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奉孝夫人是花姐[综] 17.第17章

时间:2018-09-24作者:翟佰里

    穿着华丽的庞统抬脚从门外走了进来。

    身上玉石环佩随着走动发出碰撞的声音,身上的服饰与阿婉身上穿着的服饰色彩一致,甚至就连衣摆上的绣纹都是差不多的样式,很显然,这该是万花谷的门派标志了。

    庞统走到阿婉的面前,掀开袍角,跪在垫子上。

    胡老汉也跟着从门外走了进来,他是庞统的仆从,此刻自然也作为一个见证人。

    阿婉缓缓的站起来。

    郭嘉和荀彧的脸色也顿时变得郑重了许多,他们正襟危坐的坐直了身子,面前的矮几上面放着果酒和水果,这些酒水都是阿婉准备的,为了庆祝庞统的拜师酒宴。

    赵云是个武将,此刻身上穿着浅色的长袍,看起来多了几分文气。

    他瞥眼看了一眼郭嘉,声的问道:“郭夫人身上的衣裳配饰与三郎配饰相同?”

    “三郎衣裳配饰乃是夫人亲手所制,乃是万花谷常服。”

    赵云点点头,勾唇笑了笑:“却是十分华丽了。”

    荀彧在旁边面无表情,心底却是狂点头。

    不是十分华丽,是相当华丽啊。

    同样穿着精美衣裳的郭嘉笑而不语,只是暗搓搓的指了指自己的衣摆:“这些绣纹都是夫人亲手所绣,贤妻良母不过若此。”

    赵云点点头,满脸认真:“待子龙娶妻后,便让夫人与郭夫人学一两手。”

    “好。”郭嘉满足的笑笑。

    而另一边,走到庞统面前的阿婉,面容肃穆,眉眼在套的衬托下,格外的温婉秀雅。

    “庞统,我万花谷虽以医术为重,可你要知道,为医者,下可医黎民百姓,上可医社稷苍生,下医疾病苦厄,上医国破山河。”

    庞统闻言,心头一凛。

    抬手在胸前合拢,微微拜倒:“谨遵老师教诲。”

    “如此,入我万花谷,需立下誓言,我一句,你便跟着我后面一句,可否?”

    “可。”

    阿婉满意的笑了笑。

    “为医者。”

    “为医者。”

    “须安神定志,无欲无求……”

    “若有疾厄来求者……”

    一声声誓词,声声入耳。

    郭嘉和荀彧脸色皆是一番不出的怔然,他们皆是学子出身,都各有老师,也曾参与过别人的拜师礼,可从未如这次的拜师礼给他们感觉来的震撼,这一声声誓言,虽立誓行医,可却每一句,都仿佛在这个世道。

    尤其是阿婉开头的那句话。

    国之不国,家不为家。

    这个家国,它病了。

    所以他们这些谋士的存在,是否就是如同阿婉所的,是这个家国的医者呢?他们真的能承担这番重量,将这番天地的疾病苦厄全部医治好呢?

    一时间,荀彧与郭嘉皆陷入了沉思。

    “我来问你……”阿婉听着庞统口中那一句句熟悉的誓言,眼圈红了,声音也颤抖了起来。

    她吸了口气:“你是否愿意终生遵行此誓,正式成为我万花谷弟子?”

    庞统看着阿婉那骤然红了的眼圈,不知为何,心底也是酸涩难言。

    他缓缓拜倒,用同样颤抖的声音道:“学生愿意。”

    “好,从今日开始,你便是我万花谷正式弟子,前几日给你看的总纲,想必三郎已然了解了七圣之名,不知三郎愿意归于何人名下。”

    “统愿毕生学习杂学。”

    “那好,从此后,你便是天工一脉的弟子。”

    “是,老师。”

    庞统再一次的拜下,这一拜,庞氏三郎便入了万花的门,成了万花谷在外行走的弟子了。

    “好好好。”阿婉连叫三声好,连忙走到庞统的面前,伸手扶住他的胳膊,将他扶了站起来,指了指另一边的两张两张矮几,笑了笑:“三郎,你且带着胡老汉入座,今日是你拜师的好日子,便允你喝两杯果酒。”

    庞统眨了眨眼睛,顿时眼睛亮了起来。

    是男人就没有人不爱喝酒的,哪怕他现在才是个九岁的孩童,他也是个男人。

    “多谢老师。”

    他兴冲冲的行礼后便转身拉着胡老汉入了座,第一次在这么正式场合入座的胡老汉带着几分拘谨,可真的坐下来后,却背脊挺直,十分端庄。

    郭嘉禁酒已久。

    如今看见这果酒顿时眼睛亮了起来,连忙为自己倒了一杯,然后口的抿了一口,甘甜浓郁的酒香一下子弥漫整个口腔。

    “文若,你可要好好品尝一下这果酒,这可是夫人亲手所酿。”

    荀彧狐疑的瞥了一眼郭嘉,不知为何,总觉着奉孝有些不怀好意。

    不过眼前杯中酒确实诱人。

    他低头,口的抿了一口,浓郁的酒香瞬间让他整张脸都红了起来,他倒抽一口气,眼睛睁大,舌头都快麻掉了,不敢置信的看着酒樽中的酒,这就可真是……

    以后可让他如何面对其他的酒水啊。

    郭嘉看着他的脸色,不由得勾唇笑了笑,才继续端着酒樽喝了口酒。

    然后放下酒樽:“文若觉着此酒如何?”

