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医女重生:腹黑王爷榻上宠 第一百九十二章 奇怪的反应

时间:2019-05-10作者:流觞

    次日朝堂上,苏少瑾明显像是有心无力般,他眼下有着淡淡的乌青,神色带有一丝疲惫,就连上奏都有些心神不宁。

    皇帝看着他身体明显的异样,有心要给他请御医看,却被推辞了,说是这两日家中事务有些繁多,才会如此。

    慕忘川一等人自是有些看得不太懂,看了看右相和李向,他们倒是一脸淡然,像是习惯了一般,并没有说些什么。

    苏子怡就不同了,虽然他也是一脸黑青,但看着同样的苏少瑾,心中还是充满了欢喜。看自己重金聘来的南国巫女就是不一样,一想到那香气迷人的身材,苏子怡不禁想到那晚的魂飞梦绕,看来自己这次不亏。

    下朝过后,众臣在台阶上纷说云云,苏子怡走上前,似要说些什么,却还未靠近他们,有些大臣便找借口道自己家中有事情便先行逃离,只剩下左相和他一脸不解的在石阶上干站着。

    “好奇怪,他们为何这几天都躲着我?”

    苏子怡有些不解的嘟嘟囔囔道,一旁的左相同样也是一脸疑惑,前几天都还跟自己谈笑风生的大臣们也是慢慢的疏远了他。

    左相也感受到最近朝堂上为苏子怡站出来的臣子比之前要少了些,甚至有些小臣都慢慢投靠了苏少瑾那边,这件事他思索了很久,算过很多人的计策,看看自己或者苏子怡是否在某一时刻不小心得罪了人才会这样。

    但是并没有,而且在今日的朝堂上苏少瑾还是那种有些明显的疲惫,但是这并不妨碍自家臣子像那边跑去的举动,人多力量大,久而久之就连自己身边的上大夫都慢慢疏远了他。

    左相这才想到,再这样下去,苏子怡可能会落下个众叛亲离的下场,看来得要好好调查此事,看看到底是谁在身后耍嘴皮子。

    待苏子怡走后,左相便勒令身边的人,悄悄跟着那些蠢蠢欲动的大臣,并将他们的行踪一一汇报给自己。

    做好一切事务后,那名老臣深吸一口气后,便离开了皇宫,却不曾想在那里的一条暗道,一双眼睛一动不动的看完了全程,并闪身回到了皇宫内。

    “你们,你们是些什么人?”

    宫外,本来该是坐车回府中的上大夫被一群人重重摔在了一条小胡同内,他此刻正卷缩在角落里,眼神惊恐的看着那群黑衣人。

    他方才是太要想逃离苏子怡,所以才会连看那马车都不看,便上去,而现在突然有一群人冲了进来,拿刀夹着脖子,并令人将马车拉到这胡同内。

    “你们,你们想要什么我都能给你,别伤害我……”

    上大夫像是吓坏了的样子,他只是凭着书生的材料上来的,并不懂什么武力,虽然自己是一朝的大臣,但面对这样的场景,还是会慌了神。

    但对面的黑衣者却是相视而笑,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一样,举起那银白的长刀,正

    要缓缓落下时候,一道白刃闪出将那利刃别了过去。

    听到那尖锐的响声,地上人大叫起来,却被来者的刀剑声盖住,那人以一抵三,毫不费力,不多时,那几名黑衣人便急急忙忙像是害怕的逃走了。

    苏少瑾则轻叹一声,转身看向那将眼睛睁得极大,卷缩在角落,正在颤抖的人,他轻轻扶起,上大夫有些不稳的扶着他的胳膊,毕竟是个老人,看见这样生死依偎的场面,多少都会有些打自心底的恐惧。

    而对面苏少瑾则是一步一步慢慢的搀扶他往前走,也像是不着急一般,突然身边的人像是慌了一般,一不小心从他胳膊上滑了下去。

    “这,这是……”

    上大夫一脸慌乱的坐在地上,手微微颤抖拿着一块玉牌,那玉晶莹透彻,是上等物品,却拿来做令牌,想必主子也是极其富有。

    可他本就苍白的脸上却显得更无血色了,眼神有些惊恐的看着前方,上大夫身为两朝老臣,不可能不明白这块玉佩象征着什么。

    右相生平节俭宽待厚人,自是不会用这些东西,而且跟在那人几十年的上大夫又怎会不知道这玉佩的主人是谁,只有左相。

    “上大夫别慌,那些不过是一群恶徒之辈,本王会派人给这片官员所说,让他们紧加看守。”

    一旁的苏少瑾轻声安慰道,伸手将差点又跌下去的上大夫拉起,并亲自将他送上马车。

    上大夫坐在马车里,闭上了眼睛,拉开帘子,看着窗外的苏少瑾,对他点头笑了笑,对方也回以一笑,马夫便驾着车离开了苏少瑾的视线里。

    上大夫抹着那质地不凡的玉佩,眼神似有波澜,虽然这几日经常有些臣子来找自己说身体一靠近瑞王府便有不对劲,刚开始以为只是他们推脱的借口。

    可慢慢的就连他也发现了这一点,但是刚开始还不会相信,毕竟自己与左相是认识几十年的老臣子了,那些信任还是有。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上大夫的身子骨遇到苏子怡时候越来越难受,不禁想先行查探一下,却没想到对方动了手,而且自己先前派往瑞王府的人也毫无音讯。

    这样的情形不得不让他提高了警惕,怀疑的种子一旦落下,便会顽强的不死不休的生长着,最后会变成一颗苍天大树,到了那时,无论左相再如何做都是无用。

    而且除了左相一人,其他所有的臣子都已经有了反应,让人不得不想到这是一场苏子怡和左相所留下的局面。

    苏子怡与左相想以毒来制止住群臣的行动,以免他们倒戈到苏少瑾那边,就像上次的白灵儿一样,为何她早不病发晚不病发,偏偏就在南国公主来的时候,被赶去了寺庙。

    那时的大臣一般心都跟明镜似,却没有证据也不敢妄论,再加上这次苏少瑾坠崖的事情,可见此人的心机竟如此之深。

    上大夫捏紧了手中的玉牌,心中充满怒气,没人会喜欢被人挟持的感觉,即使那人会有无限的权力,苏子怡这次当真是栽了个跟头。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