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阴阳诡路 第195章:天意不可违

时间:2018-09-22作者:小说2016

    :

    为了掩人耳目,我们是在次日天刚蒙蒙亮也就是刚交阳时的时候将重九锁冥棺用黑布蛮子裹着运出城去的。

    车继先也乔装打扮了一番,一路上并没有被人给认出来,所以咱们虽然五人两马一车,也并没有吸引来太多异样的目光。

    出城之后,行人渐少,我们也大松了一口气。不过,眼下也是我们的难题了,因为山路难行,陈稳在前开道,车继先驱马,我和陈家母女就在后面帮衬推着。

    行过一程又一程,大概在上午快十点钟左右的时候,我们终于到达了昨日所探的地方,包子山山顶。

    不过此时的形式却并没有我所想象的那样,因为今天居然是个阴天,这第一天延烧灵尸戾魄的重要日子天气居然就这么不对劲,我心里也是一阵不安。

    我们把棺材搬下来之后,我就对陈母道:“陈阿姨,您和红玉先回去吧,这里交给我们就好。”

    其实我让她们回去的原因正是担心会发生什么变故,到时候谁也保不准会出什么意外,所以我必须为她们着想。我没让车继先回去的原因,是我需要让他在这里做个见证,到底有没有彻底收服章逸飞,也要让他落个心安。

    听我这么一说,陈母本不愿意回去,因为她觉得回去等消息比在这里更加煎熬,不过在陈红玉的劝说下,她也终于答应了,说回去给我们做好吃的,等我们归来。

    没想到陈母和陈红玉离开之后没多久,这天就更加阴沉了。

    此时此刻,我的心情也变得沉重起来。

    陈稳朝我问道:“这不出太阳,一会下雨了要紧不?”

    其实他担心的也正是我所担心的,没想到他话音一落,居然就滴下豆大的雨点下来了,我大吃一惊道:“还是先把棺材运到树林里避雨吧。”

    可是这天气好像要和我作对一样,我话刚一说完,雨就越下越大,而且越打越急了,我心里顿时就慌了。

    因为,若是雨水冲刷掉了重九锁冥棺上的墨线、砂还有符咒和符纸的话,那我之前所做的一切就都白费了,因为效果就完全没用了。

    如果这样的话,那么灵尸很有可能还会尸变,到那时候就很难对付了。想到此处,我赶紧又大叫道:“快,把棺材搬到板车上推走!不然会出事的。”

    在我的叫嚷下,车继先也是吓得不轻,也不顾暴雨了,赶紧前来帮忙。没想到,此时竟然又是狂风大作,“呼呼呼呼”,风雨“啪啪啪”地打在我们的脸上,令我们根本都睁不开眼来。

    一个不防,那裹着棺材的黑布幔子居然又被大风吹了起来,我本想抓住了,奈何那风势太猛,只一瞬,就卷跑了幔子,不知落往何处去了。

    我心里暗叫一声“苦也”。但是此时却不是我悲伤和气愤的时候,我心想,只要那灵尸还没有出来,我们就还有一线希望。

    这真是,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我千算万算也没有算到今天会有如此的大风大雨。

    当我们好不容易将棺材搬上板车的时候,脚下的泥土已经稀烂了,走起路来又滑又黏脚。

    陈稳也是一阵叫苦道:“若思,这该不会是天意吧。我们刚来延烧这灵尸,就特么下大雨。你看,棺材上的墨线符咒都被雨水冲刷掉了。”

    我抹了抹脸上的雨水,果见之前做的工作都白费了,当时我的心就像沉入了万丈深渊一般。

    车继先一面赶马一面哭道:“先生啊,那灵尸不会冲破了这棺材出来吃了我们吧,我怎么感觉棺材里面有动静呢。”

    这话让我顿时吃惊不小,我靠近棺材试探了一下,居然发现车继先说的没错,棺材里面果然有动静。

    我心说:看来今天必然又少不了一场恶斗了,不管怎样,作为阴阳门人的我,绝不允许这种妖魔为祸世间。

    想到此处,我就让车继先停下来,也让我自己镇定下来了,我说:“车先生,你回去吧,这里交给我们就好,不管我们是死是活,我希望你回去后告诉陈阿姨,在他家里阁楼上的床头有一根百年人参,务必帮我送到湘西凤凰县石花村停尸店救我朋友!”

    车继先顿时就吓得手足无措,像是要他逃命他都腿发软了似的。

    此时的陈稳好像已经看出我做出了最后的打算,朝我望了一眼,微笑道:“若思,这种时候你还想着高天意呢,呵呵,不过,这次却有我陪着你一起死了……”

    看到陈稳那不自然的笑容,眼角的水,我已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泪水了,但是他的这话,却让我感到有一丝莫名的心痛。

    陈稳,他是个好人,从陪我一起参加阴阳大会过应客之道,到陪我去雾灵山找寻人参,又到现在即将要对付灵尸,每一次他和我的共同经历都是九死一生。我很感谢他,感谢他的陪伴。

    但是一想到,他每次都差点死去,可能是受了我煞命克人的影响,我就恨透了我自己,我也恨老天,为什么如此对待我身边最亲近最友好的人。

    高天意陪我一起走脚赶尸就差点死去,现在还等着我回去救他,现在又是陈稳陪我一起对付这种几百年难得一遇的灵尸,我的心真的绝望了。

    我在想,是不是我这辈子都没有机会破解的命局了,是不是只要和我走得近的人都会因为我而死去?或许,这真的是天意吧。天命如此,我运难违。一想到这里,我就想仰天大哭。

    可是现在哪里有我痛哭的时间呢,我朝车继先大喊:“记住了吗?还不回去!”

    车继先见我发火,于是双掌合十,朝我和陈稳各自深深地鞠了一躬,然后转头下山而去。

    看着那动静越来越大的棺材我和陈稳也就开始做起了准备,将棺材推下板车,放了那两匹马。

    然后我拿出之前陈红玉给我的用黑狗血泡过的七七四十九枚桃木钉按照九宫八卦阵势,以钉针朝上,将棺材围了一圈。

    接着陈稳也抱出了一个小瓦罐,那是之前就准备好的黑狗血。

    我也将拂尘和桃木剑别在了腰间,做好了准备……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