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奉孝夫人是花姐[综] 44.第44章 二更

时间:2018-10-04作者:翟佰里

    比例百分八十, 防盗七十二小时。  荀彧对袁绍的评价并不高。

    郭嘉沉吟着靠在椅背上, 前面的矮几上面, 正铺着一串空白的竹简, 刻刀在旁边的木槽里。

    “奉孝可还愿意去投奔袁公?”

    荀彧对袁绍态度一直若即若离, 袁绍也不知看出来了没有, 对荀彧也不够倚重,反倒是荀彧的兄长荀湛,袁绍倒是信任有加, 不过荀彧也不是太在乎,他这样的顶级谋士, 对主公的挑选是非常严格的。

    如今荀彧就觉得自己的兄长瞎了眼。

    “若真如你所说, 那必定不是明主。”

    “洛阳一会, 我便再看看。”荀彧叹息一声,届时诸侯汇聚,他必定能从中寻到明主。

    郭嘉有些心不在焉的应了一声,随即站起来:“天色太晚了,客房早已收拾好了, 文若先去休息吧。”

    “好。”荀彧也跟着站了起来, 连续赶路好些日子,此刻他确实疲惫不堪。

    两个人在书斋门口分开, 郭嘉回了房间。

    阿婉没睡,披了件外衣围着被子正在做针线, 郭嘉走过去看了一眼, 发现她绣的是青竹纹, 阿婉很喜欢在他的衣袍上面做文章,郭嘉也已然习惯了,但是此刻看着烛火下一脸温婉的她,还是忍不住的放轻了呼吸。

    “回来了?”郭嘉的影子挡在了她的绣绷上面,阿婉放下绣绷,抬眼看过去。

    “嗯,子龙回来了,文若在半路遇见了子龙,便一起过来了。”

    “荀先生?”

    阿婉有些疑惑的蹙了蹙眉头:“他不是在袁绍帐下么?这会儿过来做什么?”而且过两天就是元日,荀彧不用祭祖的么?

    “年后袁绍召各路诸侯伐董,他提前来探探路。”郭嘉脱掉身上的衣裳,冰凉的脚塞进被子里,恰好碰上阿婉的腿。

    “哎呀。”阿婉立刻将腿缩了起来,狠狠的睨了他一眼。

    郭嘉看着她缩成一团的模样,便徐徐笑开,想要伸手抱抱她,却又觉得自己的怀抱冰凉。

    阿婉拿了荷包将针线扔进去,转身便直接埋在男人的怀里。

    温香软玉一入怀,郭嘉便觉得整颗心都暖了。

    “这个冬季格外冷。”

    “夜观天象恐有雪讯,也不知道城外这些农户可怎么办?”

    “阿婉还会夜观天象?”郭嘉的唇碰碰她的额头。

    阿婉仰起头,满脸自得的看着他:“我有一恩师,名为乌有道人,虽说他擅长茶之道,但是本身也算是个极有本事的牛鼻子道人,看个雪讯而已,不是难事。”

    “呵……”郭嘉低低的笑了一声,将她抱紧在怀中:“睡吧。”

    阿婉本就是突然被吵醒的,所以很快就睡了过去。

    反倒是郭嘉睡不着了,烛火未灭,摇曳着的烛光让郭嘉的眼前晃悠个不停,此刻荀彧说的话不停的在他的脑海里盘旋着,袁绍,董卓,吕布……

    一个个人名,一个个地名,一场场战役,就这般在脑海中宛如一幅画卷徐徐展开。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郭嘉才睡了过去。

    第二天阿婉醒来的时候,郭嘉早已起床去了书斋,旁边的床榻都冷了,阿婉洗漱后装扮后挽起发髻,贴上花钿,才起身去了厨房。

    厨房里,胡老汉正在烧水,因为没有女仆,所以就连厨房里的工作,胡老汉都帮着伸手做了。

    一开始胡老汉还有些手忙脚乱,如今烧火煮水已经是十分熟练了,而他的孙儿三郎此刻正坐在火塘旁边,手里捧着竹简垂眸看书。

    是郭嘉给他的书。

    阿婉拿出了太多的套书,郭嘉在那三年间,用竹简纂刻了一部分,因为没有书童帮忙,也只是很小的一部分而已。

    “夫人。”胡老汉看见阿婉进了厨房,连忙站起来行礼。

    “别多礼了,继续忙吧。”

    说着,阿婉便直接撸起袖子走到桌子边,看看还有些什么菜,掀开水缸,里面还养着两条大草鱼,是前日裴元师弟到落星湖打来的,直接用缸养了,送来了几十斤。

    “三郎,书看的如何了?”

    阿婉一边伸手从水缸里捞起草鱼,一边如往常一般的询问道。

    “有些不懂的地方,我已经记下来了,等之后寻问先生。”

    “不懂的就要问,却也不要死读书,三郎以后是想要做文士么?”

