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阴阳诡路 第79章:贫女山小芹

时间:2018-09-22作者:小说2016

    :

    回到医院以后,已经是凌晨一点了,陈稳还没有醒来,陈腊梅问我事情的具体经过,于是我便把在公安局了解到的情况告诉了她娘俩。

    陈腊梅也觉得此事甚是蹊跷,但是还得陈稳醒来恢复以后再去调查。我们就这么迷迷糊糊在病房里睡了半夜。

    医生不断地给陈稳换药,我们直等到第二天大上午,才发觉陈稳有了知觉,虽说醒了,但是神智还不算很清晰,他看了看我们,神色安然,他的气息很微弱,说话声音很小。

    有那么一瞬间,他给了我一个眼神,于是我便将耳朵贴上他的嘴边,只听他微弱地吐出一句话:“去救……高天意!”

    他这么一说,我看着他的样子,心里是一阵酸痛。没想到他自己都已经这样了,还想着朋友的安危,虽然他平常和高天意老是斗嘴,不过心地里还是好的,人还是有情有义的。我心说,这样的朋友,确实值得我去深交。

    我转头对陈腊梅道:“前辈,我现在有一件急事要去办,事关我另外一位朋友高天意的生死,陈稳就麻烦您照顾了。”

    “那小伙子怎么了?”

    “他被梅山教的人掳走了,凶多吉少,我必须去一趟苗家寨!”

    陈腊梅闻言一怔,显然听到梅山教这个名字很是惊诧,沉默了半日道:“一路小心,切记到了那边之后不要轻易相信任何人,也不要收人家的吃喝之物。”

    我知道她是怕我也被人下蛊,毕竟放蛊是最令人防不胜防的,我点了点头道了声谢,然后看了陈稳一眼就出了医院,直接去车站坐车。

    原来凤凰城已经属于苗区了,不过苗区也分为生苗区和熟苗区。所谓生苗区就是与世隔绝的苗人,而熟苗区是在解放后被汉化的,与正常的汉人没什么两样。

    生苗区的人一般常年住在山里的苗寨里面,不太与外界来往,很少有懂得汉语的人。据说生苗区的苗人以前是不受政府管辖的,他们都很排外,不愿意外人去打扰他们的清净,而我现在所要去的就是生苗区苗家寨。

    但是上车的时候,师傅就和我说明只到龙湖沟镇,因为过了龙湖沟镇,就属于生苗区了,他们是不去的。不过也好,到时候我可以自己找人问了路径走过去。

    汽车即将开动时,挤上来一个约莫十三四岁的小女孩,生的很瘦,背上背着一个背篓,里面装了些山胡桃。她好不容易才把背篓放下来,然后用自己洁白的小巴掌抹了抹额头上的汗水。

    她就站在我的旁边,我能看清楚她清秀而粉红的脸蛋儿。她身上穿的外套前后都有补丁,破裤子的裤管也是一长一短,满是补丁,还有些虚线儿,显然是生活在山里的穷苦女娃儿。看到她的样子,我恍然想起了我自己的小时候。

    车上挤满了人,这个小妹子有些不好意思挤我,一只小手扶住我的椅背,努力支开自己的身子,我本想让她坐我旁边,可三个人挤在一起不太合适,何况我身旁是个有些年纪的大爷。我便只能尽可能地让让身子,好让她也能站的舒服一些。

    我还帮她把地上的背篓往我脚边挪了挪,以给她更大的立脚空间。她向我投来感激的笑容,然后躬身打开背篓盖,抓起山胡桃就一把一把地往我手里塞,我拒绝着,但是她很执拗让我也无法。

    慢慢地这个小妹子就对我不再那么拘束了,从她难懂的方言中我倒是听明白我十四岁了,家里面人在山上种了许多山胡桃树,今年收了许多的山胡桃,但是家乡很多人都种了,所以她得每天走很远的山路到龙湖沟镇坐车来凤凰城里卖。

    我问她怎么没有上学为什么这么小就出来做买卖,她说她母亲身上不好,父亲又去世的早,所以现在不上学每天三四点起来,摸黑走到龙湖沟镇就大天亮,正好来城里卖山胡桃,下午的一二点的时候又得赶紧坐车回去,因为到了龙湖沟镇还有很远的山路才能到家,要走三四个小时。

    “你每天摸黑走山路就不害怕?每天这一背篓山胡桃能卖多少钱呢?”我问。

    “嗯……刚开始的时候有点怕,不过走习惯了也就不怕了。每天爬去来回的路费,能剩下上十元吧。”小妹子说着还微微一笑,显然这个数字对她来说已经很多了。

    “难道你中午就不吃饭?在城里一顿饭都不止十元呢。”我身旁的大爷插嘴道。

    小妹子讪讪地笑道:“我有在家里带干粮啊,每天晚上睡觉前就会做好,早晨出门吃一点,中午吃一点,晚上回家再做饭吃。”

    老大爷又问:“那你都带的什么干粮。”

    她从怀里掏出一个油纸包的没吃完的饼子给我们看:“就是这个,我姆妈教我做的玉米面饼子,可好吃了。”

    看着她粉红的笑脸,我和旁边的大爷同时感到凄然。

    我剥了一个山胡桃吃了,然后朝前后左右的乘客说:“这位小妹妹的山胡桃挺好吃的,你们也买一点尝尝吧。”

    这时就有人问:“多少钱一斤呢?”

    小妹子说:“姆妈交代我,十个山胡桃只能卖五角钱,不能再少了。”

    听到这个价格,我心里又是“咯噔”一下,心说真是一个孝顺、善良、淳朴的女孩儿啊,我说:“这么好吃的山胡桃卖的真便宜啊!”

    这时候周围的乘客也纷纷要买,于是我就帮着小妹子数着山胡桃,她自己收钱,不一会儿,她那大半背篓的山胡桃基本就要卖完了。她把零零碎碎的角角分分细细整理好,一脸的欣喜。

    旁边的大爷递给小妹子五十元整钱说:“小姑娘,你和我孙女差不多大,不过我今天没法买你的山胡桃,这点钱你就拿回去帮你妈妈看病吧。”

    小姑娘接过这一张大钞,脸上憋得通红,实在难以表达心中的谢意,顿时热泪盈眶。老大爷笑着让她不要哭,要坚强,她点了点头便憋回了眼泪。

    两个小时以后,车到了龙湖沟镇,我们都下了车。我从包裹里取出一件新衣服,是前几天高天意陪我逛街的时候给我买的,放进了小妹子的背篓,对她说:“这件衣服送给你,回家穿吧。”

    她感激的泪水顿时又挂满了脸,哽哽咽咽地说:“阿姊啊,谢谢你,你送我的花衣服我要留着,以后嫁人再穿,阿姊,我叫山小芹……”

    我莞尔一笑,让她快回家去,然后去找人问去苗家寨的路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