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阴阳诡路 第188章:诡事回忆录

时间:2018-09-22作者:小说2016

    :

    棺材中躺着的尸体是一个中年男人,差点没把车继先给吓得昏晕过去,因为那死尸不是别人,而正是章逸飞。身躯一点没有腐烂,而且面容如生,就好像只是睡着了一样。

    他本来差点就要叫出来,但是脑中给他的意识是不能出声,因为他现在所做的事情可谓是伤天害理啊,要是引来了人,那就不好说了。

    当车继先讲到这里的时候,我的心里就已经有了些眉目了,而且也是一阵担心起来,于是我打断了车继先朝他问道:“你所见到的那个棺材是不是黑红相间九条杠,一共十八条?还有,棺盖上是不是有十八颗三寸三分长的铜钉子?”

    车继先想了会道:“我当时哪有心思细数啊,不过好像是那个数吧,怎么,那有什么玄机吗?”

    我说:“要是我没猜错的话,这种棺材一定是我以前见到过的,叫做十八锁冥棺,也叫重九锁冥棺。据你所说你开棺之后看到了一个完好无损的尸体,我想那应该就不是一般的鬼魂了,应该是个鬼尸!”

    车继先和陈家母女顿时就浑身一颤,陈稳道:“还是让他说完吧,到底是恶鬼还是僵尸,我们在想办法降服。”

    见陈稳这么说了,我于是也让车继先先缓一缓情绪,继续说完。可没想到,后面的事情才是最让人感到可怖的:

    原来当时车继先缓过神来以后,又对着章逸飞的尸体道了几声抱歉,然后就伸着颤颤巍巍的手朝棺材里摸去,可是啊,摸了半天却什么也没摸到。

    车继先这下就有些着急了,心说难道章逸飞骗了他,棺材里根本就没有元宝了?那如果是这样的话,章逸飞为何让他来刨自己的坟取元宝呢?车继先还是不甘心,又在棺材里摸了个遍,还把章逸飞的尸体捞起来摸。

    结果,就在他把章逸飞的尸体随手放回去的时候,却发现章逸飞的喉咙那里忽然隆起了一个大包,喉咙里好像有什么东西一样。车继先用手指去戳了戳,居然发现是硬的。当时他脑中的第一反应就是,这喉咙里该不会就藏着一个元宝吧。

    车继先虽然紧张恐惧到了极点,不过为了钱财,他还有什么事是不敢做的呢。当时就把章逸飞的嘴巴搬开,伸进手指在里面抠了抠,果然就抠出来一个金元宝。

    这一见到金子,车继先心中的紧张和恐惧完全就抛到了九霄云外,心说章逸飞兄弟果然没有骗他,连忙跪在棺材前给章逸飞大磕了几个响头。

    车继先又将棺盖盖上了,重新覆了土,说等他赢了钱一定给章逸飞再整阴宅。忙完这一切之后,他又顺顺利利地回了家,恨不得兴奋了一夜。

    次日,他又将这个元宝拿去典当商行兑了两万块钱,就直奔赌场,没想到仅仅一天时间,他又输了个精光。回家的时候,他再次陷入了无尽的痛苦之中。

    走到路边摊上,赊了五斤牛肉五斤酒,一个人大吃大喝起来。喝醉了,就疯言疯语,口中直念道着章逸飞大哥的名字。

    他喝醉了也没结账,摊位上的老板本来常日里也受过他的照顾,知道他有钱,所以也没多计较。他就这样像行尸走肉般地走到了河边,恨不得一头栽进河里算了,可最后终究没有勇气,他坐倒在地上,恍恍惚惚中,好像看见章逸飞正朝他走来。

    他连忙上前抱住章逸飞的脚,哭道:“大哥啊,我对不起你啊,我把你最后的元宝都拿了,可是我终究没能翻回本钱……”

    章逸飞轻声叹了口气道:“贤弟啊,如果你将我的棺木移回家,供在家里,我能保证你以后逢赌必赢,不出一月你就能重新拥资万贯。”

    “真的吗?”

    “吾何曾骗过你!去吧……”说完,章逸飞就有消失不见了。

    车继先当时就像是梦中惊醒过来一样,连酒都醒了。人一旦有了贪恋,就会因贪婪而走火入魔。

    当晚,车继先就去找人寻了一张板车,借了头牛,大半夜就赶着板车来到了山里,却发现那坟头好像被人动过似的,差不多整个棺盖都露在了外面。

    车继先虽然觉得有些奇怪,但是转念一想估计是自己上次动土过后没打实,所以浮土都散落开了吧,于是当时稍微将章逸飞的坟头上的土清理了一番,然后将棺材搬上板车,用黑布幔子裹实了,偷偷往自己家中运去。

    现在的他,一心只有钱,只有发财,没有了半点恐惧,反而还十分兴奋,拉着这棺材,就好像拉着一车金元宝一般高兴。

    大概是凌晨三点多的时候,车继先终于将棺材拉回了家中,在别墅的后面偷偷收拾了一间空屋子,然后将棺材供在里面,只留了一把钥匙在身上,多余的钥匙都埋在了土里。

    这种事,他是绝不会让任何一个人知道的,包括自己的老婆孩子。当时收拾停当,他又拿了些供品来了,跪在棺材前道:“大哥啊,今天匆忙,没能给您备好酒好肉,这点供品您就讲究用点吧,等明儿赢钱了,再摆好的给您接风洗尘!”

    没想到车继先话一说完,章逸飞的鬼魂居然就现身了,就端坐在供桌上,看起来神采奕奕的,像个活人一样。

    “大哥,您来了……”车继先这下是一点也不害怕了,他已经完全把章逸飞当做是他的财神他的守护神了。

    但是此时的章逸飞却不像往常那样和他客气了,当即冷笑道:“你这背信弃义贪得无厌的小人,倒还真是听话!”

    车继先当时闻言一怔,知道章逸飞一定是在为以前的事和他生气了,当时就跪下道:“大哥啊,我真的知道错了,以前是我不对……如今我确实已经毫无办法了,赌一次输一次,我真想跳河里淹死求算了。大哥啊,你就再帮帮我吧,让我把之前输的都赢回来,我以后一定每天好生供奉你!”

    车继先本来一心想着章逸飞能够不计前嫌再次对他施以援手,却没想到此时的章逸飞却完全变了脸色,他就那么邪恶地阴笑着,而接下来放出的一句狠话,顿时就把车继先吓得脸色煞白,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