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奉孝夫人是花姐[综] 27.第27章

时间:2018-10-01作者:翟佰里

    这次郭嘉没有拒绝, 而是笑嘻嘻的点头:“可。”

    于是荀彧和戏志才便出了房门, 被赶到了院子里面,两人面面相觑, 都从对方眼底看见无奈。

    “郭先生手中的舆图做的十分精美。”

    戏志才没话找话说,却一下子就说道那张舆图, 眼睛都跟着亮了起来。

    “这也是我为何为主公引荐的原因,奉孝舆图做的极好, 你可知上次他拿出舆图时,刚来洛阳不足一月,在此之前,他从未来过洛阳。”

    由此可以证明什么?

    这位郭先生刚到洛阳不到一月,甚至对洛阳城不甚了解的情况下, 就将舆图制了出来。

    如此人才, 怎能不被主公所得?

    要知道,一张舆图可比千军万马,来日或正面迎战, 或埋伏突击,详细的舆图都能对战势产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荀彧笑笑,心想,若是再被他们知道郭夫人的特殊的话, 恐怕便是用绑也要将郭嘉绑回陈留去。

    不过他到底还是希望郭嘉能够真心辅佐曹操, 而不是最终用不得已的手段。

    书斋内, 郭嘉为曹操的茶碗里添了茶。

    茶香袅袅, 将原本躁动的心都抚慰的平静下来。

    “郭先生对如今天下大势有何看法?”

    “合久必分, 分久必合,朝廷势弱,如今尚未到时候,我能有何看法呢?”郭嘉虽说这会儿看曹操顺眼了许多,却还是对荀彧的先斩后奏有些不悦,自然言语间说不上多热络。

    可不知为何,曹操却极其喜欢这样的郭嘉。

    或许潜意识已经认为郭夫人与他有关,看向郭嘉的眼神已然多了几分长辈的审视。

    一个寒门士子,在面对一方太守时却还能不卑不亢,难不成这还不足以说明他对自己是多么自信么?

    “操心知先生心中必有沟壑,望先生指点一二。”

    郭嘉看他姿态摆的够低,这才放下茶碗,舒了口气:“若说指点却是算不上,不过有些想法罢了,说起来,前些日子听了个有意思的言论,不知曹公听了有何想法。”

    “先生直说便是。”

    “有个人与我说,如今这江山社稷病了,需要一位贤明有手段的医者为这江山治病,嘉不知,曹公可否为这命中注定的医者?”

    曹操脸上笑容渐渐消失,垂下眼睑,一言不发。

    这句话看似简单,却又不简单。

    这郭嘉实在极为胆大,这哪里是问他可有心做医者,分明是问他可有争霸之心了。

    郭嘉也不着急,悠然的捧着茶碗继续喝茶,还别说,夫人拿出来的茶叶总是让他爱不释手。

    郭嘉如今心态变了许多。

    以前身体不好的时候,总想着择一明主,在有生之年能够辅佐他,至于他能走到哪一步,或许说他的命能坚持辅佐明主走到哪一步,他不知道,所以野心只能一点点的有,路也只能一点点的走。

    可现在不同,他身体好了,虽然仍有孱弱之相,可有药圣之徒阿婉为妻,他最不担心的便是自己的身体成为拖累,再加上阿婉手中奇书众多,手段也多种多样,他的野心,也在这三年平凡的隐居生活中,一下子膨胀了许多。

    他是寒门士子,他亦有想要辅佐一位天下明主的决心。

    曹操思考半晌,终究叹了口气。

    “操自然是那医者。”

    郭嘉这才真心的笑了。

    他投桃报李的拿出比刚刚那份舆图更加精致的舆图递给曹操:“既然如此,曹公且来看看吧。”

    这是一份长安至北海的舆图。

    曹操只看一眼,心中便震撼的无以复加。

    他伸手,一把握住郭嘉的手,紧紧的握着,神情激动无比:“先生,能帮衬操成就大业者,非先生不可。”

    郭嘉只淡然一笑,并不激动,而是将自己的手抽回来。

    指尖点了点舆图:“曹公莫要激动,且听嘉分析一番。”

    舆图虽是好东西,可郭嘉却不想将自己与舆图捆在一起,他拿出舆图来的目的是为了增加自己在曹操心中地位的筹码,却不能本末倒置让曹操只以为他会制舆图才是。

    曹操听着郭嘉对天下大势的分析,看着他极为自信的侃侃而谈,许多方向与他的想法都不谋而合。

    他不甘于人下,他雄才大略,满心报复,如今却只能蜗居陈留,他极为不甘心。

    戏志才虽然赞同他的想法,却身体太差,无法投入太多精力。

    荀彧虽有大才,可心底却自有一番底线。

    唯有郭嘉,也只有郭嘉,才能完全明白他内心所想,内心所忧。

    郭嘉看着曹操面色微变,微微垂眸,捧起茶碗掩住微微上翘的唇角,喝茶润了口嗓子。

    他寒门出身,却自小聪慧不凡,唯独身体孱弱,拖累于他,他去往颍川书院读书,院中多为士族子弟,他身为寒门却在其中,自然学会了看人眼色,对于人心揣度之透彻,可不是荀彧这种生来便高人一等的士族子弟可媲美的。

    就好比如今,从一开始人前拿出临摹舆图,再到两人时拿出的详细舆图,甚至于后来说的这些话,都是根据曹操心理变化而经过深思熟虑才说出口的。

    他面对曹操的邀请不为所动,也不过是想要让曹操对他更加感兴趣而已。

    他需要明主么?

