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阴阳诡路 第14章:荒野遇阴魂

时间:2018-09-22作者:小说2016

    :

    听谭银松说完这一切,我才终于明白为什么昨晚黑白无常现身的时候,会说今日我之所以会有这个果,是因为他们当初为我种下了那个因。

    当初若不是他们让我做阳差,去泷县收赵禧珍的阴魂,我也不会认识贺重贵,也不会插手赵禧珍与贺重贵之间的恩怨,自然贺重贵的死也不会被贺县长归结在我的头上,谭银松也不会收贺县长的钱多次请吴正乾来对付我。

    想到此处,我真心觉得人生就是这么的有意思,像是在被老天捉弄一样,因果这东西,还真是在冥冥中注定的,我长叹了一口气,说:“算了,都结束了。陈队长,把谭大伯放了吧。”

    高天意闻言大惊道:“若思,你可不能这么善良啊,这家伙连同那吴正乾可把咱们害惨了,这一次你差点命都没了。”

    我微微一笑道:“那又能怎样呢?难道要把他枪毙了不成?现在吴正乾元气大伤,不说一二年起码也要好大几个月才能恢复吧。算了,只要养好身子,咱们就赶紧去凤凰吧,已经没多少时间了,明天咱们就动身吧。”

    我这么一说,把高天意也堵的无话可说,也确实我们不能杀了谭银松,杀人那可不是开玩笑的,再者我们可不能和那等邪师一样去作害。

    这时候陈队长说:“你们要去凤凰,我叫阿毛这就去车站为你们把票买了,明天也不至于太匆忙。”

    我连忙说:“不用了,狮牌县距离凤凰已经不算太远了,还有大半个月的时间,我们本来就是走江湖的,可以自己走过去。”

    高天意也说:“您的好意我们领了,在路上我会照顾好若思的,就不劳陈队长费心了。”

    听我们这么一说,陈队长也不再强求,于是又问我关于他身上尸毒的事情,我看了没啥大碍,让他按照我之前的方法坚持几天就好,末了他又安排了饭。

    当时我又猛然想起了一件事,连忙朝高天意问道:“昨晚上收的百鬼招魂幡你怎么处理了?”

    高天意先是一怔,然后又笑道:“我还没有那么笨,知道该怎么做。把你弄回来以后,我就将那些孤魂野鬼收在了死玉之中,贴上符纸装在槐木盒里,拿到坟场里深埋起来了,你不用担心。”

    听他这么说,我也就放心下来,毕竟那些五里村的孤魂野鬼都是无辜的,是可怜的,因为不知他们姓名与生辰,我们也无法超度,他们也不愿去地府,如此为了防止他们做害,封印起来算是最好的方法了。

    次日在陈队长家吃过早饭以后,我和高天意就准备向陈队长一家人辞行,也就是在这时,阿毛忽然慌慌张张地跑来对陈队长说贺县长被谭银松气的吐血,现在已经住了院,请陈队长过去看望。

    尽管陈队长本也不喜欢贺县长的为人,奈何作为县保安队长,又是县长的下属,他不得不买点补品去探视一番,于是只是让家人送我们一程,自己带着阿毛去医院了。

    在狮牌县的事情到这里总算告一段落了,我和高天意收拾好了行李,带上陈队长给我准备的红浮萍草还有队长夫人送的一些水果特产之类的,当然还有一笔钱就再次踏上了前往凤凰城的路。

    因为我身体还比较虚弱的原因,高天意在路上也十分照顾我,走的速度也不快,遇上什么小镇村店的时候总会带我歇歇脚。在路上走了几天之后,我们就到了麻阳地面。

    麻阳这个地方已经距离凤凰不远了,而且在湘西的这个年代还算是一个比较发达富饶的地区。可是我和高天意都不识路,而且错过了城镇,已经天晚了,却到了偏僻的荒野地里。

    这荒野地,到处是杂草丛,如今已经是晚秋天气了,草木枯杨,更显颓废之感。人的心情,有时候真的会受天气或者环境的影响。看到这番景象,不知为何,人的心情也就变得压抑和沮丧起来。

    高天意停了下来,说:“若思,前面又是一座荒山,看来咱们今天是赶不到城镇了,要不就先在这里生个火歇上一夜,明儿再赶路吧。”

    我看了看周回,虽然不见有什么坟头,但总觉得有一种说不出的怪异,但是我自己也确实有些累了,而且身子还没好全。见我不回答,高天意又打趣道:“你是不是害怕啊?别忘了,咱们可是阴阳师,我就不相信这附近有什么孤魂野鬼敢来招惹咱们,你就放心吧。”

    说着他就开始忙活起来了,拾了一些树枝拔了一些草,在一棵大树下简单的整出了一个小窝棚,然后又找来一些枯木生起了火,我们吃完干粮以后,天就完全沉黑下来了。

    我和高天意聊了会天,他就在窝棚外先靠着树睡了,可我不知怎的,一点睡意也没有,总觉得这里很怪异,也许是担心有什么野兽,也许是担心有什么阴魂,反正有些心神不宁。

    大概在夜晚十点多的时候,我终于熬不住连日赶路的疲惫,在窝棚里昏昏睡去。也不知睡了多久,忽然就是一阵凉风扑来,我又惊醒过来,却看到周围的炭火已经灭了,天上的月亮是那么的昏暗而惨淡,周围是静悄悄的,只有高天意沉重的呼吸声格外的清晰。

    我起身出了窝棚,准备将柴火重新弄燃,可没想到,我抬眼一看,离我们十来米远处的齐膝的草丛中却站着一个妇人。那妇人身穿一身十分老式的淡蓝色粗布长裙子,脸色苍白如纸,没有丁点的血色,面无表情地正盯着我看呢。

    我顿时吓得一跳。心说这荒山野岭的,怎么突然间就出现了一个人呢,穿的那么单薄而且还悄无声息,在月光下简直安静得像个木人。我当下就提高了警惕,开了天眼一看,只见她周身凝有一团阴气,我就知道她不是人而是一个阴魂了。

    我真是没想到这种地方果然会有阴魂出现,当即就大喝道:“你是哪里的阴魂,不在下面好好待着,跑上来做什么,不知道阴阳殊途吗?”

    我的叫嚷对那个阴魂却没有起到半分作用,只见她还是愣愣地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死死地盯着我。我倒是把正在熟睡的高天意给弄醒了,他揉着惺忪的睡眼朝我问道:“大半夜的不睡觉在那鬼叫啥。”

    我说:“有阴魂!你起来看!”

    他闻言立马就一个激灵站起来,左顾右盼,然后又长舒一口气道:“哪有什么阴魂,你不要这么敏感了,睡觉吧,明早赶路。”

    听他这么一说,我再次看向那草丛中时,那个阴魂却忽然消失不见了,我心说这也太奇异了,怎么会在我眼皮底下消失呢,难道是我看错了,不!我绝对不可能看错的,我赶忙摸出罗经,只见罗经上的指针却也一动不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