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完美遮仙 第三百八十一章 镇魂碑镇吞魂兽(下)

时间:2017-10-11作者:唯愿紫叶

    绝对错不了!

    这种感觉就像有一只无形的手已经伸入到他的灵魂之海一样,而今那只无形的手正将他的灵魂一点一滴的从其灵魂之海中拉扯而出。

    一只吞魂兽的天赋神通吞魂代表一只无形的手的话,那么六只吞魂兽一同施展吞魂,那结果是极其可怕的,甚至是无解的。

    犹可见在六只吞魂兽的身后都出现了一模一样的巨婴,那些婴孩的模样赫然就是夜羽之前在深渊上方所看到的婴孩一模一样。

    “啊!”

    夜羽发出一声惨叫,他身形踉跄,强如夜羽在面对吞魂兽的天赋神通也是有些承受不住,身体在摇,神魂在颤抖。

    吞魂兽的天赋神通专门针对天地万物的灵魂,凡是有灵魂的生物,在面对吞魂兽的吞魂时,其灵魂都会变得脆弱无比。

    那巨大的婴孩仿佛从上个纪元跨越时空长河而来,它们那让人绝望的哭啼声更是会让灵魂彻底的分崩离析。

    危急时刻,夜羽紧守心神,他不知道如何能够防备那无孔不入的吞魂之术,但一味的防守并不是他的作风。

    “喝!”

    夜羽暗喝一声,将已经被拉扯出去的灵魂给强行的拉回到了本体。

    话虽如此,可他的神识之力却是被吞魂兽强行的吞噬掉了一部分,夜羽面色白的吓人,那是一股失血过多的苍白之色。

    若不是紧要关头梦幻云甲发挥出了一定的功效的话,他根本无法将自己的灵魂给拉扯回来,刚才的经历看似漫长,可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

    然而……

    几乎是夜羽的将自己的灵魂拉回本体的瞬间,六只吞魂兽携着滔天魔威朝着他镇压而来。

    “轰!”

    六只堪比凝丹中期的吞魂兽一齐出手,其威压根本不可同日而语,比之当年在水月洞天遇到的金丹初期的修者威压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吞魂兽那恐怖的威压似乎要将突然出现在这里的不速之客给解决掉,仿佛它们本质里有股声音在告诉它们,凡是异类踏足此地,其下场只能是死!

    “滚!”

    夜羽仰天怒吼一声,紧接着各种手段齐出,他也不知道能否对眼前的吞魂兽造成伤害,可是如果什么都不做的话,那么他最终的下场只有死路一条,拼一拼还能有胜算的几率,如果不拼的话,半分希望都没有。

    物理攻击无效,唯有使用瞳术以及幻术,虽然明白在吞魂兽面前施展幻术无异于班门弄虎,可这也是他如今唯一可以动用的手段了。

    想到就做,夜羽的左眼释放天照来防御四周,右眼则是看准一只吞魂兽施展了许久未曾施展过的月读!

    夜羽发出一声惨叫,他的月读对吞魂兽不仅没有任何效用,反而被反噬了,他只感觉头骨欲裂,灵魂仿佛即将解体一般,更可怕的是,他甚至想要自我了断,这是极其可怕的事情。

    至于小黑根本帮不上任何忙,如果出现的话,甚至会小命不保,所以在战斗打响的第一时间,夜羽就将通灵之术给解除了,他可不想小黑出现什么意外。

    如果再想不出反击的对策的话,今日他就要被镇杀在此,其下场不用多想,他的灵魂被吞噬,他的肉身也将变得人不人鬼不鬼的存在,尸傀!

    这根本就是一场生死劫。

    如果可以重新选择的话,打死他都不会下来,哪怕是可以感悟活阵,甚至是掌控这座阵法也好,他都不想染指。可是没有如果,如今他只能硬着头皮撑下去了。

    “畿杝穀嚹!”

    吞魂兽似乎也失去了耐心,它们异口同声的怒骂了起来,而后它们身后的巨大婴孩越发的实质化了,而那六只吞魂兽也已肉眼可见的速度彼此相互厮杀吞噬着。

    弱者则越来越弱,最终变成一具冰冷的尸体。

    强者将会越来越强,最终变成真正的王者。

    与此同时,浓郁化不开的灰色气体从那仅存的吞魂兽的口中吐出,仿佛那灰色的气体代表着死亡,代表着结束。

    夜羽确信,那灰色的气体的的确确就是死气,如果被那么多的死气侵蚀到肉身的话,再加上那个即将睁开眼眸的巨大婴孩,夜羽已然不敢再继续想下去了。

    “滚开!”

    夜羽惊怒,如果让那巨大的婴孩彻底苏醒的话,恐怕传说中的元婴期来临都不够看,也许只有像天狼王那样的强者才无惧吧。

    当!

    这个节骨眼他也顾不了许多了,他只能死马当活马医,将裹在腰间的镇魂碑给拿了出来,他手持破旧的镇魂碑看也不看的就朝那只堪比金丹初期的吞魂兽砸了过去。

    镇魂碑来历非常神秘,根据夜羽在灰色空间的经历,镇魂碑曾经的持有者可是禁忌人物,就算他不是镇魂碑的主人,可是镇魂碑天生的威严不容侵犯。

    “吼!”

    镇魂碑砸在了吞魂兽的身上,吞魂兽却发出了凄惨的叫声,与此同时它身后那只巨大的婴孩也随着一同发出凄惨的叫喊声,不仅如此,原本实质化的躯体更加的透明了,仿佛刚才镇魂碑将吞魂兽的魂力以及那巨大婴孩的魂力给吸收掉了一般。

    趁此时间,夜羽快速的后退,毕竟他不是禁忌人物,他也不是镇魂碑的主人,经历过三清画轴跟穷奇的事之后,他对于那些传说中的人或物都是抱着敬而远之的态度。

    镇魂碑仿佛苏醒了一样,原本应该掉落在地的镇魂碑却散发出一种难以言表的气息,它如同有人在掌控一般,就那样被定格在了半空,与那吞魂兽彼此对峙着。

    “镇!”

    仿佛有声轻喝自那石碑内发出。并且一幕虚幻的画面自石碑上显现而出,一个生灵独自坐在沙漠尽头,他那挺拔的身影在如血的夕阳下被拉的越来越长,在他的头顶上方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婴孩,那个婴孩仿佛占据了半边天。

    他霍的抬起了头与那婴孩展开对视。

    “啊!”

    与此同时,吞魂兽的气息越来越弱,直至弱到了让夜羽产生出了一种错觉,此时此刻的吞魂兽就像一个刚出生的婴孩一般,只要他稍微吹口气,吞魂兽就会彻底的魂飞魄散。

    而那声惨叫声却是从吞魂兽召唤出来的婴孩口中所发,紧接着那巨大的婴孩尚未睁开的眼眸在那一刹那睁开了,可随之而来的却是永久的闭上了双目,夜羽亲眼看着镇魂碑从吞魂兽的身躯穿了过去,还有那巨大的婴孩也被镇魂碑个硬生生的撞散了。

    一场生死劫就这样被镇魂碑轻描淡写的化解了,唯独夜羽还是一副见鬼的表情,他不敢去捡那毫无波动的镇魂碑,而是转身朝着奄奄一息的唯一一只吞魂兽走了过去。
小说推荐