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阴阳诡路 第246章:对战魏行忠

时间:2018-09-22作者:小说2016

    :

    当我摸到那个东西的时候,十分细腻微弱,如果不认真看的话压根就看不出来,不过我瞬间就懂得了高天意的意思。那件东西,不仅可以让我能在瞬间转败为胜,还能让魏行忠在瞬间毙命。没错,这件东西,就是:头发!

    是的,头发,是魏行忠的头发。大概是高天意之前用阴兵咒而暴起的时候,在攻击谭银松的同时,顺手扯下了一旁认真操控行尸的魏行忠的头发的吧。

    这几根头发约有四五根,中指长短,可不要小看几根头发哦,这在阴阳行当里面,特别是在我们阴阳师的手中,只要获得了对方的头发,就等于是握住了对方的半条性命!

    我之前就已经说过,做阴阳先生的,最忌讳的就是被别人知道生辰八字、姓甚名甚或者被别人获得自己的头发、指甲甚至随身衣物等东西,因为一旦落入邪师之手,保不齐会出什么不好的事。

    当下,我有了这几根头发,我也不再对魏行忠抱有任何的饶恕心态了,我一定要取他的性命!这一次,我不仅仅是要为了我,为了高天意,为了林师父,更为了那些被他割了皮的无数亡人。

    我当时就挣扎着坐了起来,指着魏行忠喝道:“魏老头,你割亡者之皮做这等邪物,你就不怕天谴吗?”

    没想到魏行忠却冷笑起来,道:“天谴?我这一生早已犯了五弊三缺,还天谴。没有天谴没有五弊三缺老天就会额外怜悯你吗?我去踏马的天谴,老子告诉你什么天谴,就是人皮冥幡!”

    听了这话,我顿时就觉得魏行忠这个人已经彻底坏透了,彻底没有了人性了,试问,没有了人性的人那还叫人吗?同样,魏行忠他也已经成了一个无救的人。对于这样的人,我还哪能饶恕他啊。按高天意的话说:天不收他,我收他!

    想到此处,我就再也不犹豫半分了,当时就将他的头发掐在指间,准备使用巫术了。

    是的,头发、指甲、血液等东西,都是从人体本身生出来的东西,在我们阴阳行当里寓意为原主人的一种“灵”,这种灵你可以理解为和“魂”在一起,为灵魂;各位朋友可以想想,如果自己的灵魂受制于人了,命还能久吗?

    不要怪我此时出这种阴招来对付魏行忠吧,毕竟他这个人已经坏到了极点,我不除他,就会被他所除。

    当时眼见的魏行忠操控着人皮冥幡再次朝我扑来的时候,我当即就念起了巫咒(因为此法虽然简易,却十分阴毒,所以不写明具体操作方法和咒语。)

    咒语一念完,我朝手中的头发吐了一口气,只见人皮冥幡顿时就在我的面前停了下来,因为此时的魏行忠已经没法继续操控了,他此时已经捂着自己的脑袋在鬼哭神嚎了。

    是的,他肯定会十分痛苦,我想现在的他,应该感觉脑袋里有一种生了刺生了针一样的痛吧。因为我所下的正是针巫禁咒。

    只要我不断的进行诅咒,魏行忠的脑袋里就会不断地感觉有针生出来。不知道大家能否想象的到,脑袋里面生了针是一种什么样的痛苦感,只要我不停止,魏行忠不出一炷香的时间,就会七窍流血而死。

    当时的魏行忠一面痛苦的吼叫,一面挥着铜剑乱挥舞,像一个着了魔的人,他好像忘记了自己是刚刚断了一条手臂的人,这么一阵挥舞,身体一失衡,当即就困倒在了地上,却挣不起来了。

    当时谭银松看到事情不对劲,连忙要上去掺扶,可是这种时候,魏行忠已经是一个失去理智的人,手上还拿着开了锋的铜剑,这哪是能靠近的呀。

    我当即就暂停了诅咒,朝谭银松大叫道:“别靠近他……”

    然而我终究还是晚了一步,在我喊出话的同时,谭银松已经蹲下身准备掺扶魏行忠,被我那么一喊,居然还稍微愣了一下,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魏行忠的铜剑却已经刺入了他的咽喉……

    谭银松到最后连一声惨叫的机会都没有,就结束了生命。虽然他并不是算一个好人,但是他的本性最初其实不坏的,只是因为我没有救他连襟的儿子,所以才收了连襟的钱而处处找阴阳师和我作对。如今他已经死在了我的面前,我却为他忽然感到一阵惋惜。

    魏行忠还是在痛苦地嚎叫着,浑身都已经开始发抖,他站不起来了,只是在地上打着滚,断臂流出的血液不断地沾染在荒草上,这景象,像是有人在此上演了一场残忍的屠杀。

    我艰难地站起身,一步一步朝他挪去,此时此刻,我已经停止了诅咒,但是魏行忠却也已经不能好起来了。头虽然不痛了,但是失血过多的他,此时已经是面色煞白,毫无气血之色,而且也停止了打滚,躺在地上,奄奄一息,鼻子里还微微地发出一丝“哼哼”声。看到我朝他走来,他只是瞪大了两颗眼珠子看着我,嘴里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终于过了一炷香的时间,魏行忠停止了闷哼和呼吸,终结了生命。是我打败了他,但不是我直接杀死了他,是他自己自作自受。

    其实在这个世上,最可怕的并不是什么鬼怪邪祟,而是人心。一个坏了的人,首先坏的是心,当他的心变成贪心甚至野心而膨胀起来的时候,就会为了得到自己所想要的利益而不折手段,且对他人的危害熟视无睹和麻木不仁,这便是人心的可怕……

    在漆黑的夜里,在清冷的夜风中,耳旁,忽然又响起了林师父语重心长的教导。

    终于,一切都结束了……

    看着三具喜神和三具新死的尸体,我的心中感慨万千,也许明天这里就会被人发现,但是在这个年代,这种落后的山区,绝不会有人能查出凶手是谁……

    我缓了一会劲,扶着高天意,一步一步朝山下走去。半山腰上,有一个妇女,正朝我们迎面走来,是陈腊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