陈氏眼睛一翻,彻底的昏死了过去。

    原来,阳翟富户姜氏女聘给了寒门子弟郭氏门楣,原本是皆大欢喜的一桩喜事,却被姜氏女给弄得十分尴尬,前几日,姜氏女居然与一放牛郎私奔了,姜陈氏小心翼翼不敢走漏风声,连夜派遣三子前去捉拿。

    后姜家三郎不过两日,便抓到这对私奔的小情儿,放牛郎胆小如鼠,竟惊吓便溺的跪拜在地,扬言乃是姜氏女勾引在先。

    姜氏女当场触柱而亡。

    姜三郎亲眼见小妹脑袋瓜子开了瓢,怒火直冒,直接将那放牛郎打死了事,后收敛了小妹尸骨,选了个山清水秀的地方安葬之后,便准备回家,谁知刚出了山谷,就见一个紫衣女子倒在路边,容颜绝色,年龄与小妹相仿,姜三郎眼睛一转,就直接给带回来了。

    姜氏老太君陈氏昏倒,一阵兵荒马乱过后,陈氏苏醒。

    她刚准备嚎哭一声‘我的女儿啊’就被坐在椅子上的紫衣女子给慑住了心神。

    紫衣女子已经醒了,此时满眼茫然,满脸无辜的看着姜裴氏。

    “你可知你姓甚名谁,家住何处?”姜裴氏长得秀气小巧一张亲和脸,对着女子抿嘴笑了笑,十分亲近。

    紫衣女子茫然的摇摇脑袋。

    好半晌才抬起头看向姜裴氏:“我……我不记得了,我叫……婉……阿婉……”

    “不记得了?”

    姜陈氏掀开被子就赤脚冲了过来,一把抓住紫衣女子的手:“哎哟喂,我的心肝肉,你是我的女儿,我家的小妹啊。”

    姜大、二、三郎一脸懵的看向自家母亲:“嗯?!!!”

    姜大夫人瞬间了解婆母的想法,满脸笑意的抓住紫衣女子的另一只手:“小妹,今日你出门采青,头撞了树杈,怎么就忘记大嫂了呢?”

    二夫人也十分给力:“明日里我就让仆从去砍了那碍事的树杈。”

    三夫人一脸懵的看了眼自家丈夫。

    姜三郎回过神,揽住妻子肩头:“小妹莫怕,哥哥明日就去将那树砍了。”

    紫衣女子歪了歪脑袋,仔细回忆,却想不出来分毫。

    “小妹,你今日辛苦了,吃杯茶,先去休息吧。”姜三郎去倒了杯水,递给紫衣女子,看着紫衣女子喝下之后,才露出笑容来。

    紫衣女子眉头蹙了蹙:“这茶……好似味道不对。”

    姜三郎心头跳了跳:“必定是婢女那陈年老茶来糊弄,小妹舌头还是那般灵。”

    紫衣女子还想说什么,却只觉得眼前恍恍惚惚,不一会儿便不省人事了。

    姜陈氏看她睡了过去,立刻跳了起来:“快去把嫁衣拿来,大娘子二娘子去改针。”

    姜家人顿时忙碌了起来,而未来的主角阿婉此刻昏昏沉沉,似乎飘荡在漆黑的空间内,灵魂仿佛与躯体都分离了开来,十分的昏眩难受。

    家破山河亡,尸骨如山与腐朽的江山相伴。

    一白发白须老人满脸无奈对她挥手:“既然你决定了,便去吧,你学有所成,也该到了用的时候了,潼关一役死伤惨重,你带好僧一行与你做的匣子就去吧。”

    画面一转,又是一背着匣子的秃头男人,满脸无奈的为她背上匣子:“阿婉,此去注意安全。”

    美貌女子手扶着年迈夫君,看着她宛如看着自己的女儿:“阿婉,世间善恶皆有,你身为女子,又这般貌美,要保重好自己。”

    “师叔,回来记得给我们带糖葫芦。”

    “师妹,此去小心谨慎,莫要贪功。”

    “师姐,等师父同意我出师了,我便出谷去找你去。”

    一个个声音在脑海里回响着,阿婉却不知那些人是谁,甚至想不起那些人的脸,电光石闪间,好似明悟些什么,再想继续,却后继无力。

    昏昏沉沉,便堕入黑暗。

    再醒来时,已经是三日过后。

    她低头,看着身上一身嫁衣,正坐在一张大床上面,床上鸳鸯戏水的被面,并蒂莲的枕头,青纱的帐子,两根绣着并蒂莲的压帐环垂下,房间不算特别大,但是里面箱笼齐全,嫁妆全都堆在角落里,到处扎着红绸,霸道的宣誓着这里是婚房的事实,

    她靠在床柱上,浑身发软,脑袋却十分清明。

    自己这是被算计了。

    阿婉想到三日前自己的愚蠢模样,就忍不住的在心底暗暗唾弃自己。

    这户可恶的人家,三天不仅没让她醒过来,竟然也让她直接饿了三天,这会儿她饿的头昏眼花,想要逃跑都不可能。

    而此刻前面推杯换盏好不热闹。

    荀彧满意的看着郭嘉,伸手摸了摸光秃秃的下巴,转头对自己的大侄子荀攸说道:“奉孝至孝,只期望日后能与姜氏女琴瑟和鸣,夫妻恩爱。”

    “叔父所言极是。”荀攸板着一张脸,梗着脖子恭敬的说道。

    荀彧看向人群中的郭嘉,叹息道:“奉孝之才,埋没于此啊。”

    “叔父可要荐官?”

    荀彧摇头:“奉孝自有打算。”随即苦笑:“如今军阀四起,董卓虎视眈眈……”

    未尽之语让荀攸忍不住蹙起眉头,有些说不出的担忧。

    当初荀绲忌惮宦官,让荀彧迎娶中常侍唐衡的女儿,若不是荀彧少有才名,说不得早就被流言淹没,荀彧却一副无所谓的模样,对唐氏女十分关爱。

    如今……

    “走,我们去看看那姜氏女。”

    荀彧性情十分爽快,眼看着郭嘉被人簇拥着往新房走去,拉起自家大侄子就跟了上去。

    这妇人常年在后宅,能光明正大看也就这一回了。

    荀攸还没理清楚自己脑袋里的千丝万缕,就一脸懵的被自家叔叔给拉了过去。

    阿婉已经在房间里转了三个来回。

    有金银,有布匹,偏偏没有一口吃的东西。

    她颓然的靠在床柱上,就听到远处传来一群脚步声,体内混元性内功还未完全恢复,手中已经掏出临出门时从僧一行手中拿到的,藏在袖子里随时准备战斗了。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