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阴阳诡路 第241章:对战魏行忠

时间:2018-09-22作者:小说2016

    :

    果然那喜神朝我来得极快,三两下就已经跳到了我的面前,并且像僵尸一样伸出了僵直的双手。我知道,这即使是普通的死尸,但是在魏行忠高深道行的操控下,也绝非同小可。

    所以我本能地一闪避,没想到魏行忠那家伙十分地狡猾,见我闪过一个,他早已经又动用了第二个喜神。我刚准备用符咒的时候,第二个喜神也已经到了我的身旁,一出手快捷无比,令我还躲都没来得及躲,就被他掐住了脖子。

    我顿时就觉得呼吸困难,而且脑袋里血气上涨,十分难受,那喜神的力气也是出奇的大,令我怎么也挣不脱。此时此刻,我也终于明白过来了,原来这两具喜神已经不能说是喜神或者死尸了,而是本已经尸变了的行尸。因为,我看到这喜神的胸口少了一道镇尸符。

    要知道赶尸匠要控制喜神,是会在喜神的额头、胸口、两臂、两膝处各贴上一张镇尸符的,可眼下这个喜神的胸口处分明没有。少了一张符意味着什么呢?

    可能有的朋友还记得,十五岁那年,我第一次随林师父外出走脚的时候,中途经过鲁老七的移灵客栈歇脚,当时心怀不轨的鲁老七就偷偷揭下了那喜神背后的一张镇尸符,弄得喜神走煞,差点没要了我的小命。

    如今,这喜神同样缺少了一张镇尸符,也就是说正是走了煞的一种行尸。很可能,就是在魏行忠要动用一个喜神的时候,一旁的谭银松就帮忙揭走其中一道灵符。

    我没想到魏行忠居然厉害到了这个地步,能仅凭符咒和意念,就能对已经走了煞的喜神操控地如此得心应手,或者,这真的就是防腐骨尸毒的作用吧。

    此时此刻,我的双眼已不由自主地要往上翻,眼看着第一具喜神又要攻上来,我那里还敢耽搁呀,迅速从怀中掏出一面黑乎乎地东西就朝这喜神脸上照去。

    顿时那行尸就发出了一声怪异的惨叫,同时松开我的脖子,直挺挺地往后退了几步。

    没错,我刚才使用的正是护心铜镜。是我和高天意从荣寿堂出来的时候,在陈腊梅的房间里找到的。

    当时逼退了这一个,另一个又上前来,而且我余光还看到谭银松又在准备去揭第三个喜神身上的镇尸符,我当时就心上一惊,这两个就已经够我受得了,若是再来一个,我哪里还能应付地过来呢。

    想到此处,我就想狂奔上前去阻止谭银松,没想到与此同时,身旁早已经响起了高天意的念咒声:“弟子今日虔备金帛财仪奉送你,迎请煞神应我声,煞神有神通,令神不知,令鬼不见,收邪邪退,收鬼鬼亡。急急如律令!敕!”

    原来,高天意见我应接困难,早已经坚持着站起来,烧了阴兵符,念起了阴兵咒。这阴兵咒与我通阴法术的罡仙有些相似,是请外灵负上己身,将阴兵的力量借为己用,在斗法时能以超强的力量将对方打败,不管是和人斗法还是办其他的事情,能有超强的力量。

    但是这种法术好像有一个坏处,就是如果阴阳师本身控制不好的话,一会收不了场,自己的体力会严重地流失,人会比虚脱更惨,而且还很有可能会失意。

    当时他敕令一下,果见他周身一团黑气凝饶,然后突然暴起,一个飞身即到了谭银松的面前,只是一脚,就将有些肥胖的谭银松踢出了老远,然后又去与其中一个行尸进行格斗。

    看到这一幕,我就知道高天意这是在为我拼命了,我连忙大喊:“快收手高天意,我能应付!”

    没想到此时的高天意压根就已经不理我了,像一个着了魔的疯子一样,挥着手中铜剑失去理智般地朝那行尸乱劈乱砍。我心知,如果他制服不了那行尸的话,他是绝对不会收手的。但是若这样下去的话,他肯定会超出自己体能的极限的。

    我可不想到时候结束了,他却成了一个傻子一样。我心里也在想,是该拿出点本事来了,不能一昧地被动下去了。当时我就看到了第三个喜神,心说,如果魏行忠能操控,那我是不是也可以操控呢。林师父曾经交给我的,可才是正宗的应地本事呢。

    想到此处,我就掏出了铜钱剑,趁着魏行忠还在集中心神操控那两具行尸的情况下,我就赶忙打出了符咒,一飞剑过去挑开了第三具喜神额头上的一张镇尸符,然后立马就念起了赶尸功法。

    果然,我的符咒一打出,那走煞的喜神也被我所驱动了,可能魏行忠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准备的喜神此时也会为我所用吧。

    当即我就将林师父交给我的所有赶尸功法都结合在一起了,无非是站立功、行走功、转弯功、盛阴功等等,诸多功法灵活运用,自然也能得心应手地操控行尸了。

    回头一见,刚才被我的护心铜镜给逼退的行尸,再一次朝我攻了上来,我也驱使着最后一具行尸朝他直奔而去。此时此刻,我也开始了闭气凝神,因为我知道驱动死尸,是必须要做到专一的,不能左顾右盼,东想西想,不然死尸就无法心随己动。

    当时我感觉这行尸还真是挺好操控的,没有我所想象的那么难,恐怕这一切都要归功于魏行忠的防腐骨尸毒呢,若没有那尸毒,只怕这死尸也不甚好驱动。

    虽说利用死者的身躯来助我等斗法,很是不道德,但是我如今若不如此就会始终落于下风,只要我控制的行尸能制住魏老头所控制的行尸,我就有机会打出结印,让双方都无法继续控制了。

    当时我们各自所操控的行尸就要碰撞在一起厮杀的时候,我灵机一动,突然间将手中铜钱剑往下一压,只见我操控的行尸也是突然往下一跪,让对方的行尸扑了个空,而我赶紧踏起法步让行尸再度站起往上一挑,只见我的行尸一个回身就将对方的行尸死死地压住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