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阴阳诡路 第13章:十六字真言

时间:2018-09-22作者:小说2016

    :

    求生的欲望使虚弱的我从床上强行挣扎了起来,我知道,这毒降不解,我定必死无疑。现在的我已经是浑身燥热,酸软无力了。好在我心里还知道有一种方法或许可解我身上的毒降,那就是十六字真言。

    其实十六字真言乃是林师父留给我的《应地尸经》里面的二十五种驱邪避凶法中的一种法术,常与护生咒配合,我也不知道此法到底能不能解降,但是我现在也没有了别的办法,只能试一试了。

    当时高天意在我的吩咐下找陈队长他们帮忙为我准备了三十六片红浮萍草。浮萍草,以带根全草入药,这种草药性寒,味辛,主治表邪发热、麻疹、治时行热痈、斑疹不透、风热痛疹、经闭、疮癣、丹毒等症候。

    《本草经疏》也有相关记载:水萍,其体轻浮,其性清燥,能祛湿热之药也。热气郁于皮肤则作痒,味辛而气清寒,故能散皮肤之湿热也。寒能除热,燥能除湿,故下水气。

    洗净了红浮萍草之后,用水煮了。首先是高天意布置了一个法坛,饮下清水之后喷在灵符之上,然后口中念道:“你有降头我有尾,降我不到愿与违。”

    念毕,便将符纸垫在瓷碗碗底,再倒上煮好的浮萍水端给我。

    在饮下的时候是有讲究的,特别是用于解降时候要注意,我按照书中的注解,以左手中指抬着小碗底,食指和无明指托碗,大拇指又要与小指相吻,以小碗为准,右手持拳,食指和中指并列伸出,指向碗中,口中念道:“天罡天医,速降阴身,护我佑我,万邪灭亡!”念完当即一仰脖子就饮尽了。

    是的,我刚才所念的,正是“十六字真言”。其实也叫金光护身神咒,是道家八大神咒之一,能攘除周身一切凶邪病灾,又常与阴阳行当里的护生咒配合,于是我在心里又要将护生咒默念上三遍。

    护生咒其实并不是很难的咒语,我从小就学会了,只不过念此咒为了达到更好的效果,那就特别要注意调息的顺畅,只有顺畅了才能行功。

    我当时由于太虚弱,所以调息十分费力,好容易调匀了气息,才在心里默念道:“赫赫阳阳,日出东方;吾今祝咒,扫尽不祥;遇咒者灭,遇咒者亡;天师真人,护我身旁;斩邪灭精,体有灵光!”如此念完三遍方休。

    做完这一切之后,我才缓缓地重新坐回床边,这时候陈队长关切地问我:“小岑先生,你这样可算好了吧。”

    听他这么问,我就知道高天意把我们昨晚的事都告诉他了,我无力地微笑道:“算是好了一半吧。”

    是的,这样做的确只是好了一半并没有好全。毕竟我所中的降头除非下降者自己来收,或者下降者突然死亡,否则我自己解降是难上加难。

    念完咒喝完红浮萍水只能控制我体内的毒素,还有几件事是必须要做的,那就是送降。既然中了别人的降,下降者自己不来收,那就只能自己送降。

    关于送降,很多人可能并不甚清楚,确实,在阴阳行当里头,很少有阴阳师能解他人的降的,因为每个降头师都有自己的下降方式和特有特制的降头粉,所以说一般阴阳师通常都是防降头。降头好防不好解,那就只能设法送降了。

    首先得把下降者的随身物品弄点来与自己中降当日所穿的衣物一并烧掉;其次是吃斋十七日,且每日早晚各饮一次红浮萍符水且各念三遍十六字真言;其三是要把自己用过的月经带贴上符纸沉入江河,如果中降者是男子,就需要用与其交合过的女子的月经带。

    其实这三点对我来说并不困难,唯一不好解决的就是吴正乾的随身物品从哪去弄,于是我问计于高天意,高天意却神秘地一笑说:“这个我有办法,陈队长,把那个家伙带上来吧。”

    我闻言一愣,不过没多久,陈队长就让阿毛把谭大伯谭银松给押来了。当时我一见了已被五花大绑的谭银松那惶恐而又愧疚的脸色,不由也是一怔,我问:“这是怎么回事?”

    这时候陈队长就给我解释了,说是昨晚高天意把我背回来的时候,谭银松生怕在五里坟场见鬼就一直跟在身后,后来刚好被他们碰到,是高天意说要把他抓起来的,本来陈队长就因为上次糯米的事对谭银松很不爽,于是也不管他与县长的关系毅然将他绑了。

    高天意说:“他这里正好有吴正乾的衣服,不知道能不能用上。”

    谭银松这时候好像听出了什么意思,像是急于将功折罪的样子朝我说:“是的,我这里有,因为请他来对付你的时候,吴正乾就把自己平日换洗的行李放在我的家中。”

    我闻言大喜,心说自己的毒降可送了,于是忙让陈队长派人将吴正乾的行李一并取来烧了。

    之后我又问谭银松:“你为什么要联合吴正乾来害我?上次喜神变绝煞的事还不够,你躲到这狮牌县来做生意了,没想到冤家路窄再次相逢,这次你居然又请他来对付我,我师父生前与你交好,我又没有得罪你什么,你为何要这么对我?”

    谭银松痛苦地直摇头,在高天意和陈队长的多次逼问下,他才开始讲述了这个原因:

    原来这事得要从我做阳差那说起。那时候我做了阳差之后去了泷县,碰上了被重怨鬼赵禧珍缠身的贺重贵,搞清楚他们俩之间的恩怨之后我没有阻止赵禧珍给贺重贵现世报。

    也正是因为如此,才有了这段恩怨。我事先本就知道贺重贵是县纪委书记贺主任的儿子,没想到那贺主任正是谭银松的连襟,当时贺重贵死了以后有些人就传出我没法收鬼而害死了贺重贵的谣言,这样一打听就把我给打听出来了。

    偏偏那时候谭银松又前去吊唁,听说起这件事,于是就收了贺主任的钱找了吴正乾想法子对付我,就用了那个干尸。没过多久,贺主任就调到这狮牌县来做县长,谭银松也确实畏惧我不死而回去找他的麻烦,于是也借着贺县长的关系来这边做起了生意。

    没想到还真是冤家路窄,上次干尸尸变一事并没有要我的命,还和高天意前往凤凰又恰好经过这狮牌县,再次与谭银松相见了。于是,昨天下午我和高天意找了谭银松之后,他就再次请吴正乾出手了。

    原来吴正乾一直和谭银松交好来着,两人在一起干了不少的坏事,谋取了不少的不义之财。这次他们精心设置那个局中之局誓在取我性命,无非是怕当日之事被我知晓而报复,才决定先下手为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