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奉孝夫人是花姐[综] 2.第2章

时间:2018-09-24作者:翟佰里

    阿婉听到郭嘉名讳时,一瞬间不由得呆滞了一下。

    郭嘉?!郭奉孝?!

    万花谷虽不如长歌门那般与朝廷千丝万缕,却也是大唐三大风雅之地之一,读史书,通史律,这是每个万花弟子都要做的事情,郭嘉,郭奉孝,在史书中也格外的有名气。

    他辅佐枭雄曹操十一年,官拜军师祭酒,才策谋略,世之奇士,助曹操统一北方。

    而与他的才智同样出名的则是他的私生活。

    放浪不羁,嗜酒如命,爱慕颜色。

    阿婉的目光不由自主的从那张脸上往下游离,落在袍子结扣处。

    难道,她竟从繁华盛世的盛唐来到了这动荡不安的年代了么?

    “同牢合卺之礼。”

    特意找来的四世同堂,儿女皆好的福全老人手里捧着一鼎,走到新妇面前微微屈膝。

    “奉孝快去。”荀彧在后面推搡了一下郭嘉的腰。

    郭嘉走到床沿,坐在阿婉的身旁,老人举起鼎,旁边的仆从送上两双木箸,他看了眼阿婉,笑了笑:“夫人请用。”

    鼎内是一块不大的鹿肉,两人分而食之。

    鹿肉吃完了,老人退下,又送上合卺杯,里面乘放米酒,两人一同饮尽。

    “好!”周围人看着都是一脸兴奋,合卺杯造型怪异,喝酒时二人姿势亲密无间,这少见的夫妻亲密姿态让周围的一群郭嘉的同窗好友兴奋的大声叫好。

    “解缨结发之礼。”

    依旧是福全老人扯着嗓子喊道。

    郭嘉伸手从阿婉发间摘下之前纳征之时送去的许婚之缨,然后从托盘中拿出金剪刀,在阿婉的发间取出一簌,剪下来,再从自己的发间挑出一簌,剪下来用许婚之缨缠绞在一起。

    此礼一成,从此便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了。

    阿婉饿的浑身发软,这会儿看着郭嘉站起身来准备带着自己的同窗好友,亲戚们去往前院继续酒席的时候,就忍不住的用控诉的眼神看着他尚显单薄的背影。

    就在房间里那些人离开后,原本应该跟着离开的郭嘉突然后退一步。

    ‘啪——’的将房门关了起来,抬手就栓上了木栓。

    阿婉:“……”

    郭嘉回过头来看向阿婉,嘴角含笑:“夫人饿了?”

    “咕咕——”

    肚子十分给郭嘉面子的响了两声。

    阿婉虽名为婉,却丝毫都不温婉,曾经在万花谷中,也是师弟师妹们眼中可怕的大魔王,每日看见她下意识的就笔直站好大声的背诵‘药典’。

    “为夫让仆从送夫人一点吃食?”

    阿婉抿了抿唇:“好,可有毕罗?”

    郭嘉愣住了,想了半天:“何为毕罗?”

    “一种带馅儿的粟饼。”阿婉想到稻香村的稻香饼,肚子顿时更加的饿了。

    “没有,有粥。”

    阿婉抬眼看了眼郭嘉,笑了笑:“那我要喝粥。”她伸出纤细的手指:“两碗。”

    郭嘉看着新妇脸上那双灵动含笑的眼睛,也跟着笑了。

    “为夫去去便来。”

    郭嘉打开房门走了出去,夜风吹拂着他的袍角,他背过身去关上门,关门的一刹那还不忘对着里面满眼期待的阿婉露出一抹笑来,那双漆黑的眼睛里面仿佛带着钩子,与她的眼神一触即离。

    阿婉伸手摸摸自己微微发烫的耳根。

    好半晌才站起来活动活动手脚,暗啐一声:“真是个……”

    妖孽!

    阿婉又想到自己跟着书圣颜师后面练习书法时,颜师总是在旁边读史,史书上的郭奉孝,年仅三十八岁便患病而亡,枭雄曹孟德门下两大病秧子,戏志才和郭奉孝。

    今日一见郭奉孝,似乎确实有些孱弱不足之相,也不知是胎里带下来的不足之症,还是后期养分跟不上导致的。

    若是不足之症,倒是比较棘手了。

    等有空把脉后就能知道了……等等!

    阿婉突然僵住身子,脑中突然嗡响两声,她连忙扶住床柱稳住身形,嗡响几声便再无声息,她刚舒了口气,又是一阵嗡响传来,就好似那脑中有着齿轮,在咔咔作响。

    “夫人?”

