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奉孝夫人是花姐[综] 40.第40章 一更

时间:2018-10-04作者:翟佰里

    比例百分八十, 防盗七十二小时。  “妹婿,小妹。”

    姜大郎对这位妹婿的观感很好, 只是, 对这个陌生的小妹却有些怕怕的。

    “兄长这是去哪里?”阿婉掀开帘子, 似笑非笑的看着姜大郎。

    “往你们家中去,母亲疼爱小妹,昨夜又收拾了一些精美的布匹,赠与小妹做衣裳。”说着,指了指身后的牛车。

    郭嘉脸色僵硬的看着上面如小山堆一样的布匹。

    色彩都是清新素雅的,一看就十分适合他与阿婉做衣服,可见,这位‘岳母’昨日被阿婉吓的不轻。

    “兄长,不知家中可能弄到药材”阿婉跳下郭家的车,来到姜大郎身后伸手摸了摸布料, 多是一些细布,还有少许的一些锦缎, 可见姜家的诚心。

    她不愿意和姜家做亲戚来往, 但是其它方面的来往却是可以的。

    姜氏最大的愿望就是倚靠这门婚事成为书香世家, 如今阿婉绝了他们的念想, 他们还要小心讨好她,可谓赔了夫人又折兵, 只是, 为了姜氏一门的名声, 却又不得不将这口气给咽下去。

    “药材?”姜大郎愣了一下, 显然有些为难:“如今各地战争不休,纵使有药材也全数运往前线,所以……”

    阿婉蹙眉:“难道说,一点都弄不过来么?”

    “少许的自然是没问题的,但是大量的话……”

    “我一个寻常妇人要大量药材有何用,不过是想要买些药材给夫君调理身体罢了。”

    姜大郎呆住了,想想又觉得自己实在是多虑。

    他连忙点点头:“那需要什么直接告诉为兄,为兄为小妹准备就好。”

    “好,等想清楚了,再通知兄长。”

    姜大郎来得快去的也快,帮着将布匹送回了他们住的院子,便急急忙忙回去了。

    郭嘉一直都未曾说话,待姜大郎离去之后,才走到阿婉对面的桌子坐了下来:“姜氏动作频频,看样子似乎要与夫人修复关系?”

    “本就无关,谈何修复?”

    阿婉老神在在的喝茶。

    “夫人刚刚与姜大郎要药材是为了给为夫调理身体?”

    “自然不是。”

    郭嘉抿了抿唇,突然有些不开心。

    “那是……”

    “我有一奇方,在战场上有大用。”她抬眼,目光灼灼的看向郭嘉:“此药名为止血散,分上中下三品,上品止血散的效用,流血不止涂抹之凝血不散。”

    “夫人此话可当真?”郭嘉果然一脸震惊的看向阿婉。

    “自然当真。”阿婉笑的自信满满,放下杯子:“我手中奇方甚多,这不过其中一种罢了。”

    郭嘉搓了搓手,心中思绪激荡澎湃。

    他此刻才察觉到,找到一位医术高明的妻子的好处到底在哪里,他来回转了两圈,然后重新站回到阿婉面前,端正行大礼:“还请夫人助嘉一臂之力。”

    阿婉哼笑一声,得意的坐回到椅子上,双腿交叠,下巴微微上扬,一副傲娇模样。

    纤细的手指敲敲桌面:“夫君为本夫人倒杯水先。”

    郭嘉一怔,僵硬片刻,才走过来执壶倒水。

    阿婉端起这杯由郭大谋士倒得茶水,小口的抿了一口,这才对着他勾唇笑了笑。

    “夫君请坐。”她指了指对面的椅子。

    郭嘉茫然坐下。

    不知为何,从刚刚开始就觉得自家夫人有些不太一样的感觉。

    “我可以帮你,但是有些话,我要说在前边。”

    “夫人请说。”

    “我万花谷的女儿,性情刚烈,十分善妒,君既无情我便休,不存在‘委曲求全’这四字。”

    阿婉掏出对着门外的一株小树,直接来了个阳明指,只见院落里,碗口粗的树干应声而断,轰然倒下,她阴恻恻的看着郭嘉笑了笑:“若是被我发现夫君背着我在外乱来的话,犹如此树。”

    郭嘉的背脊顿时出了一层冷汗。

    他满脸呆滞的看看阿婉手中奢华精美的巨大毛笔,再看看院落里碗口粗的树。

    突然有种恍若梦中的感觉。

    好半晌后,才猛地回过神来,再看向眼前依旧端庄美丽的妻子时,才意识到真的发生了些什么。

    他粗粗的呼出一口气。

    “夫人……好手段。”

    阿婉笑的格外灿烂:“多谢夫君夸奖。”

    “嘉素来洁身自好,夫人放心就好。”郭嘉自信满满的对着阿婉承诺道。

    阿婉在心底冷笑。

    野史上可是写了,这位郭奉孝,郭祭酒,生性放浪,爱好颜色,家中纳入八房小妾,现在跟她说,他洁身自好?这是在欺负她对他不了解么?

