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奉孝夫人是花姐[综] 36.第36章 三更

时间:2018-10-01作者:翟佰里

    比例百分八十, 防盗七十二小时。  郭嘉一把攥住她纤细的手指。

    喉结滚了滚,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一把将她从椅子上拖进自己的怀里, 打横抱起,转身走进内室, 撩开帐子扔进了床里,然后, 整个人直接压了上去。

    阿婉瞪大了眼睛, 伸手去推他。

    郭嘉却仿佛发了狠, 直接去拽她的亵衣。

    哟吼, 真是胆大包天了。

    那就别怪她了。

    一夜过后。

    郭嘉坐在床上生闷气。

    阿婉沐浴后坐在椅子上擦拭长发, 也不理会郭嘉的小脾气, 等头发干了挽成发髻, 才走到长边坐在他身边拍拍床板:“趴下来,让妾身为夫君按按。”

    郭嘉睨了她一眼, 什么话都没说,不过却十分顺从的趴下来。

    阿婉手指带着混元性的内力,随着按压穴位, 用内力刺激他的经络, 酸软胀痛的感觉一下子让郭嘉舒坦的哼出声来,阿婉的手依旧未停:“我见昨日夫君酒醉,就让仆从将玉屏风散停了。”

    “为何停药?”郭嘉才喝了两三天的药, 就察觉到了好处。

    阿婉笑笑:“夫君既不想身体好, 我又何必做这些多余之事, 有那些药,倒不如送去前线战士,至少保我大汉江山边界不是么?”

    郭嘉顿时更气了。

    “母亲近日胃口不佳,你若是有闲暇,多去陪陪母亲。”他开始转移话题。

    阿婉似笑非笑,早已看透他的小把戏,却不曾揭穿,只是点点头:“我知道了。”

    一连几日,阿婉每日陪伴郭母,几日后,阿婉早晨去给婆母请安,却恰好碰上急急忙忙从里面跑出来的仆从。

    阿婉看着仆从那慌乱的脸色,顿觉不好,连忙问道:“婆母怎么了?”

    “夫人,不好了,老夫人仙去了。”仆从看见阿婉宛如看见了主心骨,掩面痛哭说道。

    “什么?”

    阿婉有些不敢置信,她知道郭母身体极差,外强中干,随时可能一睡不起,却不想这一日来的这么快,她稳了稳心神,连忙吩咐仆从:“你去告知先生此事。”

    “是,夫人。”仆从转身拔腿狂奔。

    阿婉稳了稳心神走进去,她并不惧怕死人,仔细查探之后,确定确实是自然死亡后,才松了口气。

    这混乱的世道,阿婉生怕这位老母亲是被人给害了。

    郭嘉很快就来了,他见母亲去的安详,心中也早有准备,虽说伤心,却也能稳住自己的情绪,快速的通知那些早已不怎么来往的郭氏族人。

    郭母的葬礼办的庄重极了。

    郭氏族人如今多数转为耕读之家,如同郭嘉一脉的寒门还是少有,本就有着隔阂,如今更是无话可说,沉默的办完葬礼,郭嘉决定尽快的去避世之所,一边守孝,一边观望。

    阿婉整理好自己的箱笼,遣散仆从,原本郭嘉还想带厨娘和她的女儿三丫,但是阿婉拒绝了,她手里的好东西不少,郭嘉尚且还要避开点,再来个厨娘与三丫,她就彻底的束手束脚了,郭嘉在确认阿婉的意思之后,便给了一些钱,也遣散了。

    两人到了山上,将郭母埋葬在这山清水秀的地方。

    阿婉看着这并不高大的山,眉心微蹙,若是颍川真的成为战场,这么个小山坡绝对不可能幸免于难,一时间,阿婉倒是格外的怀恋起万花谷那险恶的地势了。

    郭嘉在母亲坟前结了个草庐,他要开始守孝了。

    他穿着布麻的素服,每日清晨会在坟前做早课,阿婉则是在家中做饭,然后用小竹篮背着早餐来坟前看他。

    “我新做的稻香饼,夫君吃吃看可好吃?”阿婉掀开篮子上的布,里面放着一盅粥,还有几个稻香饼:“这是防风粥。”

    郭嘉放下手中的竹简,一边用餐一边歉疚地看了眼阿婉:“让你跟着我受苦。”

    “不碍事。”阿婉对着郭嘉笑了笑:“你先吃,吃完饭我有些话要和你说。”

    郭嘉点点头,沉默的开始用餐。

    很快,热乎乎的防风粥让郭嘉的背脊冒出一层汗来,放下碗筷,郭嘉才看向阿婉:“你想与我说什么?”