    郭嘉身后跟着仆从,推门进来,就看见自己新入门的夫人手撑着床柱一脸怔忪难安的模样,不由得疑惑的唤道。

    阿婉回过神,回头望去,一眼就望见仆从手里的粥,顿时肚子更加的饿了。

    “粥放在桌上,先下去吧。”

    “是,先生。”

    仆从恭敬的行礼后便垂着头退了出去。

    郭嘉走到阿婉身边,伸手将她纤细柔软的手牵在掌心,带到桌边坐下:“夫人用餐吧。”

    阿婉目光复杂的看了眼郭嘉。

    坐下口口的吃着米粥,粥并不十分美味,至少与她曾经吃到的那些珍馐比起来,可以算的上难吃了,但是这会儿肚子饿了,也就顾不得多少了。

    两碗粥下了肚,浑身暖融融的,四肢也有了点力气。

    “你不是姜氏女,你是何人?”

    等她吃完了,郭嘉才幽幽的开口问道:“姜氏女与何二郎相携私奔,我本以为婚事作罢……”

    “你怎么知道姜氏女和何二郎私奔?你在中间插手了?”阿婉并不惊慌,反而用一双黑黝黝的眼睛看着郭嘉,仿佛要将他心底想的全部都看清楚了。

    “未曾插手。”郭嘉往后靠了靠,身形并不如当今推崇的循规蹈矩,反倒有些懒散的靠在椅背上:“我也未曾阻止。”

    阿婉也学着他靠在椅子上面,身段优美极了。

    “既然知道我不是姜氏女,你准备如何处置我?”

    “你我已结发,自然是夫妻。”

    “笑话,我不过一个山野村妇,如何能做你这读书人的妻子,再,你就不怕我曾经嫁过人生过子么?”阿婉似笑非笑的看着郭嘉。

    “不怕,你没有。”

    郭嘉老神在在的给自己倒了杯凉茶。

    两个人的态度都有些怪异,阿婉上下打量着郭嘉,郭嘉也一边喝茶一边打量着阿婉。

    眼神对视,都从对方的眼里看到了‘旗鼓相当’四个字。

    这个人不好对付啊!

    两个人在心底暗暗的赞叹道。

    “你身体不好还喝凉茶?”阿婉不赞同的看着郭嘉手里的杯子。

    “夫人知道为夫身体不好?”

    不仅知道你身体不好,还知道你活不到四十岁啊!

    阿婉在心底忍不住的翻白眼。

    她这会儿缓过了点劲儿,转身走到床边,将铺在床边的布巾抽出来卷成一个圆筒状,然后走回到桌边坐下,将布巾卷放在桌面上:“将手放上来。”

    郭嘉顺从的将手放在了布巾卷上:“你会医?”

    “略懂,莫话了。”

    阿婉对待医术的态度十分的虔诚,之前和郭嘉话的语气还带着调笑,此刻已经一本正经了。

    她是亦师亦父的师父孙思邈从花海中捡回来的孩子,从便在万花谷中长大,孙思邈的医德高尚,在世救人,不问出身,对待医术态度虔诚,贩夫走卒贫穷人家,若患疑难杂症,他宁可不收诊金,自贴药材,也要为其治病。

    郭嘉身体孱弱,话中气不足,语速轻缓,呼吸频率也短促,显然心肺功能比较差。

    郭嘉垂眸看着这个认真把脉的漂亮女人。

    本来漫不经心的神态却在看着女人眼中的认真时,也不自觉的认真了起来。

    阿婉手摸着郭嘉手腕上的经脉,脸色平平,看似正在认真诊脉,实则脑袋中嗡响个不停,断断续续的,她有些头疼,却不敢表现出来。

    嗡响持续了片刻。

    一片绿莹莹的面板徐徐在眼前展开,独属于万花谷的‘甘草’型图标镶嵌在上面,面板下方,硕大的僧一行三个字坠在右下角,上面的书信正是颜师所写。

    然后,阿婉就看着那些字如墨入水,缓缓消散,露出这所谓系统的真容来。

    阿婉眸光微闪,暂且不动,选择了‘再想想’而后仔细诊脉。

    过了好一会儿,阿婉停下手,抬眼看向郭嘉:“戒酒吧。”

    郭嘉:“嗯?!!!”

    “你身体底子是真虚。”

    郭嘉轻咳了一声,解释道:“我母亲身体不好,胎中弱症,无法根治。”

    “谁不能治了?”

    阿婉狐疑的回头看向郭嘉,然后斩钉截铁:“能治。”

    她重新将布巾铺回了床上,然后坐回到郭嘉面前:“能治,但是我有一个要求。”

    “。”

    郭嘉对自己的身体很了解,每逢春季、雨季、冬季都会生病,不严重,就是咳嗽的难受。

    “你既娶了我,那我以后便是郭夫人。”

    “自然。”郭嘉点头,他刚才就了。

    “很好,那我为你治病。”

    阿婉点点头,丝毫不见羞怯。

    郭嘉整理好袖子,看着阿婉,心中疑惑更甚,他之前还以为这个女人会借机要求离开的,却没想到,居然答应留下来,真是个奇怪的女人。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奉孝夫人是花姐[综]》,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