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阴阳诡路 第233章:议上凤鸣山

时间:2018-09-22作者:小说2016

    :

    现在已经是盛秋时节了,现在凤凰城的郊外,也是一片荒草萋萋的,更兼那从白杨树上散落的叶片,经微风一吹,更是增添了几分萧索之意。

    我和高天意两个来到了我们三年多以前焚烧鬼轿的地方,高天意放下了纸扎的金山,而我也放下了一捆冥钱。我看着那棵大树,在这棵树下,我曾靠在高天意的怀里从梦中醒来的情景一下子又浮现在了我的面前。

    我硬是发愣了好久,还是高天意拍了拍我的肩膀,我才回过神来,我问:“应该就是这里了吧。”

    高天意点了点头,笑道:“看来你的记性也还不错嘛,还记得这棵树,三年前的那个晚上,你可把我的胸口都给枕疼了呢。”说着却又去揉自己的胸口去了。

    我白了他一眼,道:“有吗,我什么也不记得了。这事也怪你和陈稳两个,焚烧鬼轿,也不看看周围的环境。”

    高天意委屈道:“当时是晚上,那里看得了许多,再说了,当时那个女鬼先儿为什么不现身呢,偏偏记仇记到现在。”

    我说:“你是不是傻了啊。当时我们三个生人,还是阴阳师,她独一个普通野鬼,她哪里敢现身呢,还不是只能忍气吞声。她也真是够可怜的,既然是我们错了,那我们就为她还个愿吧。”

    “也是,你说得对。我来看看。”

    高天意说着就在这周围圈了起来,没多久,他就指着脚下的一个小土包道:“应该就是这里了吧,大概位置应该不会错了。”

    我走过去一看,只见那小土包还没荒地上的枯黄的艾蒿高呢,隆起不过二尺,不过确实也像一个小坟墓,我心说她当年应该也是横死,被人草草埋葬在这里吧,连块木牌也没有,多少年了,也不知道有多少行人从她的头顶上经过。

    世人都说,孤魂野鬼最可怕,要我说,孤魂野鬼应该可以算是所有鬼里面最为可怜的鬼了吧。他们没有后人的祭祀,又不能入鬼门关以获得投胎轮回的机会,只能徘徊在自己的阴身周围,唬一唬落单而从此经过的路人,勒索一点送冥钱度日。

    其实也正因为如此,孤魂野鬼也才是最容易被一些阴阳师所利用的,之前师兄秦飞扬整出的送冥车是如此,如今谭银松他们整的招魂榜也是如此,都是利用了孤魂野鬼的渴求心理。

    想到此处,我唯有长叹一声,我说:“差不多是这里了,即使差一点也没关系,咱们把金山和之前都写上兰舜娴的名字,她自然就能收到了。”

    “好。”

    所以,当下,我就和高天意两个忙活了起来,写完了名字,才一边叫着兰舜娴的名字,一边烧化这些东西。现在是大白天,她自然不能现身,但是到了晚上她就可以收到了嘛。

    忙活完这一切之后,我和高天意又去了医院,见了陈腊梅,并把今天上午遇上谭银松的事情告诉了陈腊梅,然后又说了一下我们的打算。

    陈腊梅连连阻止,说凤鸣山脚下有一片乱葬场,谭银松引我们去那里准没好事,而且是凶多吉少的,如果真的要去的话,她也要和我们一块去。

    因为考虑到陈稳还需要她的照顾,还有陈红玉和凌芊慧两个柔弱女子,昨天刚被煞气侵过身子,这接下来时运肯定不好,就算不生病,也会倒霉一阵子,所以也需要她的照顾。说起来,她比我们承担的还要多。

    我又说:“陈前辈,您只管照顾好他们,刚开始我还以为是您的仇家,没想到却是我们的宿敌,还把陈稳给害成这样,接下来的事,就由我们去办吧。还有,我们去凤鸣山应战这事,您也就别告诉陈稳了。”

    高天意也长舒了一口气道:“是啊,咱们也是时候该和他们来个了结了。”

    听了这话,我就知道高天意这次已经是动了杀机了。我说:“去了再计较吧。”

    陈腊梅见我之一如此,也只好作罢,又对我们说:“好吧。我店里还有一些东西,你们觉得用得上的就去取吧,都在我的房间里。”说着又将自己房间的钥匙递给了我。

    我接过钥匙,和陈腊梅拱手作别,刚走出医院,从背后还传来她的声音:“千万小心!”

    ……

    我和高天意回到了荣寿堂,做了些准备,觉得用得上的家伙什都给收拾了齐备,而且我们还在陈腊梅的房间里,找到了一面护心铜镜。

    这护心铜镜可是一个好东西呢,既能阻挡僵尸的伤害,还能让一切邪物不敢直视自己,甚至还可以照出鬼魂的原型。有些鬼魂是可以幻化假象的,就比如我们昨天看到的美丽的兰舜娴一样,其实她的原型就是一张丑陋的脸,只是开了天眼也不能看出来,但若是用这护心铜镜一照,就自然分明了。

    准备好这一切之后,天色已经见晚,进入黄昏,也就是刚交了阴时。我和高天意从荣寿堂出来,锁好了门,在外面的大街上随便吃了点饭,然后就朝凤鸣山奔去。

    说实话,一想到是去凤鸣山,我很快就想到了凤鸣村前两天出的事,很有可能防腐骨尸毒就是和要对付我们的邪师是一个人,所以我这次把对付尸变的家伙也都准备好了,就像看看对方到底有什么来头。

    当时我们本来经过了凤鸣村口,但是我们没有进村子去,因为我们没有时间去耽搁,咱们只有这一次机会,今晚若不能与之交手做个了断,以后我们还是在明,且为案上鱼肉。

    闲话不多说。当时我们来到凤鸣山脚下的时候,天就已经完全沉黑了,不过这时节的月亮好像出现的有点晚了,都已经是八点多了,月光还是朦朦胧胧的,隐在薄薄的云雾中。

    说实话,若不是陈腊梅早就和我们说过凤鸣山脚下有乱葬场,我们有过心理准备的话,只怕此时见了这眼前一幕,势气估计早就被吓去了一半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