    三郎的手颤了颤,黝黑的眸子垂下:“待寻到叔父的消息才能考虑这些。”

    阿婉叹息一声,手里的动作都变得缓慢了。

    胡老汉本不是三郎的爷爷,而是三郎的仆从,三郎的父亲去远方为官,只可惜,黄巾军战乱,太平道当道,家中人死的死,散的散,唯有胡老汉带着三郎奔逃了出来,前往荆州寻找远房叔父,却不想,在路过颍川的时候,再一次碰见太平道肆掠,祖孙俩意外被阿婉所救。

    郭嘉年岁虽小,却学识不低,祖孙俩商讨一番后,决定留下自卖自身,虽为仆从,实则三郎是想要拜师。

    三郎性格沉稳,十分自律,相貌虽说十分普通,却自有一番风华,三郎从不说自己的本名,阿婉有心想要帮着寻找那位叔父,也不得其法,她甚至隐约发觉,三郎之所以不告知名讳的原因,很可能就是害怕郭嘉与阿婉帮他寻找亲人,阿婉不知三郎经历过什么,以至于防备如此。

    阿婉对三郎充满疼惜之情。

    三郎对阿婉的态度也从一开始的戒备,多了几分的信任。

    阿婉熟练的煮鱼片粥,稻米在锅中煮的开了花,阿婉挖了一勺猪油,然后又切了几大块的生姜扔进去,再次沸腾粘和起来后,才开始下鱼片,待鱼片粥煮好之后,又做了稻香饼。

    三郎坐在火塘旁边,手里拿着竹简,目光却无法专注于上面,最终遵从本心看着灶台前那抹纤细的身影。

    “三郎,去书斋叫先生吃饭。”阿婉忙完最后一个菜,才转过身来看向三郎。

    三郎一个激灵,连忙回过神来,顿时满面燥红。

    他居然看呆了。

    起身放下竹简便转身快步的跑了,阿婉看着那急匆匆的背影不由得有些懵。

    疑惑的看向胡老汉:“三郎这是……”

    “咳。”胡老汉轻咳一声,连忙缩了脖子继续盯着火塘,眯着眼睛表示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三郎跑的很快,一直到书斋门口,才停住脚步,心如擂鼓。

    他手扶着书斋门口的青竹,满目茫然的看向地面上的碎石,还有碎石旁边,穿着毛皮靴的自己的脚,毛皮靴很暖和,是夫人前几日天冷后拿来的,他换上后一直都舍不得脱。

    他自小生活虽算不上锦衣玉食,却也衣食无忧,可母亲早死,父亲后院小妾众多,说起来,他已经许多年不曾感受过这样的温暖了,他不知母亲是怎样的模样,却依稀感觉,母亲就该是夫人这样的。

    美丽,温柔也聪慧,得到先生的敬重与爱意。

    而不是如同父亲后院的那些妾侍,争风吃醋后,得来的却是男人的漠视。

    他缓缓的舒了口气,平复心跳,站直了身子走上前去叩门。

    很快,里面传来先生的声音:“进来吧。”

    三郎推门而入,站在门口行礼:“先生,荀先生,可以用膳了。”

    郭嘉和荀彧正在看洛阳的舆图,当然不是阿婉画的那份,而是郭嘉临摹出来的,自然也足够详细,荀彧看着舆图也没怀疑什么,毕竟郭嘉在洛阳呆了一段时间了,制出一张舆图来也很正常。

    只是荀彧之前并不知郭嘉居然还会制舆图。

    “文若,我们先去用膳吧。”郭嘉站直了身子,邀请荀彧。

    “客随主便。”

    “我夫人的稻香饼是为一绝,文若稍后可要好好品尝。”郭嘉带着荀彧往书斋外面的前院客厅走去。

    胡老汉提着食盒,此时正一盘一盘的将菜肴上桌。

    阿婉的菜肴都是从系统中拿出的食材,许多酌料也都是僧一行搜集到手然后送过来的,所以,当郭嘉第一次吃到系统出品的稻香饼时,惊为天人。

    荀彧目光复杂的瞥了一眼郭嘉,他算是发现了,郭嘉碰到他夫人的事就犯傻。

    三郎手里捧着稻香饼坐在火塘旁边一边看书一边吃。

    突然,面前的出现一碗热气腾腾的粥,粥碗被一只素白的手把着。

    “夫人……”他抬眼怔怔的看向眼前带着浅笑的美丽面容。

    “喝点粥吧,里面加了姜,喝了暖身子。”

    三郎突然眼圈发涩,连忙放下竹简伸手接过粥碗:“谢谢夫人。”

    一口饼子一口粥,三郎只觉得这碗粥真的暖到了心底里。

    等用完膳,阿婉回到后院没多久,三郎突然出现在院子门口,他叩响门扉:“夫人。”

    他十分懂礼,绝不往院落里面多走一步,只是站在门口大声喊道。

    阿婉一愣,无奈叹息,看来买个小丫鬟势在必行了。

    她起身走出去:“三郎,找我可有事?”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