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奉孝夫人是花姐[综] 32.第32章 二更

时间:2018-10-01作者:翟佰里

    比例百分八十, 防盗七十二小时。  王越与荀彧关系一般, 却与荀彧父亲荀绲关系不错。

    荀绲官拜济南相, 当初唐家想要将唐衡女儿唐氏嫁给汝南傅公明, 结果傅公明嫌弃唐氏出身不要, 后荀绲为荀彧求娶唐氏, 周围的同僚都讥笑荀彧, 不过, 唐衡早在荀彧两岁的时候就已经去世了。

    那些嘲笑荀彧的人不过是小人心态罢了, 一切讥讽荀彧皆不过耳, 对唐氏也多有尊敬。

    这也让王越对荀彧高看一眼。

    大丈夫不以妻家之名迁怒妻子,荀彧这一点做的很好。

    “辞官后, 文若可曾回颍川?”

    “回去了, 只是颍川地势危急,我如今身在冀州。”

    王越点点头, 他对这些州牧的态度一视同仁, 尤其是董卓入京后,废旧帝,立幼帝, 可谓是手段毒辣的厉害,王越对其他州牧的印象也变得不好了起来。

    “既身在冀州,此刻又为何要回京城?”

    “彧此次进京, 是为新帝。”

    王越的表情顿时变得严肃起来, 起身走到门口, 打开门左右张望了一番后才又转了回来, 面色严肃的对荀彧说道:“董卓把持朝政,旧帝性命堪忧,少帝年岁太小,前日刚刚回朝,如今夜夜不得安眠,你既已辞官,京城之事便不该多思,你且回去吧。”

    “将军。”荀彧没想到王越反应如此大,连忙拱手说道:“我此来便是奉主公之命,望将军千万保护好少帝,年后主公便会召各路诸侯进京伐董。”

    王越的身子顿住了。

    他用一种极为深沉的目光看向荀彧。

    郭嘉瞥了一眼荀彧,再看一眼王越,干脆将手插在袖子里,半垂着眼睑,将自己的存在感削弱。

    等出了王越府邸,上了马车,郭嘉才似笑非笑的看着荀彧:“文若可不曾和虎贲将军说主公是何人。”

    荀彧勾了勾唇,淡然一笑:“到时候我在谁的帐下,自然谁便是我的主公。”

    郭嘉低低的笑了一声。

    荀彧回到他们住的地方便直接回了房间,一直到晚间都不曾出来。

    郭嘉往里走,远远的就看见阿婉坐在院中亭里面,手里正在飞针走线做着什么,他走过去一看,黑色与丁香色将阿婉细长的手指衬托的更加白。

    衣摆上,无数的甘草纹路在上面层层叠叠,在领口腰带的位置,更是用一些极为华丽的饰品镶嵌着。

    甚至于,他还看见面前的矮几上面,随意的放着几朵花朵状的发饰。

    他的脸色顿时变得漆黑不已。

    那衣服的大小明显不是给他做的,至于给谁做的,更是一目了然。

    “夫君回来啦。”阿婉早就注意到郭嘉的身影,只是他站在亭子的门口,也不往里面走,也不说话。

    “嗯。”郭嘉看着阿婉对着自己露出笑脸来,也没办法生气,只是闷闷的应了一声。

    “今日出去找虎贲将军结果如何?”

    “夫人怎知我们今日是去找虎贲将军?”

    阿婉莞尔:“这很难猜么?”

    郭嘉默然,阿婉聪慧异常,不似寻常闺中女子,如此想来,她会猜到,也实属自然。

    “夫人聪慧。”郭嘉言不由衷的夸奖道,神色有些恍惚,目光若有似无的游离在阿婉手中的华服之上,最终还是不曾忍住,问道:“这衣裳可是为为夫所制?”

    “不是。”阿婉想也不想回答道,说完又嗔怪的睨了他一眼:“我收三郎为徒,自然要为三郎赶制一套万花谷弟子服,且等正式拜师之后,我便将万花谷内功秘籍传授与他。”

    郭嘉闻言,顿时心酸不已。

    “夫人当初为何不传我内功秘籍?”

    阿婉感知到他话中的酸意,顿时笑了开来:“我倒是想教你呢,奈何你身子骨太差,毫无根底,所以……怪只能怪你自己了。”

    郭嘉一听,更加的憋闷了。

    想说身子骨不好也不是他能左右的,可一想这么一说,似乎对逝去的母亲有些不敬,干脆闭口不言。

    “我去书斋。”

    郭嘉憋着口气转身又回了前院,恰好就看见胡老汉在将马从马车上面牵到马厩喂食草料,脚步顿了顿,然后对着胡老汉招招手:“胡汉,你过来一下。”

    胡老汉连忙弯腰捧了一捧苜蓿草放在饲料槽里面,然后拍拍身上的碎屑,便连忙小跑了过来。

    “先生,您找我可有什么吩咐?”