    需要,非常需要。

    什么是明主?

    不需要多聪明,不需要多英勇,只要能够听从他们这些谋士的话,能够在关键时候有决断,就是明主了。

    而曹操,很显然比他想要的明主要更加优秀。

    郭嘉不会放过他。

    “郭先生,前些日子听文若说,令夫人医术高超,我此次带志才过来,便是期望郭夫人能够为他诊治一番。”说道郭夫人,曹操脸上涌出笑容来。

    郭嘉抬眼恰好看见这一抹一闪而逝的笑容。

    原本拔高的印象分‘吧唧’一声顿时又落了下去。

    本想再思考片刻便答应他的招揽,如今……

    呵呵,等着吧。

    他对着曹操笑了笑:“自然可以。”

    曹操对郭嘉也不由自主的笑了起来。

    这个郭先生可真好啊,自身有才学不说,娶得妻子更是有一身极好的医术,若是那郭夫人真是他女儿的话,可就更好了。

    两个人各怀心思的出了书斋门,门外的两大谋士一时间齐齐的看过来,两双眼睛亮晶晶的,似乎都在问‘谈的如何’。

    郭嘉轻咳一声:“曹公,我先回后院与夫人说这件事。”

    “就拜托先生了。”

    两个人一个曹公一个先生的,很显然,曹操没能收服郭嘉。

    荀彧不由得有些失望。

    而曹操却私下里找到戏志才:“我怀疑郭夫人是我女儿?”

    戏志才:“……”

    “所以你写信派人去颍川寻找姜家人,查询一番。”

    戏志才舒了口气,伸手摸摸自己的太阳穴,那里突突的跳着,一颗心这才松了下来。

    郭夫人面容娇美,他还真怕曹操起了别样的心思。

    “是,主公。”对于这个要求,他自然欣然答应,说着又想到一件事:“卞夫人尚在洛阳,主公可要去与她见一面?”

    曹操闻言,瞬间意动了起来。

    若说丁夫人是他原配妻子,又是他表妹,性格刚烈,卞夫人无疑更加温柔小意,对他更加的恭顺。

    男人嘛,都喜欢这种愿意依附自己的柔美女子。

    可是……

    曹操脑海中瞬间出现了阿婉那张与丁夫人极为相似,却明显更加娇美的脸庞,顿时好比一盆冷水从头淋到脚,浑身冷的不行。

    他有些意兴阑珊的摆摆手:“你且去通知我的旧部,让他们直接来此便行,至于卞夫人,想办法先送她去陈留,两位公子随行便可,到了陈留,将两位公子送到丁夫人手中,使她教导。”

    戏志才微微一怔:“卞夫人与两位公子相伴多年,感情深厚,恐怕,两位公子对丁夫人不甚拜服。”

    “卞氏不过娼门出身,丁氏却是士族之女,两位公子若能得她教导于名声有益,卞氏识时务,不会拒绝的。”

    戏志才这才颔首:“是,主公。”

    当日下午,戏志才便出门去了洛阳城。

    郭嘉回到后院,面上带着几分怒意与不甘,走到阿婉身边坐下。

    阿婉正在绣花,乃是增加闪避的附魔。

    “却是为何心情又不好了?”

    “曹公想让你为戏志才治病。”

    阿婉手指捻了捻丝线,继续下针:“那又如何,治就治呗。”

    “总觉着这人心思不纯。”郭嘉仰头微微吐出一口郁气,尤其是说到阿婉的时候,这位的神情都变得不一样了。

    “他看我的目光虽然热切却并不放肆,与其说看的是我,倒不如说是透过我看着另外一个人。”说到这里,阿婉也放下手中针线,蹙着眉头有些不悦的说道。

    “大不了我去诊治的时候戴上轻纱便是,而且,他若敢对我动手,我必让他有来无回。”

    阿婉自信满满的冷哼一声。

    郭嘉闻言却忍不住背脊一麻。

    是啊,他怎么会忘记阿婉那手出神入化的功夫呢?

    若是曹操出手,恐怕死的会更惨。

    “我再看看还有何人适合当主公的。”郭嘉连忙站起身来,走到内屋翻箱倒柜,准备去翻书。

    “嗯?”阿婉狐疑的望向他。

    “总觉得曹公命不久矣,我还是莫要在这歪脖树上吊着吧。”

    就阿婉那凶残的力道,怕是比那齐腰而断的大树还要凄惨。

    阿婉顿时无奈至极。

    手里拿着绣绷继续开始绣花,要不了多久各路诸侯就快要到了,闪避附魔早日做好后再绣一套增加御化的附魔才行,争取让郭嘉在战场上只要不被射中脖子和脸,都死不掉才行。

    为了这个身娇体弱的夫君,她可谓是操碎了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