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阴阳诡路 第193章:镇尸锁冥法

时间:2018-09-22作者:小说2016

    :

    当时我一推开棺头,先是一阵令人作呕的恶臭扑鼻而来,我差点没吐出来,赶紧用手臂遮住鼻孔,朝里看去。

    只见章逸飞的尸体并没有像我所想象的那样腐烂,这恶臭原来也并不是因为腐烂而发出来的,而是尸油。

    正如车继先之前所说的那样,章逸飞的尸体一点没有腐烂,而且十分饱满,除了面色煞白如纸以外,倒还真像个睡着的人。

    不过也因为如此,才让我吓得不轻。因为我看到章逸飞的黑指甲已经长到了数寸来长,很显然已经达到了飞尸阶段,能够吸食人的精魄,使人瞬间毙命。

    我又想起了林师父,当年林师父也就是被催养的飞尸在一瞬间吸食了精魄而亡的。如今,我却遇到了比以前更为厉害的灵尸,我能不害怕吗?幸好现在是大白天,若是晚上走了生气的话,这章逸飞断然会突然坐起轻而易举地弄死我。

    我赶忙将棺盖给盖上了,陈稳过来问我:“怎么样?能对付吗?”

    我沉默了一会儿,道:“眼下我只有两种方法,第一种就是烧尸!”

    “烧尸?把这个棺材烧掉就好了吗?”车继先问我。

    这时候陈稳也是皱起了眉头,道:“若思啊,虽然烧尸可以防止这家伙起煞尸变,但是他好像杀气、怨气、凶气都十分重,那是一个十足的恶鬼,没有实体,他一样厉害,一样可以来找我们,特别是车继先,他是绝对逃不掉的。”

    车继先闻言,顿时又是吓得战战兢兢道:“两位先生啊,求求你们,帮我把他除了根吧。”

    其实陈稳说的没错,毕竟那章逸飞现在已经有了戾气,仅仅只是烧尸,而不打散他的鬼魂戾气,他也一样厉害,一样可以害人。

    陈稳又道:“若思,你再说说第二种方法吧。”

    我长吐一口气,道:“那我就只剩试试镇尸锁冥法了。”

    “镇尸锁冥法?”陈稳和车继先异口同声地问我,显然是没明白这是怎样的一种功法。

    其实镇尸锁冥法乃是我们赶尸门中的一种秘术,而这种秘术恰好在《应地尸经》中有所记载。关于重九锁冥棺就是镇尸锁冥法术的一道步骤。那是将棺木画上符咒,贴上灵符,订上铜钉,让尸煞不得出来为非作歹。

    虽然在一百多年前,有老前辈已经镇住了章逸飞这个怨气极重的死尸,但是现在,不争气的车继先居然上了章逸飞的当,一步一步走进他设计好的圈套,骗他将棺材给打开了,那么这就意味着,重九锁冥棺的效果已经消失了。

    我点了点头说:“镇尸锁冥法是我应地法术中的秘术,如今我还是先重新恢复重九锁冥棺的效果再说。”说着,我就朝车继先道:“你帮我准备十八个铜钉,朱砂两斤,黑砂两斤,黄纸一打,红墨一瓶,墨斗一个。”

    车继先点了点头,道:“好,我这就让保姆去买。”

    他正要转身的时候,我又拉住他道:“别让保姆去,让陈阿姨去,买朱砂和黑砂的时候一定要清楚,别出了差错。”

    车继先明白了我的意思,于是转身出门去交代。

    这时候陈红玉居然凑到门口来了,虽然不敢进来,但是好像很好奇的样子,朝我问道:“怎么样了?白天不会诈尸吧?”

    陈稳道:“别乱说,咱们要相信若思。”

    陈红玉闻言方不再说话,尴尬地走开了。车继先又重新进屋,对我们说:“我已经让我姐儿去买了。咱们接下来怎么办?”

    我说:“先等那些东西回来吧。”

    说着我们便走出了屋子,在别墅的后院里闲聊起来,车继先也交代他的保姆去安排中饭了。不多会,陈母就将我们所需要的东西都一一买回来了了,我和陈稳也毫不耽搁,再次进了那屋。

    我们先用朱砂和黑砂重新涂了十八条杠,黑红各八条,将棺材“捆”了起来,然后把崭新的铜钉烧的通红后,重新钉进了棺盖,接着我把棺头和棺尾分别贴上画有“霊”字符的黄纸封条,最后,我又在棺材上重新贴上了镇尸符、困尸符、定尸符、镇鬼符、斩鬼符、杀鬼符、降煞符、祛煞符、化煞符,整个棺材被弄的五花八门。

    做完这一切之后,算是暂时恢复了重九锁冥棺的效用。尽管如此,我还是有些不放心,因为,据说灵尸的力气极大,戾气极重,虽然他现在未觉醒,但是谁又说得准他觉醒后还会不会被重九锁冥棺给困住呢。

    所以,我又拿出了红墨水和墨斗。咬破食指尖,挤出两滴鲜血滴在红墨水中,搅了搅,然后倒入墨斗中,让陈稳帮忙,将整个棺材的六面,都横七竖八地弹出墨线。

    其实,我这么做,也无非是加固或者说增加重九锁冥棺的效果,我想,这么一来,就算里面的死尸再怎么起煞尸变得厉害,也绝无有那么简单出来了吧。

    忙活完之后,我抹了抹额头上的汗珠,长舒了一口气,对车继先道:“今晚,他暂时不会出来了,你也不用再给他喂血了。”

    听我这么一说,车继先看似苍白的脸上,顿时就腾起一阵红潮,满是欢喜,对我是感激不尽。我说:“先别高兴的太早,我也只是说他今晚暂时不会出来,保不定日后。而且我们的事情也才只做了一半,更难的还在后面呢。”

    车继先闻言,刚才的喜色又一扫而光,问道:“还要做什么?”

    我正要告诉他的时候,陈红玉在门口隔着门朝我们喊道:“中饭摆好了,你们忙完没有?”

    说道中饭好了,我也确实有些饿了,看了看怀表,已经是下午一点多了,于是我说:“先吃饭吧。下午咱们在分工做事。”

    “好。”

    说着,我们就出了屋子,车继先重新将门锁好。

    一会吃完饭后,车继先又支开了保姆去忙活别的事,而朝我问道:“先生,你说,下午咱们做什么?”

    我苦笑了笑,说出了我的打算,可车继先还有陈家母女都露出了为难的神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