    阿婉看着郭嘉,声音有些沉沉。

    “夫君,这座山地势不高,如果颍川出事的话,怕是也不会幸免于难,我想在这座山上布下阵法。”阿婉从怀中掏出纸笔,寥寥几笔就将周围的地势特点给画了出来:“这里,还有这里,以及这里,易守难攻,做些障眼法就可,而这里和这里,地势平坦,需要做一些陷阱。”

    郭嘉原本有些漫不经心,可渐渐的,他的眼神越来越凝亮。

    最后,更是忍不住的满脸惊奇的看着自己的妻子,他没想到,自己的妻子居然还有这样的谋略。

    “阿婉……”

    他张了张嘴,自从新婚之夜后再不曾唤过的妻子的闺名,此刻在他舌尖滚了滚,便突口而出:“你为何会懂这些东西?”

    郭嘉不知青岩万花是在哪里,但是,却也知道如今的世道对女子是多么的苛刻。

    之前阿婉会医他已然惊讶万分,可如今看来,她懂的许多东西,甚至他自己都一知半解,比如这阵法,往小了看只是想要保护这座山,可若是拿到战场上,这就是生死关头的胜负关键。

    阿婉有些错愕的看向他:“这是万花谷中必学之……”

    声音戛然而止,她徒然意识到,这不是盛唐。

    大意了。

    “阿婉。”郭嘉伸手捉住阿婉的手,眼底带着激荡:“青岩万花,若有生之年得以拜访,嘉死而无憾。”

    阿婉愣住了。

    她有些茫然的看着郭嘉,她有些不懂,为何仅仅是听着她寥寥无几的几句介绍,郭嘉就对万花谷有这么大的向往,不过,却又莫名的感觉到眼圈酸胀,好似要落泪一般。

    这大约就是离家游子彷徨无依的心有所依靠的表现吧。

    “若是有机会,我也想带夫君去看看。”她颤抖着唇,背过身去。

    郭嘉看着阿婉眼圈泛红的模样,不由得有些自责。

    他伸手,将她揽进怀中,微微叹息。

    阿婉看着这样的郭嘉,也不再藏私,第二日来送餐的时候,就带来了一套书。

    郭嘉诧异的看着那一本本装订精美的书籍。

    “这是我万花谷的嫁妆,你可别弄没了。”

    阿婉瞪大了眼睛,扔下几刀熟宣和笔墨砚台,便头也不回的离去了,郭嘉看着眼前案几上的书,对万花谷的向往越来越浓厚。

    看完这套书,阿婉又更换了新的书籍,偶有不理解之处,二人相互印证,闲暇时间,阿婉为郭嘉调理身体,郭嘉跟着阿婉身后练八段锦,外练筋骨皮,内练精气神,若不是郭嘉根骨不佳,说不定阿婉会传万花内功与他。

    而郭嘉,看着阿婉的眼神,也越来越眷恋。

    秋去春来,郭嘉守孝三年。

    三年间阿婉将这座小山用阵法围绕的铜墙铁壁,两人在这山谷间,则过着神仙般的日子,偶有好友来探视,也会对这方天地充满了羡慕。

    如今,三年时间已过,郭嘉出山。

    他身上穿着新衣,从头冠到脚下鞋履,再到腰间荷包配饰,皆是阿婉亲手所制,黛蓝长袍,黑色绣纹,如今的郭嘉被调理的面色红润,气色极好,那双婉转风流的眼中含着笑,转头看向自己的夫人。

    阿婉穿着藕色裙装,乌发挽成发髻,脸上妆容精致,眉心贴着花钿,纤细的手指轻轻的攥着自家夫君的袖子,目光温柔而缠绵。

    “前日文若来信,他如今在袁绍帐下,我们直接去往冀州如何?”

    阿婉伸手为他整理一下衣襟:“我无所谓,自然是听夫君的。”

    郭嘉顿时笑的十分开心。

    这三年间,两人感情日渐浓厚,相濡以沫。

    而如今,郭嘉那颗蠢蠢欲动的心终于得见天日,准备开始行动了。

    两人步行下山,走到山脚,阿婉用阵法将这座山保护起来,这里面有她许多的心血,她可不想被别人发现然后破坏,山下早有马车在等候,阿婉脱掉鞋履,钻进了车篷里,郭嘉随后而入。

    赶车的是一对祖孙,天灾人祸,灾难连连,这二位是之前阿婉下山采买时救下的,后来就住在山脚,帮着做些采买的活计,这些天听说阿婉要走,两人自卖自身,愿意跟着郭嘉与阿婉身边做仆从。

    好在老汉会赶车,走了好几个时辰,终于到了颍川书院的门口。

    “阿婉,你在车上等我,为夫去去便来。”郭嘉下了车,对着阿婉小声的叮嘱。

    阿婉点点头,伸手将他腰间荷包重新系牢:“这荷包你千万小心,莫要掉了被他人拾到。”

    荷包是梨绒落绢包,里面有二十多套书籍竹简,这里面蕴含的秘密不仅仅是书籍,更有这荷包本身的神奇。

    “好,阿婉放心。”

    说着,郭嘉便抬脚朝书院里面走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