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奉孝夫人是花姐[综] 10.第10章

时间:2018-09-24作者:翟佰里

    郭嘉午睡醒了后没多久,赵云就带着兄长上门来了。

    兄长病弱的几乎站立不住,为了避嫌,阿婉面覆轻纱为赵云的兄长诊治,这位兄长年岁不,是个憨厚的男人,赵云对兄长的感情十分深厚,全因为他是兄长从抱在怀中长大的,长兄如父。

    他似乎想要起身行礼,却因为身体的孱弱而无法动作。

    赵云的语气满是悲痛:“多谢夫人昨日相助,若不是夫人的话,恐怕兄长已经……”

    昨日兄长在门口晕倒呕血,此刻赵云想起来还胆战心惊。

    阿婉叹息一声:“我只能尽力而为,若是……恐怕还请赵壮士有心理准备的好。”

    “夫人尽力而为就好。”

    阿婉仔细的为几乎昏厥的男人诊脉,然后仔细查看了男人的眼瞳以及口腔,眉心微微蹙起,过了大约一刻钟,阿婉为他盖好被子,为难的看了一眼郭嘉。

    郭嘉一愣,顿时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

    上次阿婉露出这样的表情时,是自己的母亲。

    “令兄是风寒未愈,风邪入体,感染了肺腔,如今寒邪难拔,我只能尽力而为。”阿婉斟酌着语言,生怕自己的太直白让赵云受不了。

    赵云闻言,连忙背过身去。

    好一会儿才缓缓转过身来,一把撩开衣摆,直接跪在了阿婉的面前。

    “求夫人救兄长一命。”

    “子龙快快请起。”郭嘉连忙伸手去扶赵云的胳膊:“夫人医术高明,只要能治,必定竭尽全力。”

    阿婉看着这样的赵云无奈极了:“那我丑话在前边,我的手段有些特殊,你若是相信我,日后不管我做什么,怎么做,你都全力配合,不可有任何的疑问,若是不信任我,就当我不曾过这些话。”

    赵云闻言,有些不敢置信的转头去看郭嘉。

    生怕自己刚刚是听错了。

    郭嘉伸手拍拍他的肩膀,安慰他,他没听错,阿婉确实同意救了。

    站在旁边围观的阿婉不由得眉脚跳了跳。

    这二人的互动……

    “烦请赵壮士先出去一下,我与夫君在此治疗便可。”阿婉轻‘咳’一声,要求道。

    “在下可否在旁一观。”

    “抱歉,此乃家传绝学,不太方便。”

    赵云眉宇间顿时多了几分黯然,不过,却还是十分顺从的离开了房间。

    郭嘉将房门关上,回头却看见自家夫人手中拿着一个十分眼熟的东西。

    阿婉掏出兰亭香雪,亮闪闪的大橙武一出现,郭嘉就想起郭家老宅院子里的那颗大树,顿时背脊都僵硬了:“夫……夫人,你这是准备……?”

    “自然是治病。”

    “夫人,你可要冷静一些。”郭嘉连忙走上前去,一把将阿婉拉开。

    阿婉一脸疑惑的看向郭嘉:“你拉我作甚,我还要给病患治病。”

    “用这个?”郭嘉伸出手指指了指阿婉手中的兰亭香雪。

    “自然。”阿婉一脸理所当然。

    郭嘉看向兰亭香雪的眼神顿时充满了好奇。

    连忙兴致勃勃的问道:“可这之前曾经打断了一颗碗口粗的大树……”

    “哦,夫君是那棵树啊。”阿婉瞬间回忆起当年自己做的事情,不由得笑了开来,捏了一下自家夫君的手:“莫担忧,我当初特意拿的这用来治疗的兰亭香雪打那棵树,若是用墨颠,那棵树恐怕会直接化为齑粉。”

    居然还有更加厉害的?

    郭嘉顿时一口气憋在心中,脸色有些怪异。

    “夫君看着便是。”阿婉懒得解释,干脆让他‘眼见为实’。

    她转身走回到床边,对着床上的病患直接施展了一个。

    浑厚的混元性内功从兰亭香雪中导入病患的身体,脸色蜡黄的病人面色可见的变得好转了许多,尤其是呼吸频率,比起之前的急促,此刻也舒缓了一些。

    郭嘉站在旁边,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阿婉的动作,可看见的却只是阿婉用毛笔对着病患点了点而已。

    阿婉收起兰亭香雪,下一刻,直接拿出一包银针,用烈酒擦拭,然后直接下针,魄户、魂户、膏盲、膏盲俞、胆俞等十六处大穴被银针封住。

    等忙完这一切后,才轻轻的吁了口气。

    “可以让他进来了。”

    阿婉有些力竭的走到桌边坐下,然后为自己倒了杯凉茶。

    郭嘉连忙打开房门,站在院落中的赵云看见房门打开,顿时眼睛一亮,便迎了过来。

    “你兄长可会呕逆?”