    “琼浆玉液不过若此。”

    赵云捧着酒杯喝的极为开心,他眼睛亮亮的,越喝越高兴,最后酒樽喝着完全不过瘾,直接倒到耳罐里,捧着耳罐大口大口的喝了起来。

    一口气喝了几大口酒,才将耳罐放下,抹了抹嘴巴,大喝一声:“好酒!”

    然后眼睛亮晶晶的看向阿婉:“郭夫人,不知此酒为何酒?”

    “不过是随手酿制的酒水而已,不得名讳。”

    阿婉笑了笑,摆摆手。

    “这酒余香阵阵,入口绵柔,又有果香扑鼻,不若叫做三日醉如何?”荀彧脸色红红的看着阿婉,那素来冷清的双眸此刻在酒意的渲染下,多了几分媚意:“此酒入喉,恐大醉三日方能清醒,以后军中筵席可不能饮用此酒。”

    三日醉?

    郭嘉端着酒樽的手微微一颤。

    随即才一口将酒樽里面的酒水饮尽,冷冷一笑。

    三日后怕是就会后悔取这样的名字了。

    什么三日醉?

    该叫‘牵肠挂肚’才对。

    阿婉执壶,为郭嘉再倒一杯酒,对着他莞尔一笑:“夫君今日可以多喝些。”

    郭嘉手捧酒樽,微微叹息。

    罢了,也就今日能多喝点了,珍惜此刻才是明智之举。

    果然,不出郭嘉所料,三日后荀彧后悔至极。

    他苦哈哈的喝着粗糙的米酒,目带幽怨的看向郭嘉:“饮入三日醉,寻常酒水再难入喉矣。”

    捧着热茶的郭嘉对他浅浅一笑。

    “如今文若该知嘉如何戒掉恶饮酒水之陋习了吧?”

    荀文若仰起头,吸了口气,然后缓缓吐出。

    若是知道三日后寻常酒水再难入喉,三日前那三日醉放在眼前,他可还会去喝?

    结论便是,他会去喝。

    如此佳酿,喝一次便少一次啊。

    另一边,庞统偷偷的在老师单独为他开辟的教学书斋内,正疯狂的研习万花秘笈,还有新拿到手的杂学全部套书,当然,还有两本武功秘籍以及一根万花谷专用武器,毛笔一根。

    将毛笔拿到手里的那一瞬间,庞统只觉身体里面仿佛有几股气流快速窜过。

    窜的他整个背脊都发麻了起来,直到平息后,他再看向武功秘籍,却发现,上面的一些画,此刻已然了然于胸。

    他如饥似渴的背诵着秘籍,将那些招式牢记于心。

    早晨更是早起跟着郭嘉后面先锻炼身体,提高身体素质。

    这安然的生活一直持续到元日那天。

    阿婉早早的用红包包了个梨绒落绢包放在来拜年的庞统手里,意有所指的道:“此乃‘梨绒落绢包’。”

    “这……”

    庞统倒抽一口气,杂学里面有梨绒落绢包的制作方式,可过程复杂,又缺少关键物品梨花绒落日绢,自然不可成,可如今,这梨绒落绢包却在他的手心。

    传此荷包宛如型须弥芥子。

    他攥了攥荷包:“谢谢老师。”

    “心些,莫要丢失了。”阿婉叮嘱道。

    “学生知道。”

    到了晚间筵席,阿婉更是大展身手,做了不少系统美食来犒赏这些人的胃。

    赵云吃着冬菇藕夹,喝着冬瓜丸子汤,面前的案席上放着好烧、烧罗汉面筋,还有萝卜肉饼。

    荀彧也沉默的用食。

    这一顿晚餐,用的格外的宾主尽欢。

    筵席用完了,郭嘉陪着阿婉回房守岁,赵云与荀彧一起往前院客房走去。

    赵云一边走一边笑着摇摇头:“也不知我未来夫人可有郭夫人如此的好手艺。”

    荀彧:“……”

    “罢了,待来日成婚后,便让夫人和郭夫人好好学上一两手吧。”

    荀彧抿了抿唇,垂下眼睑默默赶路。

    心底却已然开始盘算起来。

    袁绍思虑过多,却缺乏要领,做事情拖沓不果断,想要效仿周公礼贤下士,可偏偏学的不伦不类四不像。

    虽现在还在袁绍门下,荀彧却已经筹谋着准备看看哪位主公更好了。

    原本荀彧对郭嘉选择并无多大感念,顶多想着以后遇见个好主公,可以推荐一二,毕竟文人相轻,谁都不服谁,他想将郭嘉捆在身边,也得郭嘉愿意才行。

    如今想着那三日醉和晚间筵席的一桌酒菜。

    嗯,荀彧觉得,带郭嘉一起去找主公还是很有必要的。

    而且赵云的也没错嘛。

    以后可以让唐氏和姜氏好好学习学习。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奉孝夫人是花姐[综]》,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