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阴阳诡路 第27章:黄泉乡往事

时间:2018-09-22作者:小说2016

    :

    陈稳望了望天上的月亮,月光如浸入了白石灰的清水,清澈得并不明显,有一丝昏晕,如世人的复杂的心思。他眸光闪烁,沉默了半晌之后,减缓呼吸,才开口将黄泉乡的往事对我们娓娓道来:

    原来,那黄泉乡以前并不叫这个名字的,而是如卢爱珍口中所说叫青泉乡,就是因为多年前的一次天灾,导致乡里人一夜之间全部横死沦为孤魂野鬼,后来外人才那么叫的。

    青泉乡坐落在两座山的夹道里,山下有一泓溪水,溪水岸边是一片较为平坦的地面,人们在此处定居落户,本来是极好的,虽然日子过的清贫些,但是这里山清水秀的,人们过的也还算美好。可是就因为一个人,而导致了整个乡的命运。

    话说这青泉乡周围的两座山上生长着许多楠树,很多人都知道,用楠木所打出来的棺木可是上好的。巧了这青泉乡里就有一个手艺极好的木匠,为了发家致富,就决定就地取材,打起长寿棺材,说干就干,于是他每天也就在山中忙活起来。

    这乡里还有一个年轻的商客,早些年他老子就是在外面做过生意的,后来老子死了就把家业交给他了。这商客一见木匠打的棺材好,就决定帮他找路子往外面销售,自己也好从中谋取利益。

    老实的木匠当然觉得好咯,很兴奋地就答应下来了,没上一年,木匠家的家境就充实多了,商客也越来越有钱了。这乡里人开始有些不安分起来,于是都来找木匠学习打棺材的手艺,木匠的心地也十分好,于是也在一二年间将手艺传授给了乡里人,于是整个乡每家每户都至少有一个人会打棺材了,他们所打出的棺材当然也都是拜托给商客往外销,商客喜的无可不可,几年下来成了乡里最为富有的人。

    可是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这人的生活,就如同天气一样,可以预料,但却往往出乎意料。

    因为乡人长年累月地无休止地砍伐山上的楠树,致使楠树基本绝了,有些小的树又不能用来打棺材,楠树没了,就砍伐别的树,如此经年累计,山上的树木得不到补充,很快就成了光秃秃的一片了。

    忽然有一天深夜,在人们都安歇之后,天空中雷电交加,天降瓢泼大雨,导致乡村两边的山发生了泥石流,那覆地的泥石流如岩浆一般,在人们还没来得及逃出的情况下就将乡村全部吞噬了,全乡上下老幼妇孺无一生还。

    听完陈稳的讲述,我的心里唏嘘不已,忽然有些不安分了,我想故事中的木匠就应该是田道富,年轻的商客就是黄天龙的了吧。想到此处,我百感交集。

    是啊,这天灾我们难道可以认为这不是一种天道报应吗?正因为他们砍伐无度,才导致有这场灾祸。可是,若把这一切恶根的源头全都扣在田道富的头上,那也是不公平的,天道有天道的公正,天道有天道的审判。

    不过,话说回来,青泉乡人全都溺死在流沙之中,死后都没有资格投胎转世,也没有阴差鬼使来管他们,他们也只能在这种深山里永远做孤魂野鬼,难道就不可怜吗?

    想到此处,我又想帮帮那可怜的乡人们了,毕竟普怨度灵、救苦扶贫是林师父和白神婆生前没少交代我的。再者,我若不帮忙,那被暂时赶走的黄天龙有朝一日还会回来,等到他阳间的朋友再给他烧了纸人他又可以横行霸道了,那老田他们一家子岂不又要受欺负了。

    这时候高天意拍了拍我的肩膀问我:“若思,现在都完事了,你还在想什么?”

    我说:“我想帮助青泉乡人入轮回转世!”

    我此话一出,高天意和陈稳都以一种难以置信的眼神看着我。是啊,这怎么可能呢?首先不说死者众多,不知名姓,无法超度,仅凭他们都是泥石流淹没而死同落水鬼一样,不能投胎这一点我们就不可能办得到。

    其实他们所想到的,我也早就想到了,可是我心里实在是觉得他们遭遇太惨烈,死后还要受飘零之苦实在可怜,但我又无法帮助他们,我只好试一试请阴帅了。

    是的,我心里盘算着,就是要请黑白无常两位阴帅来。在之前,两位无常就对我说过,日后我行走江湖若是发现哪里有阴魂出现,就要掐住鬼印,念一声“心咒受持”通知他们前来。此时此刻,我不就正是发现青泉乡有大量的孤魂野鬼吗。

    我坚定地望着他们说:“是的!我想请黑白无常两位阴帅来,也许他们有办法带走青泉乡的众多孤魂野鬼吧。”

    高天意闻言大惊道:“若思,你可想好了,黑白无常可不比普通的阴差鬼使,他们的出现往往就意味着死亡,若是稍有不慎,他们很有可能钩魂索命的!”

    “是啊若思妹子!纵然你是他们钦点的阳差,可你也不能随随便便就呼唤他们前来。特别是黑无常,听说脾气老不好了,不敢得罪啊。”陈稳也如是说道。

    其实我也经历了不少事,见过了不少阴魂,就连黑白无常我也不止见过一次两次了,说实话,他们也并非人们想象中的是那样不通情理的鬼。有时候我甚至觉得,有些鬼比人世间的有些人更通情理更够义气。

    我抬眸看了看他们,说:“不用担心!我会和两位阴帅好好谈的。”

    听我这么说了之后,他们俩于是也不再说什么,只是默默地退在一旁。

    我微闭双眼,静气凝神,手中暗暗掐起了阴阳鬼印,心里默念了一声“心咒受持”。

    和往常一样,开始的时候只是微风一卷,但很快就是黑雾弥漫,阴风大作,飞沙走石。尽管这已经不是第一次请黑白无常现身了,但是心里还是有一种莫大的紧张感。

    一看到那些打着纸灯笼的鬼影朝我们这边靠近来,我就知道黑白无常果真不负当日约定,一念咒即来。可是此时此刻,我可没把握他们一定会帮忙,说不定真的像高天意和陈稳说的那样被索命呢。不过既然已经请来了,我就只能上前说明情况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