    “去叫三郎到书斋来找我。”

    胡老汉诧异的愣了一下,有些疑惑的看向郭嘉,虽说他自卖自身是为郭嘉的仆从,可他心底还是关怀庞统的:“不知先生……”

    “我欲考校一下他的学识。”

    胡老汉虽然疑惑,却也知郭嘉乃是颍川才子,庞统年岁颇小,如今也无法前往荆州寻找庞德公,若是能得到郭嘉青眼,那也是极好的一件事。

    他顿时满脸喜悦的点点头:“唉唉,我现在就去找三郎。”

    说着,转身直接小跑着往他们住的房间而去。

    庞统今日不曾去厨房蹭火塘,而是十分奢侈的在屋子里面点了火盆,此刻正手捧着书,缩在火盆旁边看书,面前的矮几上面放着空白的竹简与刻刀,他准备先将总纲先看一遍,然后再纂刻到竹简上面去。

    可谓是无比的刻苦。

    等胡老汉进了房门,看见的就是这般的画面。

    他匆匆走过去,恭敬的颔首:“三郎,先生让你去书斋寻他。”

    拿着刻刀的手微微一颤,庞统有些诧异的看向胡老汉。

    “是先生寻我?不是夫人?”

    “不是,是先生。”

    庞统略微迟疑的放下刻刀,蹙眉沉思了片刻,才起身将那本总纲小心翼翼的放进袖子里,穿上羊毛靴子:“那我便去书斋一趟。”

    “三郎莫要担忧,或许先生只是看重于你。”

    看重?

    庞统想到昨天夫人说让他拜师之时,先生那张表情极为难看的脸,觉得不太可能。

    不过,此刻也容不得他多想。

    他急匆匆的出了门,很快的就到了书斋的门口,轻轻的叩门,很快,里面传来郭嘉的声音:“进来吧。”

    庞统推门而入。

    郭嘉此刻坐在矮几的后面,手里如同他一样,拿着一本蓝色封皮的书,另一只手里拿着刻刀。

    庞统只瞥了一眼,便目不斜视的走进去,头微微的垂着:“先生您找我?”

    “三郎,坐吧。”

    郭嘉摸了摸鼻子,有些不好意思。

    刚刚一时冲动让胡老汉将庞统喊了过来,这会儿想要后悔都不可能了。

    不过,既然庞统以后会是阿婉的学生,那么自然也是他郭嘉的学生了,他喊他过来考校功课,也不算逾越。

    “昨日总纲看了多少了?”

    “回先生话,方才看了几回目录罢了,这总纲包罗万象,博大精深,偶有妙语,统便会思考半晌才偶有所得。”庞统心里一凛,难道真是看重他?也不多言,连忙将自己的问题给提了出来。

    郭嘉本只是敷衍一问,待庞统询问顿时来了兴趣,两人干脆坐下来翻着总纲相互讨论了起来。

    阿婉虽说拿了许多书籍出来,可偏偏《万花秘笈》却从未拿出来过,这还是郭嘉第一次看到这本总纲,可以说,郭嘉还是占了庞统的光。

    待二人将庞统的问题讨论完了的时候,已然月上中天,夜色深沉了。

    “得先生解惑,统如醍醐灌顶一般,果然圣人语‘三人行,必有我师焉’,多谢先生为统解惑。”

    郭嘉轻咳一声,端起凉茶想要喝口茶润润喉。

    庞统连忙阻止:“夫人曾说过,先生不宜饮冷茶。”

    郭嘉一愣,手指顿住,最终还是将冷茶放在了矮几上面,微微在心底舒口气。

    这哪里是给自己找了个徒弟,这是在他身边放了个耳报神啊。

    “罢了,你且回去吧,数日后的拜师礼你且好好准备,到时候正式拜师,你的老师会给你更多你需要的东西。”

    庞统闻言,顿时一喜。

    低头满眼喜悦的抚摸着总纲封皮:“有如此奇书统已然极为开怀了。”

    “你放心,你的老师给你的,会比你想象中的更加多。”

    庞统一愣。

    顿时眼圈微红,鼻梁微涩。

    从幼时开始,他就不太受父亲喜欢,其一是因为母亲早死,后宅无人护持,那些兄弟母亲皆在,自然会在父亲面前为他们谋取福利,其二便是他相貌丑陋,与那些貌美却愚笨的兄弟相比,便没了优势。

    久违的被重视的感觉在心底蔓延。

    庞统行礼:“是,先生,我以后会孝顺老师,尊敬老师。”

    郭嘉叹息,这个徒弟哪里都好,有一点不好,为何偏偏是个少年呢?

    “且回去吧。”

    庞统再行礼,然后转身离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