    “偶尔。”

    “半夏一升,生姜一斤,桂心四两,橘皮、麦门冬、人参各三两……一共八位药切细,加水一斗煎药四升,然后分四次给他喂下去。”

    “我现在便去。”赵云兴奋的对着阿婉一揖到底,便转身快步离去了。

    郭嘉是亲眼看见那蜡黄的脸色缓缓有所好转的,之前还有许多问题,可此刻却莫名的一言不发,静静的站在旁边等待着。

    过了一刻钟,阿婉拔针后便回了房。

    郭嘉亦步亦趋的跟了回去。

    阿婉走到床边蹬掉了鞋履爬上床,靠在枕头上,看向郭嘉:“夫君为何从刚刚起就不话了?”

    “为夫只是太过于惊叹罢了。”

    那般神仙手段,当真是阿婉使出的么?

    “有何惊叹的,夫君若不是根骨不佳,也是可学的。”无非是练习内功罢了。

    “可至今为止,为夫只见过你一人有这手段。”

    阿婉垂眸微叹:“我谷中师兄妹皆能如此,不算什么本事,只是……在这里,倒是真的不多见,如今世道多变,也不知我这一身本事是好是坏了。”到最后,言语间多了几分惆怅。

    郭嘉的手指微微攥紧。

    “我万花弟子,济世为怀,济苍生,济万民,如今我却缩手缩脚……”到最后赌气一般的转身趴进枕头里。

    “夫人哪里缩手缩脚了?”

    郭嘉伸手将她从枕头中挖了出来,抱在怀中,眼里带着笑意,言语轻佻:“你不是救了我这么个聪明人么?待我寻到良主,辅佐谋取天下,待天下一统,你不也算是济苍生济万民了?”

    阿婉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郭嘉居然在自夸。

    顿时笑着拍了怕他揽住自己的手:“夫君的面皮之厚,本夫人真是叹为观止啊。”

    “夫人夸奖的极是。”

    “谁夸了,夫君可真会自作多情。”

    “嗯,这也算是为夫的一个优点,尤其会自作多情。”

    因为自己的医术不能广而告之而产生的郁气,在这三言两语的调笑中,渐渐的消散。

    郭嘉看见阿婉笑了,才握了握她的手:“夫人的药方已是至宝。”

    阿婉冷哼:“那还用,本夫人的药方自然是最好不过了。”

    赵云很快将方子上的药抓齐了,阿婉亲自煎药,火候掌握的极好,几贴药吃下去了,那位兄长的病情眼见的转好了许多,阿婉又在膳食上面做了调整,赵云看见自家兄长居然能自己下床时,感动的与兄长抱头痛哭。

    期间,赵云陪同郭嘉拿着阿婉所制的舆图在洛阳城中对比,却发现,这张舆图的准确性极高。

    “这舆图也不知是哪位高人所制。”赵云看的眼睛都在发光,对于武将来,舆图就是他们的眼睛,有了舆图,他们就能根据地形排兵布阵。

    郭嘉将舆图收起:“机缘巧合间得到的舆图,并不知是何人所制。”

    赵云顿时一脸沮丧:“真是太遗憾了。”

    等赵云兄长的身体已经恢复到能承载车马劳顿之时,郭嘉决定动身前往冀州。

    却不想,就在离开之前,却发生了一件震惊朝野的大事。

    董卓废了少帝刘辨,欲推其弟刘协为尊。

    去岁一整年,董卓在洛阳城中名声格外显耳,先是进京诛杀宦官,解救少帝,随后逼迫率领部曲诛杀宦官的袁绍,远走冀州,荀彧辞官,认袁绍为主,自然跟随袁绍去往冀州,年初时还听闻吕布杀了义父丁原,如今已然接手丁原势力,若这其中没有董卓的手笔,别郭嘉了,阿婉都不信。

    如今又直接扶持刘协为帝,无非是刘辨年岁日渐增长,不好控制了。

    董卓野心,昭然若揭。

    “我们不走了。”郭嘉在书斋里坐了半日,回来后便阻止阿婉整理箱笼的动作。

    阿婉疑惑的看向他:“我们不去冀州找荀先生了么?”

    “不去了,他很快便会来洛阳。”天气渐冷,郭嘉搓搓手:“怕是就是这段时日了。”

    “可是董卓那边又出了什么变故?”

    “山雨欲来啊。”

    郭嘉看了看自己住了月余的院落,眉间郁色沉沉:“这里不能住了,我们得往远处去一些,只怕到时候此处乃是是非之地。”

    阿婉闻言,继续整理箱笼:“那夫君便去找可住的地方,我们随时搬过去。”

    “好。”

    郭嘉点点头,神色严肃极了。

    他不是猜测,而是基本已经能够断定董卓会这么做。

    “只希望时间能拖延至明年春日暖时,若是冬季发难,那些平民只怕日子更难过了。”阿婉收拾好了箱笼,站起身来悲天悯人的道。

    “战争何等残酷,如今这世道,难啊。”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奉孝夫人是花姐[综]》,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