    郭嘉看了看阿婉,似乎不太相信自己。

    他就差拍着胸口保证了。

    “夫人相信为夫就好。”

    “那好,本夫人拭目以待。”

    两人击掌为盟。

    阿婉笑的格外灿烂。

    郭嘉对阿婉兴趣更浓,他发觉,这位莫名出现的新婚妻子,就犹如一个宝藏,他奋力挖掘,甘之如饴。

    至于阿婉担忧的那些事,呵呵,他才没什么兴趣。

    郭嘉宛如梦游的去了书斋。

    阿婉也开始收拾东西,他们早前就做好决定要避世而居,郭嘉在山中有一处住所,虽说不如郭家祖宅如此宽阔,却胜在清幽,新房内嫁妆甚多,阿婉将这些东西全数都放在了系统仓库中。

    等东西收拾的差不多,阿婉打开系统,这次她联系的是僧一行。

    自从和孙思邈联系之后,万花七圣早就知道阿婉有办法与他们联系,所以僧一行听见阿婉的声音时,一点都不觉得奇怪,反而急急忙忙将座下弟子支开,一人坐在房间里和阿婉畅聊。

    阿婉看着僧一行,连忙问道:“一行叔叔,我这边什么东西都没有,叔叔可有办法送些梨绒落绢包给阿婉?”

    僧一行手里捣鼓这机甲人。

    伸手从旁边的箱子里捧出几十个梨绒落绢包:“你要多少,我给你送过去?”

    阿婉:“……”

    突然间好羡慕嫉妒恨啊。

    “我都想要。”阿婉嘟嘴撒娇,面对这几位长辈,她是最普通的小女儿姿态。

    “我这边整理箱笼,过些日子将你能用上的东西都给你送过去。”

    僧一行笑的格外的温和,清润的眉眼给了阿婉很大的安慰,那跨越时空的距离,在僧一行的眼里变得好像格外的简单。

    “谢谢一行叔叔。”阿婉惊喜的点亮了眼睛。

    僧一行笑了笑,伸手抹了抹自己的头:“若是真想感谢的话,就让你的夫君多写几幅好字给我就好。”

    “额……”阿婉的嘴角抽搐了一下。

    “扇面就好,我给你在里面塞了好几十把的空白扇面,你看着写。”

    说完,不等阿婉反应,僧一行就单方面的切断了联系。

    很显然,僧一行也害怕阿婉拒绝。

    阿婉得偿所愿心情极好,收拾箱笼看见还有几件忘记收拾的衣服时,心情都没那么糟糕了。

    而前面书斋因为新婚而拒绝见客的郭嘉,终于敞开大门,开始与朋友见面。

    几位好友高谈论阔至晚间。

    郭嘉留他们用晚膳,几位好友自然是留下吃饭继续分析当今形势。

    仆从一道菜一道菜的上菜。

    郭嘉坐在主位,身边皆是好友,最后上来的则是几坛子好酒,已经好几日不曾饮酒的郭嘉顿时肚子里的酒虫上来了,咽了咽口水,目光不由自主的就朝着酒坛子飘过去。

    “来,奉孝,为你满上。”

    郭嘉刚准备伸手拒绝,就看见那人手脚奇快,在他的酒樽中倒满了酒。

    酒香扑鼻,口舌生津。

    他端起酒樽,刚准备喝一口酒,脑海中莫名浮现出阿婉那张似笑非笑的脸。

    手一抖。

    酒水就洒了出来,直接弄湿的袍脚。

    “奉孝还未喝酒就醉了么?”好友打趣道。

    郭嘉端起酒杯,露出笑容:“不过是手抖罢了。”

    然后将酒樽中残酒一饮而尽,对着好友示意:“请。”

    月上中天,送走最后一个好友。

    满身酒气却未醉酒,只是单纯微醺的郭嘉回过神来往后院走去,只是走到后院门口的时候,脚步突然僵硬,有种十分不好的预感。

    默默的收回脚,转身准备回书斋睡一夜。

    “若是今日出这个门,以后也不用回房了。”

    幽幽的声音突然在院落深处传来。

    郭嘉的背影猛地僵住,心跳极快,今夜月朗星稀,院落中那颗断了的树此刻还未处理,就这般直直的躺在那里,不知为何,郭嘉突然在那颗树上,看见未来自己的影子。

    两条腿好似失了控制,自动的朝着房间里走去。

    阿婉散着头发,穿着亵衣,外面罩着一件薄纱,坐在屋内的窗口,未曾点灯,只有月光洒入窗栏,微风轻拂,发丝随风飘起几缕,芙蓉面上带着的是略带讥诮的笑意,她坐在椅子上面,双腿交叠,月光洒在浅色的纱裤上,两条腿晃悠晃悠的,仿若晃进了他的心底。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