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阴阳诡路 第73章:邹鸣的报应

时间:2018-09-22作者:小说2016

    :

    现在,已经没有人再敢说我狂妄自大目中无人信口雌黄了,因为眼前的一切已经足以证明了一切。不管我前世如何,反正阎罗王等阴神确实是我请上来的已经假不了。

    几十道目光定格在了我的身上,有的震惊,有的惶恐,有的觉得忒不可思议。想不到我年纪轻轻居然道行已经达到了这一步,简直像是逆天一样。

    不过,现在最惊恐万状的就莫过于邹鸣了。

    邹鸣已经吓得脸色煞白,跪倒在地上瑟瑟发抖,像是跪都跪不稳了一样,地上不断滴下他额头上冒出的冷汗珠。我想时到如今他应该明白我不是他那么轻易能够对付的了吧。

    “修行十世的善人……呵呵,不可能,引忘川、搭奈何、立三生,破解命局,想不到啊……”

    邹鸣抬眼看了看我,他恐惧的神情告诉我,他已经意识到自己之前的嚣张和疯狂是有多么的可笑和愚蠢了,从他语无伦次的话语中我读出了他的怨恨和后悔。

    但是,除了我以外却没听懂他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因为只有他见过林师父曾在我们的木屋外做过引水、搭桥、立石的阵局。没错,林师父当年如此做正是为了探究我的命理。只不过我当初不明白,后来发生的一系列事才让我渐渐知道的。

    我冷笑道:“你不是说我是招摇撞骗的人,就算我使出浑身解数也无法请来一个神明的么?”

    虽然我这话说的有些阴阳怪气不冷不热的,但是邹鸣一听顿时就是浑身一颤,我想他此时也知道自己是要完蛋了吧,即使不被索命也会变成大白痴了。

    除了邹鸣,魏行忠也是吓得面如死灰,可能他怎么也没想到我会有这个本事吧,他也更是后悔自己太过于自信。他本来对邹鸣的本领十分自信,深信邹鸣一定能胜过我,哪曾想事情居然变成这样,他羞愧地低下了头,不再看我。

    现在众人的目光已经从我身上转移到了邹鸣的身上,他们也都知道接下来邹鸣肯定是逃不掉了。果然邹鸣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汗水已经湿透了他的衣领,他看着令人敬畏的阎罗王,一个劲地愣愣地摇头道:“这……这不可能!这贱女怎么可能请得到……”

    我想,在邹鸣的眼中,我是绝对无法胜过他的,也许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会输的这么惨,让我居然把阎罗王都给请来了吧;又或许,他不相信我的前世有这么的不一般吧。

    见他还是一副不愿接受事情的样子,于是我又朝他冷言道:“不管你相信或者不相信,反正现在的你已经输了,你所请来的五个鬼将也被我请来的阴神所收服了,现在是不是该到你兑现之前承诺的时候了!”

    魏行忠一听我这话,顿时就暴跳如雷道:“你这丫头敢!”

    邱掌教道:“这是斗法的约定,难道魏同道要当着这么多同道的面反悔吗?”

    魏行忠顿时就被堵的无语,闷哼一声不再说话。

    邹鸣也是吓得心惊肉跳的,惊恐万状地叫嚷道:“臭丫头!你若是收了我的魂,就算下到阴曹地府做了鬼我也不会放过你的!”

    这时候崔判官就上前道:“你们在斗法前不是立下拘一魂的誓言了么?”

    是啊,任何阴阳师都知道,人不可以在鬼面前轻易许下诺言,否则就必须实现。我们当时斗法请鬼神,不就立下让鬼神拘走对方一魂的誓言么。有些人并不在意誓言,但是鬼神却把誓言看得极重。

    这下不是我执意要取邹鸣的魂了,而是阴神要取,现在连崔判官都说了这话,在场所有人都不敢说半个不情愿的字眼出来。

    不过当我一想到邹鸣即将要被拘魂从此要变成一个傻子一样生活,我又觉得他十分可怜了。

    但是这一次,我却不愿意再心软了。因为从林师父的死开始,我就放过他一次,后来他又利用送冥符害我和付清华,我也没有去追究,直到今天他咄咄逼人我也一直忍让着。可是他呢,一心想要取我的性命,就是赌魂的约定也是他提出来的。

    我依旧没有说话,这时候阎罗王就上前道:“既然有此约定,崔判官你公正严明,应该知道该如何判吧。”

    崔判官点了点头,于是就朝黑无常道:“今有阳间未故之人邹鸣,斗法赌魂输却,请黑无常前去勾其之一魂下到地府,接受严惩!”

    邹鸣听了判官的话,顿时感受到了死亡一般的威胁,再也不敢叫嚣了,噗通一声就跪在了我的面前,痛哭流涕地诉求道:“若思,你我本为移灵一脉的同道,你又是十世修行的善人,一定不会与我较真的是吗。我如今知道自己错了,我不该对心怀仇恨,都是魏行忠对你起了杀心,才怂恿我和孙清师弟对你们下狠手的。从现在起,我就离开魏行忠,从此洗心革面,重新做人。你就当我是个畜生是个猫儿狗儿饶了我放我走吧。”

    他的这一番话是彻底气痛了魏行忠的心,我想魏行忠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的徒弟到了这种时刻会反咬他一口,辱没他的名声吧。许多同道也都朝魏行忠投去鄙视的目光,让魏行忠在阎罗王面前又敢怒不敢言,只能老实地跪着,生怕这事真会波及到自己身上来。

    说实话,我此时确实有那么一丁点动了恻隐之心,没想到崔判官却又毫不犹豫地朗声高叫道:“你这人心肠歹毒,若是不惩,日后定然遗祸世人,既然早已拿我等立下赌誓现在又岂能毁约!黑无常,还不拘魂!”

    果然是民间人称“催命判官”的崔判官啊,行事果断,斩钉截铁。

    接着黑无常就冷着一张脸亲自站了出来,口中叫道:“阴帅勾魂!”

    邹鸣一见黑无常掏出勾魂索朝他走来,当即吓得哇哇大叫,本能地从地上跳了起来,转身就要朝殿外跑去。可是他区区一个凡人又怎能逃得过阴帅的勾魂索呢,黑无常数年化一阵阴风就拦在了他的面前,勾魂索一下子套在了他的琵琶骨上,入骨一分,轻易地便勾出一魂。

    接着,阎罗王以及众位阴神就突然化作一股剧烈的阴风卷着黑雾,很快就从大殿里消失了,大殿的中央除了我也就只有了邹鸣的身躯倒在了地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